“红岭”和“红色堡垒村”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7-08-31 20:57作者:崔海生来源:晋城党史网

我的家乡新庄村在附城镇东南6公里处,往北一道岭1公里是近邻大槲树村,再往北是城东村、盖城村和附城镇。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共陵高县委、县政府和太行区中共八地委、八专署、八军分区分别在这几个村驻扎过。为了保卫红色政权,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五个村当时连着的一道岭被誉为“红岭”,新庄村被誉为“红色堡垒村”。现在这五个连着的村都被县革命老区建设促进会确定为“革命老区重点村”。我爷爷崔增洛给陵高县委、县政府做过饭当过“火头军”,我小时候常听他讲陵高政府打鬼子的事。1974年冬,我母亲患病到太原诊治时,我们以“家乡房东”住在了原陵高县政府武委会主任(129师新1旅2团参谋长、时任太原市总工会后勤部长原刚的家里。三个多月的诊治闲暇里,他给我们讲了许多陵高县政府住新庄村时打鬼子、建政权的战斗经历。


为缅怀革命先辈的英雄业绩,最近我查阅了《晋城革命老区志》、《中共陵川组织史资料》、《陵川文史资料》、参阅了原陵高县政府武委会工作过的本村本家爷爷崔克信回忆编著的《回首我走过的路》一书后,整理写成此文,以纪念为陵川抗日战争胜利做出贡献和献出生命的革命先辈。


那是1943年4月30日,日军第五次进攻陵川并盘踞陵川县城,至当年秋天,日本鬼子在全县建立了日伪政权。他们不顾大旱天灾,硬抓民扶和派款,强迫老百姓给“老皇支参”,在平城的侍郎岗、礼义的野川底、当时属附城管辖的峰头公路上修筑炮楼。他们清乡杀害抗日武装和群众,对陵川人民实行烧、杀、奸、抢的法西斯血腥统治。为打击日寇解救苦难的人民,同年10月,晋冀鲁豫边区太行区中共八地委、专署和军分区,进驻到陵川夺火、马圪当一带。同年11月,他们决定在陵川、高平、晋城的交界处建立红色革命根据地,设立陵高县委、县政府来领导当地群众的抗日斗争。在11月下旬的一个晚上,新任命的陵高县县长兼独立营营长路宪文,在129师新1旅2团(当地人广称老2团)3个连的配合下奇袭附城,击溃和赶走了日伪三区区长郭成印的日伪中队,在附城召开群众大会宣布陵高县委、县政府成立。由于当时敌强我弱,刚成立的陵高县委、县政府的机关工作人员,当天夜里秘密分批进驻到新庄村,老2团的3个连秘密住在大槲树村。当时陵高县委、县政府寻址新庄村,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新庄村特殊的地理环境,村南是深山大沟,距八地委、八专署驻地夺火仅15公里。村北坡缓谷浅,距附城镇的晋、陵公路仅6公里。进可指附城及高平米粮川,为机关和部队解决给养。退可背靠夺火八地委、专署和军分区及大山深沟躲避。二是县长兼独立营营长路宪文和新庄村我本家爷爷崔实保是亲戚。崔实保原是国民党陵川县政府司法科录士,日伪占领陵川后隐居村里,其儿子崔家骏11岁就加入了八路军总部直属的太行山剧团(后成为《雷锋的故事》的全国著名作家),是革命军属,他的家景比较富裕,可临时为县委、县政府机关提供经费和粮食(土改时被定为开明绅士成份)。


陵高县委、县政府进驻新庄村后,首先在村南1公里的“古柏树饭店”,召集城东编村的8个村开会。当时新庄村的崔小春是国民党城东编村的区分部书记和编村村长,通过他将国民党的一批小职员进行登记,组织地下共产党员和抗日群众,成立村为单位的农民协会、妇救会、武委会等村级基层组织。路宪文的爱人李希,在新庄村发展崔金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组织,并具体指导新庄村成立了陵高县第一个以崔金堆为主席的农民协会,以我大妈韩腊弟为主席的妇救会,以崔银堆为部长的武委会。其二是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新庄村崔实保在陵川县知识分子中有一定影响,又是八路军军属,陵高县进驻新庄村之初,各方面都非常困难,他提供经费和粮食,就任命他为民政科科长。通过对崔实保任用的宣传,把在国民党陵川政府中担任教育局长的常景晟、民政局长韩维屏、财政局长王旭初等争取过来成立了咨议室,把崔小春等一批小职员登记后,愿抗日的充实到村基层组织,以此来稳定局势,分化敌人,扩大抗日力量。第三是依靠各村基层组织政权发动群众开展反奸反霸的清算运动,从新庄村开始往北,一个村一个村发动,开控诉会、声讨会,打击镇压残杀共产党、八路军、抗日干部和群众的汉奸、恶霸。把他们霸占群众的土地、财产、粮食分配给贫苦群众。那时人们欢欣鼓舞,衷心拥护陵高抗日民主政府。为保卫胜利果实,男青年积极参军参战;民兵站岗、巡逻、放哨;儿童团查路条,为陵高县政府独立营提供敌特情报;妇女做军鞋、洗衣服、拆洗被褥和帮助护理伤病员。那时陵高县委、县政府驻新庄村之初,县委住村东头崔学贵院,书记张步云住崔学贵南屋;县长路宪文和爱人李希住崔克信家东屋,在崔克信西院的西屋办公;县委和县政府办公室住崔铁锁家;武委会设在崔老肥家南屋,苏枫主任和周刚住住西楼,参谋长原刚住在我家,他介绍了我本家爷爷崔克信到县武委会工作;公安局住崔成保院,张华局长就住在他家;司法科住村西庙上,科长陈季夫就是在那里审案,村东奶奶庙是关押恶霸、汉奸、敌特犯人的看守所……。新庄村的群众为保障他们吃好,全村筹粮;为保障他们的安全,全村民兵整夜站岗放哨,一柱香时间让他们换一个睡觉的家;工作人员工作到深夜,房东就给他们做好吃的;机关人员为减轻村民负担,在村南叫“近水”的荒山上开荒种粮种菜。那时机关人员和村民真是鱼水一家亲。


由于陵高政府卓有成效的对敌斗争,根据地不断巩固和扩大,陵川的日伪对陵高政府恨之入骨,妄想将之消灭。一天,一名日伪敌特化妆成要饭的到新庄村侦察,他鬼鬼祟祟的行为引起了民兵的怀疑,但经过审问和搜查,没有发现任何证据,只好将他放了。他走后不久,陵川和峰头的日伪军三次扫荡新庄村。一次是陵川日伪军从北面附城向新庄进攻,被老二团住大槲树的三个连和新庄村周边村的民兵顶住在峰西村岭,经过激烈的战斗和大槲树村的群众在灰圪堆、东西下河的山头上烧起了许多火堆,并摇旗呐喊助威,敌人只好溃退。城东、盖城、附城的民兵又在路上截击,使敌人仓慌逃回陵川。第二次是从东北方向的玉泉村秘密偷袭新庄,被玉泉村的民兵和陵高县住玉泉的武委会队员发现并阻击,边打边往岭东村(现改名为寨岭村,以下同)撤退。敌人追到岭东村后,因向新庄进攻交通不便,偷袭又不成,只好在岭东向新庄打炮,一炮弹打在东庙上司法科看守所的门前岸上,将岸上一棵老黄栌树连根劈掉半个。第三次是改由峰头的日伪军从西北方向的东王庄村秘密偷袭新庄,还没到东王庄村,在经过万章村时就被万章村的民兵发现打了起来,恼羞成怒的日伪军将6名民兵杀害。待陵高县独立营赶去增援时,敌人逃回峰头炮楼。偷袭不成,日本鬼子改由飞机轰炸。飞机从岭东方向飞来,一颗炸弹落在西庙司法科住地院内,一颗落在东庙上看守所住地东屋,一颗落在村南高脊岭的山坡上。三颗炸弹除炸伤我本家爷爷崔海保和炸毁几间房屋外,损失不算大。


为了保证陵高县机关工作人员和在押犯人的安全,防止敌人黑夜偷袭,一有紧急情况,黑夜附城的民兵就在西街岭上烧三堆火,城东的民兵发现后,就在村南峰西岭上也烧三堆火,大槲树村的民兵在灰圪堆山上站岗的看见后,也烧三堆火,新庄村民兵看到灰圪堆火后,就赶快组织机关人员和在押犯人往村东的“老崖弯”沟转移,那里有藏人的岩洞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名叫“石缸石盆”的天险。我爷爷就往那里给他们送过饭菜和在那里给他们做过饭。那时陵高政府机关工作人员对附城、盖城、城东、大槲树、新庄一道岭黑夜用火堆传递敌情极为称赞,把这一道岭誉称为“红岭”。后来随着时局的好转,1944年1月后陵高县委、县政府机关逐步健全,人员逐步增加,为减轻新庄村的负担以及工作的逐步向北开展。县委、县政府及组织部、宣传部、公安局、武委会、和新设立的秘书室、教育科、财粮科等机关也先后分别住到过大槲树、城东、岭东、附城和玉泉村,领导当地的对敌斗争。随着附城一带根据地的巩固,在夺火驻扎的八地委、八专署和军分区,迁到了盖城和城东村,在台南村的八路军第二野战医院也迁到了大槲树村。陵高县委、县政府机关也从新庄、附城一带迁到了高平县的秦庄村一带。但是县长路宪文的爱人、县银行、县留守处和看守所还在新庄村,他们说新庄村是我们的“红色堡垒村”。


(责任编辑:韩玉芳)

文章分类: 党史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