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豫东之战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03-04 00:00

   在此期间,西线我阻援集团在杞县西南和以东地区对敌邱兵团进行了顽强的阵地防御战。六月三十日,蒋介石携空军总司令周至柔乘飞机到杞县上空督战,并以杀头威逼邱清泉迅速攻击前进,与区兵团会合。邱清泉即倾其主力,在飞机、坦克和大炮的支援下,对我阻击部队疯狂进攻。敌整编第五师以优势兵力对我坚守的桃林岗、许岗每日发动三四次攻击,整编第八十三师也用三个团的兵力轮番攻击我官庄阵地。我阻击部队依托阵地,顽强抗击。敌人每突破我一个村庄和阵地,我军立即组织反击,同敌人短兵相接,反复冲杀,夺回阵地。终于挫败邱兵团的猖狂进攻,并大量杀伤了敌人,捉了不少俘虏。由突击集团抽出的中野第十一纵队及华野第一、第六纵队各一部,经过激烈战斗,也阻住了黄兵团的猛烈攻击,使其无法与相距不足五公里的整编第七十二师会合。我东西两线阻援部队的英勇阻击,有力地保障了歼击区兵团作战的胜利。
  在这一阶段作战指挥中,值得提出的是,在多路援敌进逼,战场情况十分紧迫、复杂的形势下,战役指挥上要特别注意造成敌人的不利局面和我军的有利态势,并关照好战役的各个方面,以争取主动,歼灭敌人。睢杞战役开始时,如何吸引和调动邱区两个兵团拉开距离和怎样使开封战役阶段我攻城、阻援两个集团会合,用以在睢杞战役中围歼区兵团和阻击邱兵团,是当时战役指挥上必须解决好的重要问题。我们首先是采取行动,调动和分离敌人。增援开封之敌,原想乘我军尚未攻克开封之际,兵分两路在开封地区合击我军。但我军攻克开封后,很快由开封和兰封地区分两路南下。这一行动既利用了邱清泉急于西进开封捞取资本的心理,又造成了区寿年的错觉和犹豫。结果使邱区两兵团在一天时间内拉开了四十公里的距离。我军两大集团则乘机立即靠拢,迅速楔入敌两个兵团之间,将其隔离,阻击一路,围歼一路,再次陷敌于被动挨打的境地。其次是根据各部队的特点和战场情况的发展变化,适时调整部署和转换各部队的作战任务。经过长期作战,我们对华野各部队和师以上主要指挥员比较熟悉。他们都乐于担负最艰巨的战斗任务。华野外线兵团的几个主力纵队,总的来说,都是能攻善守的部队,即使是蒋介石的王牌整编第五军和整编第十一师,对他们也望而生畏。但各纵队在攻坚、野战、阻击等方面又各有所长。第三和第八纵队在开封战役中伤亡较大,但因打了胜仗,土气旺盛,只要利用作战间隙把机关勤杂人员和解放战土补充进去,部队的战斗力会很快增强。第十纵队虽经长途跋涉,比较疲劳,但建制完整,实力坚强。第一、第四和第六纵队自渡黄河以后,只打了些阻击战,齐装满员,士气正旺。睢杞战役开始,我们就把第一、第四、第六纵队和中野第十一纵队由阻援集团改为突击集团,用以围歼立尽未稳的区兵团。把减员较大的第三和第八纵队以及第十纵队、两广纵队组成阻援集团,用以阻击邱兵团。在围歼区兵团的过程中,我们又根据情况变化和作战需要,就近转用兵力,对突击和阻援两个集团的力量作了必要调整。由于及时地调整部署和转用兵力,充分发挥了各部队的长处,照顾了各部队的实际情况,结果既歼灭了区兵团部和整编第七十五师,又阻住并大量杀伤了敌人的援兵。第三是组织好突击和阻援两集团的协力作战。这次作战的情况与第一阶段不同,被围之敌和被阻之敌相距较近,我突击集团和阻援集团的任何一方如果作战不力,都将影响整个战役的顺利进行,甚至会使我军陷于困境。因此,在战役指挥上,对我军两条战线的作战都必须予以重视。对突击集团的指挥,就是要部队不停顿地连续突击,不给敌人以收缩和组织防御的时间,在大胆分割包围敌人的同时,把主要突击方向直指区兵团部和整编第七十五师师部所在地龙王店,以攻敌首脑,乱其部署,瓦解其斗志。
  七月二日晨,在我将区兵团部和整编第七十五师师部歼灭后,战场形势立刻发生了有利于我的重大变化,我除留少数部队继续歼灭整编第七十五师残部外,已可随时将主力转用于对其他敌人作战。对阻援集团的指挥,就是要部队顶住敌人在强大火力支援下的连续攻击,在敌增援部队战斗力较强,与被围之敌距离很近的情况下,阻击战已由第一阶段的运动防御转变为基本上是坚守防御。这就要求部队必须顽强坚守每一阵地,不经批准不允许放弃,如果丢失,应立即夺回。因此,尽管敌邱兵团在飞机和炮兵的猛烈火力支援下,对我进行连续的轮番攻击,但终于被我打退。邱兵团眼看相距仅约十公里的区兵团被我围歼而无可奈何。
   胜利转移
  我军攻克开封,又在睢杞地区歼灭大量援敌,已经基本上达到了预期的战役目的。这时部队经过连续作战,减员较大,十分疲劳。我们下一步的任务,主要是组织部队胜利撤出战斗,转入休整。在战役指挥中,组织转移是一个值得深思熟虑的问题,它不仅关系到与下一步作战任务的衔接,而且直接影响战役本身的成果。战役打得很好,如果转移不当,也会转胜为败;反之,战役进行得不顺利,但转移得当,就可以减少损失,改变不利态势。为此,我们对当面敌情和如何组织部队顺利转移的问题再次作了分析研究:被包围的整编第七十二师是被歼后重建的部队,战斗力不强,已构筑较坚固的工事转入防御,我只用少数部队予以监视,该敌就不敢出动,对我军转移影响不大。援敌黄邱两个兵团遭我阻击后不甘失败,仍由东西两面向我对攻,胡兵团也正由南向北攻击前进,尤其是黄兵团,增援积极,已进抵帝丘店附近,对我军从战场东部撤出威胁较大,如不对该敌以有力打击,我军携带大批伤员,将难以顺利撤出战斗;即使撤出,各路敌人也会尾追而来,使我军陷于被动。于是,我们决心乘黄兵团经长途跋涉,尚未全部展开,战斗力相对减弱之机,先声夺人,给运动中的黄兵团以歼灭性打击,为我军顺利撤出战斗和进行休整创造条件;与此同时,迅速歼灭区兵团残部。这样,既能歼灭更多的敌人,又可对邱兵团起威慑作用,使其在我军撤出战斗时不敢紧跟尾击。七月二日,我们向部队下达战斗命令,区分了任务:以第三和第十纵队及第八纵队一部,继续阻击邱兵团;以第八纵队大部及第六纵队一个师因歼敌整编第七十五师第十六旅旅部及两个团;以第一和第四纵队以及第六纵队大部和两广纵队,东移攻歼黄兵团;以中野第十一纵队监视敌整编第七十二师,并作为战役预备队。
   当时,我军处境异常艰苦。部队连续行军作战,伤亡消耗逐渐增大。加以战区久旱无雨,井河干涸,又值炎热的夏季,烈日暴晒,部队饮水奇缺,吃不下饭,昼夜苦战,体力渐弱。但广大指战员坚决响应野战军前委关于“咬紧牙关,坚持下去”、“为争取此次战役圆满胜利而战”的号召,在党的坚强领导和战时政治工作的有力保证下,发扬不怕疲劳、不怕伤亡、连续作战的光荣传统,以惊人的毅力克服和忍受各种困难,于七月二日晚又投入新的战斗。
  按预定的作战计划,我突击集团以一部兵力迅速全歼了敌整编第七十五师第十六旅旅部及两个团,主力则在黄兵团正向我进攻时全线出击,对黄兵团实施合围。战至四日拂晓,黄兵团被我歼灭近两个团的兵力,并被我压缩于帝丘店及其外围十余个村庄内。五日,敌步兵由坦克引导,在飞机和炮兵火力的支援下,由帝丘店附近向我进攻部队实施疯狂反扑。经七小时激战,我予敌大量杀伤,将敌打退,黄昏后,我再次对敌发起攻击,至六日晨,又歼敌一个多团。这时,黄百韬感到自身难保,惊恐地把部队收缩至以帝丘店为中心的狭小地区。
  在我围攻黄兵团的过程中,西线援敌邱兵团在得到刘汝明部的加强后,主力避开我阻击正面,由我阻击集团右侧向尹店方向迂回前进;东线敌整编第七十四师已进到宁陵及其以西地区;张轸集团(临时组编为吴绍周兵团和杨干才兵团)、胡琏兵团,虽被我中野阻于淮阳、商水地区,但蒋介石仍严令其兼程北援,胡兵团先遣部队正向太康急进中。此时,我已给黄兵团以歼灭性打击,为保持主动,我们于七月六日命令部队于当晚撤出战斗,分别向睢杞以北及鲁西南转移。至此,豫东战役的第二阶段——睢杞战役胜利结束,我继开封战役之后,又歼敌五万余人。
  睢杞战役的最后一仗,我军不仅把黄兵团打得焦头烂额,而且使邱清泉不寒而栗,起了一箭双雕的作用。在我军与敌脱离接触时,黄百韬仍惊魂未定,一动也不敢动。邱孙两兵团遭我回击后,也未敢再进。而我军却在多路援敌逼近的情况下,一下子跳了出来,进入预定地区休整。当敌人查明我军位置时,我军已休整一周了。
  在战役过程中,中原野战军主力坚决牵制平汉路南段张轸集团和胡琏兵团,大量杀伤了敌人,其第九纵队牵制开封出援之敌刘汝明部,有力地保障了华野主力作战。华野第二兵团扫清津浦路济南至临城(今薛城)段敌人,包围了兖州,华野第四兵团攻克涟水、众兴(今泗阳县)、宿迁等城镇。这些作战行动对睢杞战役作了有力的策应。
  睢杞战役结束后,七月十一日,党中央又给华东和中原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战员发来贺电,“庆祝你们继开封胜利之后,在豫东歼灭蒋敌区寿年兵团、黄百韬兵团等部五万人的伟大胜利。”“这一辉煌胜利,正给蒋介石‘肃清中原’的呓语以迎头痛击;同时,也正使我军更有利地进入了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的第三年度。当此盛暑,特向同志们致慰问之意。”党中央的这一贺电,更加鼓舞了全体指战员夺取新胜利的信心,大家都以无比喜悦的心情来庆祝豫东战役的伟大胜利,迎接解放战争第三年度新的战斗任务的到来。
  豫东之战,是我军在外线战场上进行的一次大规模的攻城打援战役。在这次战役中,我军大大发展了攻防作战能力,歼敌数量由过去一次战役歼灭一个整编师增加到两个整编师以上的集团,对被围歼的敌人已可形成火力优势,协同作战的范围和规模,持续作战的时间和能力,战斗剧烈的程度,都超过华野以往进行的各次战役;充分体现出强大野战兵团的威力。豫东战役又是一场大的硬仗、恶仗。这次战役的胜利得来不易。它是全体指战员坚决执行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同志的英明决策,英勇奋战,以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是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主力,以及冀鲁豫军区和豫皖苏军区参战部队,在广大人民群众的全力支援下协力作战的结果;是毛泽东军事思想指引下的人民战争的伟大胜利!在战役中英勇牺牲的烈士们,为中国人民的解故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绩,我们将永远尊敬和怀念他们。
  豫东战役的胜利,改变了中原和华东战场的战略态势。从此,在中原战场,敌人已完全失去了对我发起战役性进攻的能力,并更加动摇了据守战略要点的信心。伪国防部在其《中原会战经过及检讨》中说,此次豫东会战,“共军表现特异”的有三点:“敢集中主力作大规模之会战决战”;“敢攻袭大据点”;“对战场要点敢作顽强固守,反复争夺”。黄百韬在战后写的《豫东战役战斗要报》中,也认为我军士气高昂,实力雄厚,国民党军在中原的局面“遂进入最严重阶段”。在山东战场,因敌整编第二十五师回援豫东战场,我第二兵团趁机集中兵力于七月十三日攻克兖州,全歼守敌整编第十二师,从而使济南守敌陷于孤立,为华野下一步集中兵力进行济南战役创造了条件。同时,我强大野战兵团的作战威力使敌人十分惊恐。当我军围攻济南时,徐州地区敌人有三个兵团十七万人之众,蒋介石三令五申要其速援济南,但该敌迟迟不动。可以说,敌人在豫东战役中惨败的教训,也是其不敢北援济南的重要原因之一。
  豫东战役的胜利,以及当时全国其他战场上取得的胜利,大大发展了我军的战略进攻。这次战役结束后不久,即一九四八年八月,毛泽东同志在西柏坡接见华野特种兵纵队司令员陈锐霆同志和晋察冀军区炮兵旅长高存信同志时说:解放战争好象爬山,现在我们已经过了山的坳子,最吃力的爬坡阶段已经过去了。为了使被接见的同志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他还以左手握拳,手背向上,用右手食指沿着弧形手背越过拳头顶端比划过去,形象地表示解放战争好比爬山,现在已经越过山的顶端了。一九四八年十一月十四日,毛泽东同志在《中国军事形势的重大变化》一文中,更加令人鼓舞地指出:“中国的军事形势现已进入一个新的转折点,即战争双方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人民解放军不但在质量上早已占有优势,而且在数量上现在也已经占有优势。”并说:“这是由于四个月内人民解放军在全国各个战场英勇作战的结果,而特别是南线的睢杞战役、济南战役,北线的锦州、长春、辽西、沈阳诸战役的结果。”毛泽东同志预言:“这样,就使我们原来预计的战争进程,大为缩短。原来预计,从一九四六年七月起,大约需要五年左右时间,便可能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反动政府。现在看来,只需从现时起,再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可能将国民党反动政府从根本上打倒了。”历史的事实,早已证实了毛泽东同志的这个科学预言。

    (责任编辑:馨语)

上一页
...
6 7 8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