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阳城抗战三巾帼

2018-12-05 10:37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郑天佑浏览数:521 

阳城县是具有光荣革命历史的老区。抗日战争时期,这里是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太行八路军总部通往延安的交通要道,是晋豫边抗日根据地的腹地。解放战争时期,阳城成为太岳解放区的中心,是太岳部队出击晋南、豫北的大本营和陈谢大军逐鹿中原的重要战略后方。阳城人民在人力、物力、财力和精神上,为民族解放与人民革命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付出了巨大牺牲。值得阳城人民永远缅怀的是,1600多位阳城优秀儿女为夺取抗战胜利血洒疆场,捐躯报国。在此谨介绍抗战时期巾帼三英,寄托阳城人民深深的哀思和崇敬。      


妇女之光上官小珍          

                 

上官小珍1923年出生于潭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自幼吃苦受罪,凡事争强。15岁和本村张丙土结为夫妻,过门以后,不仅孝敬公婆,操持家务,春种秋收,贤惠善良;而且性格刚烈,面对富人子弟对良家女子的非礼举动,小珍不依不饶,敢于抱打不平。抗战爆发后,小珍受抗日区长刘文敏教育影响,走门串户组织妇救会,成立妇女民兵组织。1942年,小珍担任妇女民兵队长,发动群众清算地主老财,开展减租减息,一有情况就组织群众空室清野。1943年10月,日军实施铁滚大扫荡,一天突然袭击潭村附近一带,十几名群众惨死在鬼子屠刀之下。小珍告诫群众千万要提高警惕,疏忽大意会吃大亏。她和村里抗日干部轮流值守夜班,时常独自一人深夜到村外巡查岗哨,对工作尽职尽责。


这年12月13日,村抗日干部得知百余名日伪军在距潭村几里的西庄村一带扫荡,她立即在全村跑前跑后,组织群众封盖所有水井,迅速驱赶牛羊,马上转移上山。这次鬼子在汉奸带领下走小道多路包围了潭村,十几名群众包括她的公爹晚走一步,被鬼子堵截驱赶回村。鬼子找不到抗日干部,做饭找不到米面,喝水找不到水井,便对十几名群众拷打审问,最终下了毒手,当即疯狂刺死了这十几位群众。


当天午后,隐蔽在山上的群众无法知道村里情况,她又亲眼看到公爹和十几名群众被鬼子逼回村里,婆婆更是啼哭不止,大家心急如焚。小珍劝阻了群众,和婆婆等少数几个人回村里打听虚实。刚到村边,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随风扑来,她一眼看到公爹等17名群众的尸体横七竖八躺在岔道口。于是她让婆婆和乡亲们马上躲避起来,独自向村里走去。这是汉奸日伪军设下的毒计,小珍一进村就被鬼子抓捕。


在小珍的院子里,日伪军端着上了刺刀的大枪正在审问小珍。“你终于上钩了!八路军在哪里?”“不知道!”“村干部在哪里?”“不知道!“粮食在哪里?”“不知道!”敌人希望落空,便恼羞成怒,一把刺刀扎进了小珍的乳房,小珍倒在地上,鲜血流满地面。审问仍在继续,“粮食到底藏在什么地方?“我不会告诉你们!”“八路军在什么地方?“就在你们眼前,我就是八路军!”敌人知道从小珍口中最终不会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于是将小珍的衣裤扒个精光。小珍一边奋力抗争,一边破口大骂敌人“畜生!不得好死!”在敌人百般凌辱和毒打中,20岁的上官小珍为了保全更多的乡亲们免遭涂炭,流尽了最后一滴鲜血!1944年初,潭村干部群众为烈士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自发捐资为烈士勒石竖碑,太岳区第四军分区司令员唐天际题写了“妇女之光”四个大字以慰英灵。阳南县县长刘裕民多次表彰上官小珍烈士。75年过去了,“妇女之光”与天地日月同在同辉。


刚烈女子刘小奂


1920年刘小奂(又名玉莲)出生于沁河岸边润城镇中庄村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性格泼辣,敢作敢为。13岁时伯父欠财主40块大洋无法还债,便同她父亲硬将小奂许配给该家当童养媳抵债。这家财主之子先天性痴呆,15岁结婚后小奂至死不到婆家去,常常住在娘家。父母总逼迫她回婆家,小奂倔强地说道,谁用了人家的钱,谁和人家过去,反正我死也不会回去。后来婆家催娘家逼,小奂干脆离家出走不归。颠沛流浪一年以后,婆家觉得要人无望,小奂才回到家中。1937年,为了偿还那个富户的40块大洋,父亲又把他许配给当地一个有钱有势的阎锡山系旧军官冯培基,小奂仍然至死不从。


1937年,润城一带牺盟抗日活动已经搞得轰轰烈烈,小奂向牺盟会特派员曹戎要求参加革命得到批准,担任村妇救会秘书(主任)。后来不顾父母阻拦,同秘密共产党员王崇实自由结婚。1938年4月,小奂调任区妇救会秘书,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后小奂工作更加积极:宣传组织群众,教唱抗日歌曲,动员参军支钱,扩大妇救会组织,工作干得红红火火。同时练就一手好枪法,这年9月配合八路军晋豫边游击队在一次战斗中打死几个鬼子,受到司令员唐天际称赞。“十二月事变中”,许多抗日干部被抓捕打杀,小奂曾想杀掉冯培基和当地几个反动分子报仇。找到住在郭峪村的县委书记胡晓琴请示,胡书记劝阻她:斗争要有策略,有理、有利、有节,严防坏人暗算。小奂接受党的指示,迅疾返回区上继续组织反顽斗争。刘小奂在反对顽固派的斗争中引发敌人极端仇恨,被张觉等反动分子设计逮捕。在“十二月事变”中上台的阎锡山系反动县长李英樵亲自审问。敌人没想到刘小奂这般坚强,拒绝下跪敌人,大骂蒋闫勾结,分裂倒退,投降卖国。李英樵指挥打手给刘小奂上大刑,惨无人道剥去他的衣服,用香火烤,用烙铁烫,用红盖火扣她的乳房······可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小奂几次昏死过去,苏醒过来仍对敌人大骂不止。


1940年3月,刘小奂作为重犯与江涛一同被关在岩山孙楚宪兵队监狱。5月1日,孙楚下令将江涛、刘小奂等革命同志枪杀在杨柏秋川河畔(今属河北镇),当地群众将烈士遗体秘密收敛安葬。1979年,“十二月事变”40周年,中共阳城县委、阳城县人民政府将烈士遗骨迁葬太岳烈士陵园。


巾帼劳模李小俊


1944年7月13日,阳南县群英大会在护驾村隆重举行,全县64名战斗英雄和劳动模范受到表彰。特别引人瞩目的是,巾帼劳模李小俊得的奖品是一头毛驴。从此,李小俊的名字在阳南县乃至太岳区不胫而走,成为广大妇女学习的榜样。


1925年李小俊出生在阳城东南部山区李家山村,自幼饱受饥寒交迫煎熬,练就一副壮实身板,身材高大,男子性格,办事干脆泼辣。1942年与附近矿山村张呆喜结婚。全家老小八口人,因为他小两口艰苦劳作,生活也还勉强过得下去。1937年抗战爆发后,村里有了民兵组织,小俊也想和男人们一道站岗放哨,但是丈夫呆喜观念守旧,为此小俊没少挨打。最终呆喜缠不过小俊,1942年小俊参加了妇救会,在区妇救会秘书陈美英引导下,投入抗日大潮。这一年初秋的一天,鬼子兵突然袭击矿山村,组织群众转移后,鬼子已经到了村边。她刚跑到村口,恰被鬼子挡住。鬼子翻译官逼问她抗日干部和米面粮食藏在什么地方,小俊一边带着鬼子逐院周旋,一边寻思如何摆脱敌人。转到村头拐弯处,小俊趁鬼子不备,急速跳下土崖,钻入庄稼地里,往四处扔出几块石块,转移敌人视线,人却已经越过溪涧,躲入山沟。敌人无可奈何,只好开枪乱放一通。


从1942年冬天起,太行山区遭受严重干旱,群众生活十分困难。小俊最初组织起四五个妇女成立了一个小小的互助组,靠送粪担煤赚下小米一斗二升。当下就有30多名妇女参加进来,赚下6000多元冀钞,后来全村60多名妇女全部参加进来。尽管互助合作解决了群众生活部分困难,可是难以抵挡1943年的更大灾荒。


矿山村以铁矿丰富得名,小俊萌发了送矿挣脚钱度灾荒的想法(往河南境内等地犁面炉上送铁矿石)。妇女姐妹非常支持,1943年冬,李小俊担矿队组织起来了。她们每天披星戴月,肩担七、八十斤矿石,有时往返90多里,有时来回60多里,远的两天一趟,近的一天一趟。小俊是队长也是会计,宁愿自己多吃亏,也不让姐妹们有意见。两个月送矿5万多斤,大伙用挣到的钱买小米渡过了1943年春荒。村里小伙不甘落后,男子运矿队应运而生。小俊的担矿队随之变了招数,晚上纺花织布,白天担矿送矿。县抗日政府及时向她们提供棉花,并对报酬作了具体规定,每匹土布可换4斗小米。仅1944年前半年,该村妇女织出土布1150多匹,自己赚下420多匹,换回小米1680多斗,既支援了抗日前线,又帮助了群众度荒。这年夏天,小俊荣获阳南县二区“纺织模范”,区政府奖给她400元冀钞和一包钢针。10月,小俊光荣入党。同年11月12日李小俊出席阳南县第二次劳模大会,县政府奖励他一头大犍牛。太岳版《新华日报》先后两次报道她的模范事迹,“巾帼劳模”李小俊名扬整个太岳根据地。


1946年李小俊出席太岳区劳模大会,荣获“劳动英雄”称号。1947年秋,她和姐妹们秋收大忙季节10天内为子弟兵赶做冬装数十套;同年冬天又赶做军鞋200余双。流传在阳南县的抗日民歌《阳南十绣英模榜》中唱道:六绣李小俊,巾帼有显明,组织担矿,妇女把头领;走明“铡刀缝”,身担二百斤,赛过男子,劳动模范,全区人称赞。


1949年3月,李小俊响应党的号召,积极报名南下开辟新区。这时她正怀着身孕,县委恐怕她长途跋涉难以适应,没有批准。她服从组织安排,表示要继续搞好互助合作,带领群众恢复生产,支援前线,尽一个劳动模范和共产党员的义务。新中国成立后,李小俊作为一名普通劳动妇女,更作为一名老共产党员,带头参加生产劳动,直到晚年始终保持着劳动人民的艰苦本色。1997年,李小俊因病辞世,留下的是“巾帼劳模”的光荣。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