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阳城县全境解放始末

2019-02-17 08:43来源:晋城党史网作者:吴军雄浏览数:502 

1945年,是日本侵略军占领阳城的第六个年头,也是阳城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以“血战到底、誓死不当亡国奴”的英勇反抗精神,与入侵者进行惊天地泣鬼神的殊死搏斗,即将结束日伪统治的关键年头。经过六年的浴血奋斗,阳城军民越战越勇,越战越强。猖狂一时的日本强盗已是日薄西山,气息奄奄,成了一个泥足巨人,只要再加把劲,就可以把它轰然推倒。胜利的天平正日益向着有利于我而不利于敌的方向倾斜。


从这年2月10日开始,阳南阳北两县响应党中央毛主席发出的“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的号召和太岳区党委、军区指示,根据日军屡遭重创、士气锐减,我方节节胜利、根据地不断巩固、军民同仇敌忾斗志高昂的有利形势,分别组成阳南、阳北前线指挥部,统率两县独立营、区干队以及各联防区4000余民兵和广大群众,对盘踞在阳城各据点的日伪军发起了春季第一次军事和政治围困战役。    


这次围困战,是在太岳四分区主力部队转战外线后,由两县地方武装和群众独立进行的一次战役。两县前线指挥部精心组织,统一部署,分兵围攻,轮番出击,向多年蹂躏荼毒阳城人民的日伪军展开了强大的政治军事进攻。


阳南县一至四区的区干队与县独立营分兵配合,围攻境内各据点之敌。一区区长张整率区干队和匠礼、梁城民兵出击黄龙庙据点周围的孙庄、坪头、坡底一带,直逼县城;三区区干队和西峪、台头民兵布阵白桑据点周围,封锁山道、隘口,埋雷、伏击、打冷枪,昼夜袭扰;四区固隆、白涧、苏村等村民兵大摆地雷阵,集中攻击风神庙、走马岭之敌。与此同时,阳南县组织的8个轻装剧团,在民兵武装掩护下进入敌占区,一方面张贴标语,散发传单,一方面进行小型文艺宣传演出,广泛展开火线舆论攻势。各区区干队、民兵深入敌区,对伪职人员、伪军家属开展政策攻心和后路命运喊话。先后召开各种小型教育会,伪军家属会多次,训诫伪区村人员多人。匠礼民兵组织了政工排到敌区活动,通过工作,说服54名伪军倒戈反正。


阳北独立营、三个区干队及各村民兵,在前线指挥部统一指挥下,分兵围攻阳高泉、官道岭、汉上、风圪堆据点之敌,派出小分队出击西关、水村,夜闯城下,张贴标语,埋设地雷;白天隐蔽在炮楼前沿,对敌人进行监视、阻击。负责围困风圪堆据点的大宁村民兵,还动员了大批伪军家属,轮流到炮楼下喊话,乱敌军心。晚上则组织了民间艺人,专门在后半夜对着炮楼敲锣打鼓,唱歌唱戏,让敌人昼夜不得安宁。


日伪军在两县军民的围困打击下,也组织了反围困战。2月22日夜,260余名日伪军分三路从尹庄、卫家洼、梁城进攻阳南一区,袭击一区区公所。但遭到匠礼、梁城联防民兵分兵伏击,将其击溃,连打带炸使敌死伤20多人。而参战民兵与群众无一伤亡,创造了被群众称为“凤凰双展翅”(即两翼侧击、联防配合)的战斗奇迹。3月15日,县城30多名日军出扰台头,遭到阳南独立营和三区民兵的迎头痛击。3月18日,140多名日伪军袭击阳南四区东庄,早有准备的民兵严阵以待。当敌人进到伏击圈内,苏村民兵埋伏的地雷连环爆炸,联防民兵乘机四面出击,打得敌人狼狈逃窜。途中,又遭到“地雷大王”李土生的滚雷痛击。此战打死日军士兵5名,地雷炸死日军官一名,余敌狼狈逃回县城。


历时50天的围困战取得了重大胜利。阳南、阳北两县进行大小战斗50余次,毙伤日伪军50多人,解放村庄50多个,迫使敌人30多个边沿区的据点和炮楼撤离城周。这次围困战,有力地保卫了根据地的减租减息运动和各项工作顺利开展,使根据地得到巩固扩大,敌人占领区大大缩小。日伪军已是穷途末路,只能龟缩在县城和周边不多的几个据点,惶惶不可终日。


第一次围困战不久,太岳四分区及时指示阳南、阳北两县根据有利形势,加紧围困县城之敌,并派出分区武工队参加解放阳城的战斗。阳南、阳北两县根据上级指示,再次成立了围困解放阳城的前线指挥部,决定调整兵力部署,联手配合作战,构成南北夹击的强大攻势。一场更大规模的围困战役即将打响。两县军民群情激奋,决计将侵略者彻底打垮。


战役发起之前,为拔除县城周围日伪据点,两县前线指挥部命令各地方武装对各据点之敌昼夜袭击。4月3日,阳北独立营在后则腰一带两次袭击日伪运输队,夺走日军抢劫的25牛车铁砖,解救出所有被迫支差的民夫。4月4日,白桑据点伪警备三中队在阳南独立营和二三区民兵的重重围打下,弃炮楼逃回城内。阳北二区马寨联防区民兵在王守信、郭进金带领下,出击汉上据点。此时,山头炮楼的伪军班长王某看到日军大势已去,便带15名伪军士兵寻找阳北武装投诚。郭进宝接到群众报告后,将他们接回马寨村,举行了欢迎会,然后由该村支部书记马修润带送阳北独立营改编。5日,县城日伪出动80余人,妄图解救风神庙之敌,随即遭到民兵痛击,只好丢下1名日军小队长和7名伪军的尸体窜回县城。为便于靠前指挥,阳南县将前线指挥部推进到尹庄,阳北县将前线指挥部推进到会庆。两县重新调整了兵力部署,具体是:阳南一至五区区干队,分兵将黄龙庙、风神庙、走马岭等日伪据点、碉堡包围,发起强攻。县独立营分兵两路,从东西两面夹击。县委副书记兼独立营政委李敏唐,县长兼独立营营长刘裕民,指挥其余武装从南进攻。阳北县由县委书记兼独立营政委陆达、独立营营长李平三率领独立营及部分民兵活动于城东北的阳高泉岭、官道岭一带,断敌逃路。阳北武委会主任柳增发率一区区干队和民兵在城东晋城至侯马公路一线严阵以待。调二区区干队和民兵配合阳南四区民兵围攻风神庙、风圪堆据点。在此过程中,八路军太岳支队17团回阳城筹集军资,亦留下参战。至此,参战兵力已达2500余人。加上随同支援的群众,围城人员达到上万人左右。


在两次围困战中,两县还特别注意发挥隐蔽战线的作用。早在日军占领初期,阳北秘密县委书记徐毅就先后派谴大宁村地下党员李凤岐、尹家沟村地下党员贾甲申、卫鲁祥打进伪警备大队第一中队,组成以李凤岐为首的地下党支部。其中,李凤岐分工做下层士兵的策反工作,贾甲申分工做中队长崔永法等上层人员的工作。并在外围配备了大宁村张高林、尹家沟村张继贤、窑头村李志华、清林沟村赵小白、东关村王德等多条情报专线,还特别指定张继贤为具体联络人。这些人员均为县委书记徐毅亲自掌握。1942年10月,晋豫联防区成立阳城县敌伪工作站,由晋豫区党委书记聂真同志的秘书张健民担任站长,情报站设在阳北大宁村。徐毅调动工作时,将这些秘密关系转给了新任县委书记陆达和敌工站长张健民。张健民调动工作后,由苏有联接任站长。经过多年的努力,这些奋战在龙潭虎穴的的地下工作者与凶残的敌人斗智斗勇,做了大量不为人知的工作。在阳城即将解放前夕,更是发挥了其他人无法替代的作用。第二次围困战进行中,李凤岐发现城里突然增加了许多陌生面孔。一打听,是头天晚上从潞安派过来500多人,谎称是来扩展地盘。李凤岐和贾甲申以及被争取过来的警备队第一中队长崔永发立即意识到,敌人这是在放烟幕弹,拓展地盘是假,接应阳城敌人撤退才是真。李凤岐立即化装出城,找到阳北县委书记兼独立营政委陆达进行了汇报。阳北县委立即将此情况向阳南进行了通报。两县随即决定,从6日起统一发起对县城的总攻。陆达指示李凤岐加紧做一中队官兵工作,迅速组织起义。李凤岐回城后,立即和贾甲申、崔永法等进行精心组织,在4月7日晚带领一中队全体、二中队部分,成功举行了起义,极大地削弱了阳城日军的力量。第二天,这支新生的人民武装,就投入了攻打山头据点的军事行动。


4月7日,两县前线指挥部统一命令各参战武装按照事先部署和分工,全线发起围攻。顿时,围困战以排山倒海之势拉开战幕。阳北独立营和部分区干队、民兵扫除东北一线之敌后,将兵力推进到阳高泉、东坡头一带。并堵死县城东门,以阻截从东门突围之敌。黄龙庙据点的日伪,在阳南独立营一部、一区区干队和民兵300余众的重重围困下,连续两天喝不上水,城内日军三次出动救援,均被李银保率领的河北、匠礼、尹庄民兵打退。敌用掷弹筒向民兵阵地疯狂轰击,为避免伤亡,民兵向后撤退,黄龙庙之敌才趁乱撤回。一区民兵随即将黄龙庙据点放火烧毁。伪警备四中队在阳南独立营和民兵的拦截打击下,向阳南抗日政府投诚。风神庙、风圪堆据点之敌,在近千民兵攻打下,向县城逃窜,途中又遭到柳增发率领的阳北民兵的阻击,6名伪军当场丧命。风神庙据点伪军班长张来盛带着1挺机枪、5支步枪,向阳北民兵投诚反正。4月10日,与地下党已有联系的贝坡据点警备队队长曹文聚也暗中做好部属的工作,率领30名伪军士兵与警备二中队小队长王满富所带的一个班士兵向阳北抗日武装反正,至此,城周大小14个日伪据点、碉堡、炮楼均被拔除,日伪军只剩下县城一座孤城。


12日夜,阳南、阳北两县前线指挥部抓住有利时机,决定于13日向县城发起总攻,并分别命令两县独立营、民兵占领城东晋翼公路沿线要害地段及城周各处关隘。当夜,阳北一区民兵由县武委会副主任兼军事部长栗顺兴率领,预伏于高庙岭、清林沟两侧,随时出击东关堵截。阳北独立营一部布于阳高泉周围,一部由胡锡江带领的区干队和民兵配合,连夜突至沁河王家庄渡口,撤走渡船,等待堵截县城逃窜之敌。


13日,东方未白,阳南、阳北武装一齐向县城发起总攻。此时,县城四周人山人海,兵如潮涌,枪声大作,杀声四起。日伪军在两县军民强大围攻下,于晨7时开始突围。首先有500多名日伪军冲出东门,企图沿阳高泉、官道岭方向突围,但未出东关就遭到阳北独立营和民兵的阻截。除一支日军战斗部队冲出外,其余窜下南河沿朝东北方向逃遁。两县指挥部立即命令独立营和民兵穷追猛打,追歼逃敌。已突出包围圈的日伪军逃至沁河渡口时,河面上的船已被撤掉。预伏于此的阳北独立营和民兵迎头杀出,敌死伤20余人,余敌丢弃4大车物资没命东逃,两县武装奋起追歼,直达晋城周村。两县民兵攻克城北天门头碉堡后,接着洞开西门和南门,潮涌般冲入城内,追歼搜捕残敌。先后占领了日军红部、伪县政府、警察局、看守所等日伪巢穴。阳北民兵遵照县委指示,迅速将伪医院、铁砖库占领保护起来。备受日伪、汉奸长期统治、欺凌之苦的城关群众喜泪长流,热情欢迎攻城部队和民兵,并端茶送水,慰劳官兵。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群众成群结队涌入城内,庆祝阳城解放。经过7天的围困战役,共进行大小战斗29次,击毙小队长以下日军29人,毙、伤、俘伪军100余人,300多名伪军投诚反正。缴获大量枪支弹药和军用物资。至此,盘踞阳城将近六年的日本侵略者终于被全县军民驱逐出境,阳城全县光复,获得解放。


在围困战役中,阳北县军事部长栗顺兴指挥裕北民兵阻击敌人,身负重伤,16日壮烈牺牲。阳南县匠礼村民兵李小虎在攻打黄龙庙战斗中牺牲。


4月中旬,太岳四分区和阳南、阳北县委、县政府在县城召开阳城解放庆祝大会。阳南、阳北一万多人参加了隆重的庆祝活动。群众敲锣打鼓,燃放鞭炮,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欢呼这来之不易的胜利。大会以后,举行了盛大游行。当晚,四分区文艺宣传队为阳城人民 演出了《兄妹开荒》、《日寇末日》等抗日剧目。获得解放的阳城人民欢欣鼓舞,人人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5月初,中共太岳四地委决定撤销阳南、阳北两县建制,统一阳城县称,重新成立中共阳城县委和阳城县抗日民主政府。从此,因日寇占领而被迫将千年阳城分设为两县的历史情景一去再不复返。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