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山西省晋城市迎宾街639号


市委党史馆:办公室

电 话:0356-8981010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二章  战湘南上井冈壮志终不移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09-14 00:00作者:黄克诚研究室来源:原创

   继而,有人大声指责黄克诚:“你这是右倾,胆小怕死!许克祥叛变后,浏阳的数千农军进攻长沙,而右倾机会主义者下令停止进攻,结果怎样?失败!令人痛心啊!”  
  黄克诚听出来了,那是邝振兴的声音。  
  邝振兴的话听起来义愤填膺,十分在理。大多数同志连连点头。  
  “右倾”这顶偌大的帽子,黄克诚并不在意。他只关心一点:在不具备立即暴动条件的情况下,硬拼将是十分危险的。  
  他据理直言道:“目前,立即举行暴动时机还不成熟,缺乏群众工作基础。大家十分清楚,我们的人全部加起来才几个?人数太少了。连‘暴动积极分子’都没有联系上几个,单凭我们少数几个人,就能够把暴动搞起来吗?”他诚恳地向大家说:“右倾,我们当然要反对。可是,不顾实际的盲动,是要吃大亏的。”  
  然而,急于看到革命成功的愿望已经使得人们情绪高涨起来。黄克诚的声音太微弱了,没有人听得进去。不仅如此,黄克诚遭到了同志们的严厉批判。罪名是——右倾机会主义者。  
  黄克诚坦然处之。一个共产党员,在党的会议上表达自己的净净忠言,有什么可怕的?  
  然而,事实绝非这么简单。若干年后他回忆说:  
  后来的永兴县委也一直认为我右倾,以至于暴动胜利后有一段时间不让我参加县委。①黄克诚也绝对想不到,这仅仅是个开始。在他以后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右倾”这个字眼将与他结下不解之缘,他将要为此遭受数不清的指责与磨难。  
  说来有趣,严厉批判终究代替不了严酷现实。  
  在商讨暴动的具体步骤时,特支书记向大复还是采纳了黄克诚的意见。  
  会议决定,目前的主要任务是党员分头下去联络暴动积极分子,发动群众,壮大力量,做好暴动的准备工作。于是,永兴全县以便江为界,江东地区由向大复负责,江西地区由黄克诚负责。  
  准备暴动终于成为一个鼓舞人心的口号。  
  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  
  转眼间,春节越来越近了。一天,几个到粤北乐昌县挑盐的农民带给黄克诚一个非同一般的消息:那里来了红军,为首的姓朱,他们打垮了白军,实行土地革命,打土豪分田地。  
  那几个农民还喜滋滋地告诉黄克诚,平时一担盐十块钱,现在红军只卖一块钱!  
  黄克诚听完,抑制不住心中的兴奋。他敏锐地意识到举行暴动的时机来了。  
  他立刻找来尹子韶、刘申等人商议。  
  黄克诚还提议,由尹子韶亲自领导这场暴动,因为他曾担任过县农民自卫军的负责人。作为“暴动头子”,他在广大“暴徒”和农民群众中有一定的号召力。  
  黄克诚的建议得到一致赞同。  
  一支一百多人的暴动队伍组织起来了。  
  黄克诚的判断是正确的。那位姓朱的红军首领便是大名鼎鼎的朱德。他和陈毅率领南昌起义余部历经艰险,由粤北直入湘南。  
  在湘南特委、宜章县委的配合下,他们率领队伍巧取宜章县城,打出了工农革命军第一师的旗号。  
  这消息像一阵春风,迅速吹遍湘南各县,工农群众纷纷揭竿而起..  
  永兴县油麻圩。  
  一片红色的海洋,鲜红的旗帜迎风招展。红色的头巾,红色的臂箍,红色的腰带,红色的裹腿,连人们脸上也洋溢着喜悦的红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