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揭秘侵华日军在中国沦陷区的“宣抚”活动及其罪恶

 二维码 603
发表时间:2019-07-16 21:47作者:吴军雄来源:晋城党史网

----读《笔部队和侵华战争》


过去,我在阅读大量抗战作品时,常常会看到“宣抚”、“宣抚班”这样一类字眼。但是,由于注意力主要放在日军对中国人民的血腥杀戮和野蛮征服、中国人民针锋相对浴血抵抗的情节上,对于“宣抚”的内涵则未往深里椯摩,加之许多抗战作品中对宣抚活动的具体内涵和活动涉及甚少,因而从未对”宣抚“、”宣抚班“的真实情况进行过探究。最近,我读了著名作家王向选同志所著的《笔部队和侵华战争》一书,方才领悟到,日军在中国战场上进行的宣抚活动,其罪恶并不比荷枪实弹穷凶极恶屠杀中国人民的正规部队小。两者都在杀人,区别只在于一个是用枪炮杀人,一个用软刀子杀人。


“宣抚”,就是“宣传”、“安抚”的意思。日本对中国的侵略活动,一开始就是武装侵略与文化侵略齐头并进的。他们非常重视在中国沦陷区的宣传,将其称为“思想战”。侵华战争全面发动之后,日本就出版了不少诸如《战争与思想宣传战》、《战争宣传论》、《大陆的思想战》之类的专门著作。按其不同的对象,可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面对中国文化人和上层阶级的,在这些人当中进行“大东亚主义”、“大东亚共荣圈”、“皇道文化”之类的宣传渗透,拉拢亲日势力,培养和扶植汉奸。另一部分是面对普通老百姓的。所谓宣抚,指的就是对普通老百姓的思想宣传活动。这种宣抚活动。是日本在中国沦陷区进行“思想宣传战”的主要形式和途径,在日军的宣传战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作者在书中对于日军的“宣抚”活动,作了大量的描述,我将其概括为这样几个方面:


一、“宣抚班”本身的情况


从书中可知,从事宣抚活动的日军,有专门的编制,就是所谓的“宣抚班”。宣抚班的官员称为“宣抚官”,由日本士官和汉奸两部分组成。由于从事宣抚活动的特殊需要,宣抚官大都具有较高的文化水平,有的会写会画,有的能言善讲,有的懂得医术。他们在宣抚班中往往能够“人尽其才”,各有所用。宣抚班接纳的汉奸,主要承担情报密探和翻译工作。其中有好多“满人”,即伪满洲国的“顺民”,也以宣抚官的身份,随日军到各地活动。


二、宣抚活动的主要对象


日军的宣抚活动主要针对沦陷区的中国老百姓。因为沦陷区也正是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也包括新四军--本文作者注)进行抗日游击战的主要战场(即我们平时所讲的敌后战场---本文作者注)。日军在沦陷区进行的宣抚活动,就是为了离间、削弱、乃至隔绝八路军所依靠的基本力量。日本侵略者在这方面的意识非常明确。他们认为,八路军就是他们“最可怕的敌人”。八路军所到之处,都不间断地进行抗日宣传活动,在建筑物的墙壁上书写大量抗日标语,诸如“日本鬼子是强奸杀人放火的兽军”、“拥护八路军杀日本鬼子”、“坚持抗战到底,最后胜利是我们的”、“一切服从抗战”、“国共合作抗日万岁”、“为合作抗日不怕流血牺牲”等。还有八路军刺杀日本鬼子、撕破太阳旗等漫画,让老百姓看到后精神振奋,而日军看到后则气急败坏。为了离间老百姓和共产党八路军的关系,日军宣抚活动的内容之一,就是到街头收集八路军的抗日宣传材料,以此制定反宣传的策略。每到一个地方,他们就把八路军的标语涂掉或撕下来,换上日军的宣传标语和宣传画,以抵消八路军的抗日宣传作用。


三、日军宣抚活动的手段和具体内容


第一,软硬两手并用。日军每占领一个地方,宣抚班都要快速跟进。其首要的事情,是让弃家逃难的“土民”回家。因为宣抚工作的先决条件,是要有对象。而且日军也需要有苦力为他们干活。老百姓都跑了,宣抚就无法进行,也没有人为他们修据点,筑炮楼、建公路。因此,当日军占领了一个空城或者空村的时候,宣抚班就要千方百计找到老百姓的避难处,以甜言蜜语、小恩小惠劝诱人们回家,说什么“你们不要怕,皇军不打良民”,“共产军来了,要强行征布鞋、被子、粮食,如果不打败共产军,你们就没有幸福可言。”并给男人发烟,给小孩子发糖,他们以“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方式,把自己打扮成救世主,以此诱骗老百姓服从他们的安排。


第二,进行宣抚演讲,这是日军欺骗威胁民众的重要方式。演讲的对象都是普通民众。日军每到一地,都要把群众集中起来,通过演讲给他们上课洗脑,演讲的内容都是宣扬大日本皇军如何伟大、神勇,天下无敌,如何善待民众。宣称自己不是侵略者,不会把善良的百姓当做敌人,日本军队的敌人,只是抗日的中国军队。和日本军队合作,是你们的义务,也是你们的幸福。皇军所到之处成立了自治委员会,保卫着民众的安全,努力建设王道乐土,你们再也不受支那(日军对中国的侮辱性称谓---本文作者注)军队的掠夺了。在装出伪善面孔的同时,他们也不忘对民众的威胁,宣称如果有人胆敢暗通敌军,日本军队就会毫不犹豫地把铁锤砸在你们头上。可以说,每一场演讲,都充满着谎言、欺骗、劝诱和恫吓。


第三、实行奴化教育。为了长期占领中国,实现大东亚共荣圈的美梦,宣抚班对沦陷区老百姓的奴化教育非常重视,并采取了多种手段,除了前述的贴标语、宣传画、做演讲外,还自办新闻小报,并且把小报送到各家各户。还在街头给村民朗读,并到各村放映以宣抚为目的的“慰安电影”。沦陷区大多是手无寸铁的妇女、老人和儿童。在敌人的枪口和刺刀下,大都迫不得已表示服从。凡表示服从的,日军宣抚班就发给他们良民证。为了进一步笼络人心,宣抚班会利用沦陷区老百姓物质生活极为困难的情况,向他们施一点小恩小惠,诸如给老人一根烟,给妇女一盒火柴或一点食盐,给小孩一块牛奶糖或一块点心。还有专门的“医疗宣抚”,即给患病的老百姓打针吃药。日军在中国沦陷区进行的这种宣抚活动,有着明确的目的性,就是企图收买人心,破坏抗日的群众基础,破坏八路军的抗日根据地建设,直接为日军的军事行动服务。他们除了对当地老百姓用小恩小惠进行拉拢外,还扶持成立“治安维持会”等各种汉奸组织。所有沦陷区均成立了汉奸武装----- 警备队,平时有日军宣抚班进行军事训练,一有战事则驱使他们打头阵,当炮灰。在铁路沿线,为保证日军运输畅通,宣抚班最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扶植伪村长,划分责任区,让村民监视阻止抗日武装对铁路的破坏。如有松懈,宣抚班就传唤他们,予以严厉训诫。


宣抚班在进行奴化教育中,特别注意以儿童和少年为对象。书中举了这样两个例子,曲阳县日军宣抚班把一批饥饿的顽童少年组织起来,用吃剩的饭菜加以引诱,让他们为日军跑腿做事,称为“少年吃饭队”;江苏宿迁县日军宣抚班成立了“宿迁县复兴小学校”,由宣抚官任教,还培养中国教师做日语老师,这是对当地师生进行奴化教育的重要途径。


尽管日本政府包括日本文学多年来对日军在中国的宣抚行为遮遮掩掩,但透过以上活生生的事实,仍可以看出宣抚班在侵华中的重要作用。不论是全副武装的日本军队,还是以柔性面目出现的宣抚班,作为侵略者,没有实质性的区别。他们在中国沦陷区所做的一切,无论是怀柔政策,还是杀人抢劫强奸,只是形式不同,在罪恶程度上没有差异,他们都是中国领土的野蛮占领者,都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


阅读《笔部队与日军侵华》一书后,我查阅了有关资料,也发现了当年日军宣抚班在我们阳城的魅影。1942年,日军占领阳城后,以极快的速度成立了宣抚班,由日本人伊藤、近藤、小野等直接操纵。当年秋,日军将宣抚班改为新民会,选拔对日军俯首听命的维持会长任主持,以日本人坂本正男、高川文贞、岛田寿山、高谷孝悦、八田朝彦、山下隆人等先后为参事、顾问。新民会由会长、事务会长、参事及部分分会会长和日伪机关各科科长组成,其办事人员分为部员、在员,临时雇员三种,设直属分会九个,区分会三个,并有若干农村分会。


小时候,常听父母和村中大人讲述我村卫珍老汉在抗战中的悲惨遭遇。那是在町店战斗中,从晋南赶来一支日军增援部队,寻求与八路军决战,但我军在完成总部下达的歼敌任务后就迅速撤出战场。日军找不到发泄对象,就找老百姓出气。他们在搜山时,发现我村卫珍老汉家中四人躲藏的暗洞,就将他们从洞中赶出,并要带走两个女孩,卫珍妻女抵死不从,惹得日军性起,当场杀害了其妻子、两个女儿及一个成年儿子,共四人。只剩下一个年幼的男孩,日本人没有杀,而是给他丢下一把糖块后走了。我曾在心中纳闷了好长时间:日本人凶狠残暴,杀人如麻,为什么留下小男孩,还给糖吃呢?从《笔部队和侵华战争》一书中,我找到了明确答案。这就是日军“宣抚战略”的具体运用。


(责任编辑:韩玉芳)

建国70周年.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