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苏虎成脱险记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07-24 08:42作者:郑振虎来源:晋城党史网

陵川县礼义镇东面有个椅掌村,该村是抗日战争时期有名的“八路村”。村里的抗日武装在共产党和牺盟会的领导下,南征北战,东挡西杀,打击、消灭日伪军,保卫人民生命财产,立下了汗马功劳。苏虎成(又名苏世麒)就是这支抗日武装——八路军区干队的队长。他是当时礼义地区最早的共产党员,他机智勇敢,胆大心细,能征善战,打击日伪军常常能出奇制胜。他带领的区干队曾活捉了国民党壶关县公安局长黄某、国民党高平县大队长米某……令敌人胆战心寒。所以,日伪军总是千方百计地想除掉苏虎成,而苏虎成靠非常好的群众基础和自己的聪明才智,不仅没有被除掉,反而愈战愈勇,屡战屡胜,成了一名赫赫有名的八路军战将。


一九四三年初秋的一天,苏虎成在杨村、桑树河一带活动,住在桑树河村。日伪军从专门监视苏虎成的密探口中获得这一消息后,心里十分得意,他们盘算着抓着苏虎成即可消除心头隐患,解解多年来积攒在胸中的闷气。于是,日本鬼子捕捉苏虎成的队伍出发了。保安队、皇协军在前面带路,鬼子兵在后边压阵,前呼后拥,浩浩汤汤地来到桑树河,把村子包围了个严严实实、水泄不通,企图一举把苏虎成抓着。他们分兵把口,挨家挨户地搜查,什么牛棚、狗窝、柴堆、草垛、没人住的闲散房舍……全都搜了个遍,几乎把桑树河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苏虎成的半点踪影。气的日本小队长痛骂密探笨蛋、没用!还搧了他几个耳光。密探像木桩似地戳在原地,低着头,摸着脸,委屈地想:我明明看的真真切切,怎么会看眼花、认错人呢?日本鬼子和皇协军、保安团在桑树河折腾了大半天,眼看天色已晚,不敢久留,只得灰溜溜、垂头丧气地无功而返了。其实,密探的情报没错,也不假,苏虎成当时确实在桑树河活动。那为什么日伪军没有见到他呢?说来有些神秘和蹊跷。


那天上午,苏虎成正在一户老百姓家里和几个抗日骨干研究如何保卫群众秋收的问题,猛然跑进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苏虎成:“大事不好,鬼子兵来啦!”这孩子就是在村外高坡上玩耍的几个孩子中较大的一个——其实他们是站岗放哨的儿童团。苏虎成听了孩子的报告,立刻疏散了其他同志,自己揣起双枪,飞身翻过院墙,迅速藏到一个放谷草的空闲楼上。苏虎成经常在桑树河活动,对村里的环境结构了如指掌。但他又转念一想,不对,敌人是有备而来,一定搜查得非常细致,这里不是藏身之处。想罢为了争取时间,就骑了一个谷草,从楼窗口跳出,借着谷草的浮力,苏虎成轻飘飘落地,身体毫无丝毫损伤。他简单处理谷草后,三拐两拐拐进村中,就再不见踪影了。


苏虎成巧妙地骑着谷草从楼上跳下来的时候,看到了荷枪实弹的保安团、皇协军和日本鬼子,铺天盖地似地向村里扑来,要想突出重围的可能性是几乎没有的。情急之中他凭借自己熟悉的地形和机智的头脑,跑进一个较为偏僻的茅房,两手撑着茅梁石,像打秋千一样摆一下,跳进了茅坑。茅粪有缠腰身,他费劲地挪了几步,躲进岸下,靠着茅坑墙壁藏了起来。茅坑,那是又脏又臭、不得已谁都不愿去的地方,怎么能藏人呢?日伪军那伙猪脑袋的家伙们想都想不到,怎么能够搜到呢?苏虎成在茅坑里躲藏了大半天,等敌人全部撤退后,才安全脱险。后来这故事在当地广为流传,并被传为佳话,鼓舞了群众的抗日斗志。


(责任编辑:韩玉芳)

建国70周年.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