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和黄苇町教授在一起

 二维码 15503
发表时间:2019-07-29 14:10作者:闫茂盛来源:晋城党史网

听说中央《求是》杂志研究员黄苇町教授要来晋城讲学,我兴奋得一夜未眠。这不仅是因为黄教授是环球智库高级顾问、党建专家,撰写的《苏共亡党十年祭》一书曾轰动国内外,更主要的是他的名字很特别,竟然和我的出生地联系在一起。


我的老家位于“鸡鸣一声闻三县”的华阳山脚下,距晋阳高速不到两公里。因过去村西有大片的芦苇地而得名。东西有两条河,鸟瞰整个村子就像一只展翅欲飞的凤凰,所以古时候也称凤台。唐朝时就是一个人口聚集、物产富饶的村庄。明末清初,因村中汤帝庙建有金碧辉煌的琉璃阁,使苇町村在当时名声远扬。


抗战胜利后,八路军在我老家苇町村兴建了华北兵工厂。改革开放后,苇町村利用得天独厚的的自然资源逐渐发展成为经济强村。先后被命名为省级“文明卫生村”,晋城市首批“小康示范村”和“精神文明先进村”。


黄教授取名“苇町”跟我们村到底有什么渊源?有什么故事发生?带着这些疑问,我开始在网络史籍中寻踪觅迹。


黄教授的祖籍是湖北省石首县(今湖南省华容县),曾外祖父徐特立是毛泽东主席最敬重的老师、杰出的革命家和教育家;外祖父黄宪章,参加过北伐,在巴黎大学法科博士班读研究生。任四川大学经济系主任、副教育长,中国民主建国会中央委员、四川省副主任委员等职;外祖母徐守珍,与上海南方大学同学黄宪章自由恋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赤色工会的积极分子;祖父黄松龄,参加过五四运动。天津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国家高教部第一副部长、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祖母杨淑贞,曾与毛泽东、杨开慧比邻而居,为党的事业做过工作。


而黄教授的父母亲都是从延安走出来的。父亲黄墨滨,1945年毕业于延安自然科学院,解放后在唐山、天津、石景山钢厂当过厂长,在太原、包头、武汉钢铁公司当过经理,后任武钢的董事长,湖北省人大副主任,享受中央国家机关副部长级医疗、住房待遇。离休后担任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副会长、顾问;母亲徐舟是徐特立的外孙女,16岁参加革命,17岁入党。在田汉领导的长沙工作队和郭沫若领导的抗日宣传队参加过抗日救亡运动。和朱德的儿子朱奇、毛泽东的亲属杨开智的女儿杨辗、刘少奇的女儿刘爱琴、蔡畅的女儿李特等经八路军武汉办事处被送到延安,在延安自然科学院预科班学习。现为武钢离休干部。


1940年9月,延安自然科学院成立(1943年4月并入延安大学,是北京理工大学的前身)。设有物理、化学、生物、地矿4个系,学制三年。为适应教学和科学研究的需要,该院还建立机械实习厂、化工实习厂、化学实验室和生物实验室等,学院培养了一批技术骨干队伍,在配合陕甘宁边区经济建设方面作出了贡献。当时黄墨滨和陈一功、欧阳炎、胡琦、张昕、黎扬(女)都是地矿系(后化工系)高材生。


抗战结束到新中国成立,这一段史料是空白的,找不到相应的资料印证。我大胆遐想和推测,抗战结束后作为延安自然科学院化工系的高材生,黄教授的父亲身怀绝技,被党组织派往根据地兴建兵工厂。苇町兵工厂是1945年8月开始兴建的。1946年3月16日,徐特立在外孙女徐舟与黄墨滨的结婚纪念册上曾题过词:“夫妇之关系,建立于情感,巩固于理智。学习上的互助,事业上的互助,乃坚固不拔之基。你们的夫妇关系建立在同志关系上,前途是光明远大的。”这说明,黄教授的父母是在1946年结的婚,但是在哪里结的呢?会不会就是在苇町村呢?因为黄教授是1947年出生的。时间上推算是符合常理的。那么黄教授的父母是不是当时被党组织从延安派来,两人都在苇町兵工厂工作?


为了求证我的想法,我又给老家的父亲打电话询问。电话那头,父亲用肯定的语气说:“有这么个人,八路军在村里开兵工厂的时候出生的,他父亲是兵工厂的干部。”放下电话,我还是不敢肯定,心存疑惑。


2009年6月12日上午,市府大院会议厅里座无虚席。黄苇町教授应邀,在晋城市第五十期干部教育专题讲座上作《发展党内民主,加强作风建设》的专题报告。他在报告前讲了这么一段话:“很高兴到晋城来做这样一个讲座。晋城是我的第二故乡,我就是在咱们晋城苇町村出生的。‘苇町’这两个字,在全国别的地方再没有了。”从黄教授口中得到确切消息,我释然了,不由得兴奋起来。


我一边聆听讲座,一边认真记着笔记,但心思已云游起来。


上世纪四十年代,八路军军工部出于安全和扩大规模的考虑,在晋东南秘密创建了苇町等3个火炸药厂。1945年8月,八路军从延安选派干部、从阳城等地抽调人员500余人进驻苇町。把隶属于太岳军区军工部的中条山化学厂,从阳城县董封乡东庄村搬迁过来,占用村中汤帝庙作为生产车间,兵工厂厂部则设在紧临大庙的孙家院,同时利用村周边一些闲置房屋作为仓库。职工宿舍还有银行、学校、医院,都借用村中民房。当时兵工厂的厂名定为“晋城化学厂”,对外则称“永利商行”。


苇町兵工厂主要生产迫击炮弹用的速燃发射药、15%油甜炸药、朱迪生炸药和苦味酸。后改名为华北兵工第八药厂。全称“华北公营企业部兵工局第八药厂”。为响应党中央关于解放区军工生产要以弹药为主的精神,兵工厂规模扩大,生产任务成倍增加,在川底乡和村村新建了炸药分厂,在大东沟镇辛壁村设立了酒坊,在当时的晋城县城内设立了采购站。厂里正式职工增至850名,加上附属单位全厂职工达到近千名。


不知道什么时候,黄教授报告讲完了,现场雷鸣般的掌声响起,把我的心拉回了现场。我赶紧站起来,拿上笔记本冲向讲台,和散场的人流挤碰着,终于来到黄教授面前,捧上打开扉页的笔记本:“黄教授你好,我老家也是苇町村的,请您给我签个名吧。”黄教授睁大了眼睛:“是吗?来,我给你签上。”一边微笑,一边签字。“谢谢!谢谢!”我一边说,一边鞠了个躬,转身刚走不远,组织部的一位科长过来了解情况,当得知我和黄教授是老乡,又签了名,就说,你想不想再和黄教授合个影。我说想啊,当然想啦。随后,我就叫上小侄儿,跟着组织部的同志,来到绿树环绕的会议厅后面。黄教授看到我,热情得招呼我们过来,我和小侄儿紧挨着黄教授合了影。


照片洗出来后一看,我笑得最开心了。我拿给父母亲看,他们都说黄教授和蔼可亲,太像我们苇町村人。随后,我放大了一张,加上相框,上面写了一行小字“和黄苇町教授在一起”,挂在老家的墙上,我们村里好多人都来看过。


据村里上了岁数的老人回忆,抗日战争结束不久,八路军的队伍就来到苇町村兴建兵工厂,兵工厂的干部和村里的老百姓相处的不错。第二年有个姓黄(黄墨滨)的干部和一个女干部结了婚,一年后生了一个儿子,名字就叫黄苇町。


后来,我将收集的资料写了一篇报道《黄苇町:从晋城走出去的著名经济学家》,在2009年7月15日《太行日报》上刊登。


2010年2月13日,也就是虎年春节,黄教授还回了我的祝福短信。


2014年1月17日上午,黄苇町教授第三次来到晋城,为全市纪检监察干部作专题报告。报告会结束后,我将自己撰写的八路军秘密创建苇町兵工厂文章,趁中午时间亲手交给了黄教授,黄教授看后说:“谢谢,谢谢,我父亲看后一定会很高兴的。”


据说“人是唯一能接受暗示的动物”。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就会有什么样的人生。读好书、交高人乃人生两大幸事。和黄苇町教授在一起,我感受到了随和,感受到了质朴,感受到了坚毅,感受到了知识的力量,感受到了人格的魅力。


(责任编辑:崔利民)

党徽头图.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