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解放战争时期华北兵工第八药厂在苇町村建设始末

 二维码 5712
发表时间:2019-08-11 19:04作者:闫茂盛来源:晋城党史网

解放战争时期,华北地区兵工厂达到了54个,占到全国兵工厂总数的34%。当时华北解放区兵工厂主要集中在老解放区,这里交通方便,原料供给有保障,又是抗日战争的兵工基地,有一定的生产规模和生产经验。


70多年前,八路军在今泽州县周村镇苇町村兴建了职工近千人、月产速燃发射药5000公斤、年产几十万公斤炸药的华北兵工第八药厂,成为全国19个火炸药厂之一,有力支援了解放战争,使人民军队在正面战场上屡建奇功。


一、对外称永利商行,对内称晋城化学厂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国民党政府调集大批军队向解放区发动进攻。时任国民党军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按照蒋介石的密令,派军队向上党地区大举进犯,企图巩固山西、控制华北。对此,党中央和毛泽东主席的方针是“针锋相对,寸土必争”。


解放战争初期,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军队,我们的“小米加步枪”弹药供给模式处于劣势,大量出现的阵地战、攻坚战,使得弹药需求量直线上升,火炸药生产成了薄弱环节,产量远不能满足战争发展需要。人们军队的弹药补给必须以自我生产为主。根据上级关于“工厂向平川和交通方便的地区迁移,并扩大生产规模”的指示,八路军流动工作团成员、化工专家王锡嘏带领技术人员前往晋城、阳城、沁水等地考察。


苇町村古称凤台,地处三县交界的丘陵地带,是个有着12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唐朝时就是一个人口聚集、物产富饶的村庄,文化璀璨,古建庙宇众多。明清时期的古建寺庙就有10余处,其中最有文物价值的是镇村之宝、八角玲珑的琉璃阁,还有“鲁班之女造阁”等美丽神话传说。村西南还有一座大型古墓。明朝万历大司马(兵部尚书别称)、都察院右都御史、甘肃巡抚周盘,晚年落户该村。


抗战时期的苇町村是一个有上百户人家的大村子,总面积5.39平方公里,交通便利,水源充足,附近有着丰富的煤、铁和硫磺等矿产资源,还有一座瓷窑。村庄背靠华阳山,南临陵沁线,比较隐蔽,容易机动,符合战备要求。太岳军区军工部经过勘察地形、多番比较、实地调查论证,报上级批准将新厂址确定在当时的晋城县苇町村。由此,苇町村和左权隘峪口村、长治内王村成为八路军在晋东南秘密创建的3个火炸药厂。


苇町兵工厂的前身,是1943年建在阳城县董封乡东庄村的中条山化学厂(八路军军械所)。1945年8月(一说,是1945年11月),党中央从延安中央军委军事工业局所属单位抽调部分干部和工人500余人进驻苇町,把隶属于太岳军区军工部的中条山化学厂整体搬迁过来,占用村中汤帝庙、关帝庙、天齐庙等作为硫酸硝酸生产车间、钣金维修车间、成品库房,兵工厂厂部则设在紧临大庙的孙家大院,同时利用村周边一些闲置房屋作为仓库。职工宿舍还有银行、学校、医院,都借用村中民房。为建兵工厂,村里拆除了大部分庙宇、5个门楼等古建筑和一些古墓。


为了保密起见,当时八路军兵工厂称谓可谓五花八门,有称流动团、留守处、工作队的,有称河北、黄山、焦作的,还有称油坊、豆腐厂、石灰窑的,兵工厂领导和重要人物、特殊人才都使用了代号。苇町兵工厂对外也使用了假名,称永利商行,厂长叫经理,书记叫监理,对内则称晋城化学厂。


兵工厂的党组织设有总支委员会,书记是厉瑞康,委员是王锡嘏(经理)、林木森(副经理)、于成龙(工会主席)和张非(特派员)。党总支下设四个党支部。行政组织设有厂部、厂务股和经营股(后为适应企业化经营改为厂务科、经营科、会计科和人事科)。厂工会下设四个分工会。


当时太岳行署拨给苇町、和村等六个村运输力量,免去支前任务,专为工厂服务,工厂付给运输费。1946年夏,经太岳军区批准,将扩充的150名新兵又拨给兵工厂,充实工人队伍。


二、主要生产火炸药和硝化甘油等化学原料


火炸药的生产工艺,包括流体输送、传热、过滤、混合、粉碎、蒸馏、吸收、结晶、干燥等化工过程。


兵工厂设有四个生产股。一是制酸股,设在汤帝庙的主殿,安装有硫酸装置1套,硝酸装置2套,分镏装置1套,专做硫酸、硝酸的制造和硫酸的提浓;二是硝化股,负责制造硝化棉和硝化甘油,工房一部分安排在大庙的厢房,一部分建在村东小河边(便于利用河水进行硝化甘油的冷却,为硝化棉打浆、漂洗);三是完成股,设在天齐庙(寺院),内装胶化机、压片机、切片机等专用机器,主要进行速燃发射药的配料、混合、制作和完成。同时还在小磨坊河边设立工棚安装了制造酒精和水脱的装置;四是修理股,工房设在汤帝大庙几个厢房里,主要任务是维护修理机械设备,制造一些零配件,并管理动力设备。


后来该厂新增了性能精密的打浆机、硬片机、胶化机和切片机等专用设备,还增添了2台卧式双缸蒸汽机、2千瓦直流发电机和10千瓦交流发电机各1台,发射质量有了可靠保证。


苇町兵工厂,主要生产迫击炮弹用的速燃发射药、15%油甜炸药、朱迪生炸药和苦味酸。同时提供火药和炸药产品所需的硫酸、硝酸、酒精、硝化棉、硝化甘油等化学原料和中间体。


1946年,工厂边建设边生产,上半年共生产发射药250公斤。工厂在职工中开展立功竞赛支援解放战争运动,职工情绪高涨,生产蒸蒸日上,生产走上了正轨,生产任务一月比一月完成得好。下半年生产速燃发射药达到3458公斤。


三、“刘伯承工厂”运动中,工厂规模扩大,成为华北地区军火炸药主要生产厂


1947年初,为贯彻党中央关于解放区军工生产要以弹药为主的精神,苇町兵工厂规模迅速扩大,生产任务成倍增加。在今川底乡和村新建了生产15%油甜炸药和苦味酸的炸药分厂,年产15%的油甜炸药5272公斤、苦味酸485公斤。在今大东沟镇辛壁村设立了酒坊,在当时的晋城县城内设立了采购站。后来工厂自筹资金,在当地政府支持和帮助下,在苇町村附近的上掌、下掌村建成了瓷窑,保证了工厂所需的大量陶瓷制品和酒精供应。全厂正式职工增至850名,连同附属单位在内工厂职工达到近千名。


在军工处党委的统一领导下,工厂开展了创造“刘伯承工厂”运动。职工生产积极性很高,主动加班加点不要报酬,完成股工人自己出钱买手电筒和电池,悄悄到工厂加夜班(当时工房尚无电灯)。许多工人抬着200斤左右的存酸缸和一大筐湿棉花来回奔跑,汗流浃背。当时工厂设备简陋,劳动保护条件差,许多工房内烟雾腾腾,酸味刺鼻,一些工人的牙齿都被腐蚀得一颗一颗掉下来了,吃饭都很困难。工厂给这些同志安上金牙,减轻他们的痛苦。制酸和硝化棉车间的工人衣服经常被酸液烧破,不少工人皮肤被烧伤,花脸花腿的工人到处可见。生产硝化甘油的工人,成天浸泡在溪水之中,患关节炎的比比皆是。广大职工为了人民的解放、革命事业的胜利,忍受着极大的痛苦,做出了巨大牺牲。他们默默无闻的奉献精神,赢得工厂发展和解放战争的胜利。


在创造刘伯承工厂运动中,兵工厂特别注意产品和半成品质量的提高。建立了检验制度,厂领导深入车间严格要求,股长严格检查,层层把关。产品完成后,厂领导亲自带人到村外13孔桥迫击炮靶场实弹射击,认真检验发射药的性能。


在“人人有功立,事事可立功”的争创“刘伯承工厂”运动中,苇町兵工厂更名为“华北公营企业部兵工局第八药厂”(军工处第八厂),隶属于晋冀豫边区军政联合财政经济办事处军工处,军工处重新任命了厂领导班子,厂长王锡嘏,政治委员厉瑞康,副厂长林木森和田希尼。


1947年全厂生产速燃发射药11906公斤,较上年增长了两倍多。受到军工处通令表扬,并获奖金50万元。各工房、办公室和职工宿舍都安上了电灯,生产生活条件得到改善。苇町兵工厂迅速成为华北地区军火炸药主要生产厂之一。


四、工厂生产的火炸药威力巨大


唐朝时期,我国就发明了黑火药。抗战初期,八路军的地雷、手榴弹、枪炮等多数沿用黑火药装填,威力小,爆炸时只能将外壳炸到八九片,有时甚至只有一两片,杀伤力小,影响部队战斗力。研究烈性火炸药,成为兵工部门面临的重要问题。


火炸药按其性质和用途分为火药、猛炸药、起爆药、烟火药4类。现代火炸药的主要原料是硫酸,它是化学工业的产物。化工人员在调研中发现老百姓用以盛水和储粮的陶瓷缸,具有良好的耐酸腐蚀性能,以它代替铅板垒成缸室,创造了用缸室法取代铅室法制造硫酸的成功。苇町村现在还遗留着兵工厂使用的陶瓷大缸。


硫酸是火药之母,它的问世,使现代火炸药走进了八路军的武器库,无烟发射药、硝铵炸药使我军的炮弹、枪弹威力大增,抗战后期,我军生产无烟火药15400多斤,硝铵炸药23500多斤,给日军以沉重打击。


苇町兵工厂实行企业制经营方式,其火炸药产品的数量、质量、生产效率名列华北地区榜首。解放战争期间苇町兵工厂,共生产迫击炮使用的速燃发射药88645公斤、15%油甜炸药322456公斤、朱迪生炸药113500公斤、苦味酸3582公斤。


该厂生产的火炸药威力巨大。在解放战争三大战役,特别是解放运城、临汾、太原和石家庄等战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为解放战争正面战场攻坚屡建奇功,作出了重大贡献。


运城作为山西南大门、交通要塞、工业及军事重地,由阎锡山的保安5团、保安11团,胡宗南的整编第36师、第17师各1个团共一万余人镇守。八路军由晋冀鲁豫军区副司令员、华北军区副司令员兼第一兵团(后改为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徐向前指挥,攻城战役从1947年12月16日晚上至27日黄昏,国共双方发生激烈的拉锯战,最终八纵第23旅用3000公斤炸药从北城爆破攻城成功,解放军攻占了运城。


1948年徐向前指挥的临汾战役,是一次著名的攻坚战役。这次战役是人民解放军由运动战向阵地战转移的重要战役之一。临汾城垣坚固,城高15米,顶宽10米,底宽25~30米,且东关筑有外城,易守难攻。临汾守军共有两万五千人,包括胡宗南第30旅和阎锡山的第66师,由梁培璜负责守卫。攻城部队和守军之间展开了以挖掘坑道与破坏坑道为中心的激烈斗争。5月16日,攻城部队在城东成功地把两条各长110米的破城坑道通过外壕底部挖至城墙下。一条装有黑色炸药6000公斤,一条装有黄色炸药3500公斤。5月17日19时50分,随着天崩地裂一声巨响,城墙被炸开两个三四十米宽的大口子,部队一拥而进,围攻了72天的临汾城终于解放了,歼灭守敌2.5万人,开创了坑道爆破夺取坚固设防城池的范例。临汾战役不仅拔除了蒋介石阎锡山在晋南的最后一个据点,还锻炼了一支善于攻坚的部队,为解放晋中和太原创造了条件,有力配合了全国的战略反攻。


五、工厂防空袭,蔚为壮观的琉璃阁被拆除


1947年11月中旬的一天,厂部接到太岳军区的电话。厂总支书记厉瑞康和警卫员骑马一个多小时赶到军区所在地。军区提供了“据悉蒋军准备派飞机轰炸苇町工厂,目标是大庙上的琉璃塔(阁)”的情报,军区司令员曹甫说,“这个情报很重要,回厂后你们要认真研究,吸取以往兄弟单位的教训,采取有效措施,把这次防空工作搞好。”


随后厂部连夜召开党总支委员会、股长以上干部会和苇町村干部协商会,拟定出了防空袭行动方案四项措施:一是三天之内把琉璃塔(阁)拆除,把大庙和其它工序伪装起来;二是把工厂的贵重物资和危险品除生产需要外,搬移到村外妥善保存;三是组织和训练消防队和救护队,准备必要的消防设备;四是把职工家属搬迁到附近村庄居住。村干部听到这个消息后,觉得拆除琉璃阁有些可惜,但从大局出发,同意拆除并派来泥瓦匠、木工,与厂里抽调思想觉悟高、工作积极的年轻人组成40多人的突击队。他们把大庙屋顶用木板铺成平台,再在阁下周围搭起架子。工人们用两根长杆倾斜着竖起来,把拆下的琉璃瓦顺杆溜下来,损坏极少。


经过倒三班、三个昼夜的连续奋战,村标志性建筑的琉璃阁不见了,大庙的房顶全被树枝、草帘覆盖,其他工房也进行了伪装。边区军工处政治部主任张贻祥来厂部视察,对工厂认真、迅速的防控工作给予了表扬。


过了几天,敌机携炸弹飞来了,在苇町村和附近几个村上空来回盘旋了几圈飞走了。后来又连续来过几次,找不到琉璃阁这个显著目标而轰炸兵工厂未果。工厂胜利完成了防空袭任务,但八角玲珑、宏丽端庄的琉璃阁“舍身取义”悲壮的倒下了,保护了兵工厂的安全,保护了村民免遭罹难。宝阁的金钟还在,庙宇的轮廓还在。从此恢复琉璃阁的雄姿成了苇町村民心中深藏的梦想。


六、兵工厂职工在生产生活中与村民缔结了深厚情谊


八路军驻村后,村上的干部群众无不欢欣鼓舞。为了兵工厂,村民们不惜拆掉门楼、古墓,腾出虔诚敬祀的庙宇,把用于储存粮食的陶瓷大缸都捐献给了兵工厂,村里组织生产大量陶瓷制品保证了兵工厂使用。为了兵工厂,村民们主动腾出孙家大院、周家老宅,腾房子、送粮食、做衣被、纳鞋底、绣鞋垫蔚然成风。宁肯自己少吃一口饭、少穿一件衣,也不让战士们吃苦受罪。而兵工厂也给村民带来了精神食粮。村民比周边村子最早看上了电影,最早学会了革命歌曲,最早排演文艺节目。1948年华北军工局慰问苇町兵工厂放映了无声电影《夫妻顶嘴》,一时轰动了方圆几十里。村里成立了秧歌队、高跷队,不时为部队表演。1949年,村民与兵工厂战士举办了干板秧歌联谊活动。兵工厂就像村民的学校,在这里他们学到了文化知识,开阔了眼界。农忙时,兵工厂职工主动帮助村民收种粮食,农闲时村民可以入厂做工。部队拿出军费扶困济贫,派出军医为村民出诊治病。琉璃阁顶架有无线电台,可以接受革命讯息。兵工厂建成后,生产蒸蒸日上。村民的粮食产量也逐年递增,苇町村成了“丰产之乡”。


在兵工厂建设中,太岳军区、太岳行署,还有第六区、第三区政府和晋城人民都给与了大力支援。火硝是生产火炸药的主要原料,晋城民间素有熬硝的技能和传统。根据朱德总司令“若能搞到1500万斤火硝,战争胜利即可提前”的指示,县委县政府广泛组织发动,广大群众熬硝活动如火如荼,从农村到县城,到处都可以看到割蒿烧灰、扫土炕厕所、扫城墙土的人群,经过熬制的土硝源源不断地运送到工厂。卫窑村“熬硝王”卫有祥,组织本村18户村民开展火硝生产,又到下掌、阳城、沁水、晋南传授技术。他指导的50个作坊,年产火硝64万斤,有力地支援了兵工厂火炸药生产。1947年省硝防局还为他颁发了奖状。


军爱民、民拥军、军民团结一家亲。时任兵工厂总工长、工程科长的黄墨滨,与同在延安自然科学院学习的徐舟在苇町兵工厂结婚。1946年3月16日,毛泽东主席的老师、徐舟的外祖父徐特立在二人结婚纪念册上题词:“夫妇之关系,建立于情感,巩固于理智。学习上的互助,事业上的互助,乃坚固不拔之基。你们的夫妇关系建立在同志关系上,前途是光明远大的。”他们夫妻二人在与村民的朝夕相处中,结下了深厚情谊。1947年黄墨滨和徐舟的儿子出生后,为让子孙铭记这段鲜为人知的历史和苇町人民的恩情,夫妻俩商量决定,给儿子取名黄苇町。


从苇町走出去的黄苇町,在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现长春理工大学)光学材料专业毕业后,先后任中共中央机关刊物《红旗》杂志社事业部主任、红旗出版社社务委员、红旗出版社副总编、中共中央《求是》杂志社研究员,国研经略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是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党建研究专家、反腐理论专家,撰写的《苏共亡党十年祭》一书轰动国内外。2009年、2012年、2014年曾三次来到晋城讲学。在时任晋城市市长马巧珍陪同下,黄苇町教授还来到苇町村走访。


原兵工厂干部黄墨滨、厉瑞康、王锡嘏等人,离开苇町村后还多次写信感谢村民们对兵工厂工作的支持和对革命事业的贡献,表示对琉璃阁的深切怀念。


七、工厂和村里发生事故,政府进行销爆处置


由于生产条件简陋、设施不完善、工人违反操作工艺规程,在兵工厂兴办初期曾发生过三次事故,伤亡工人2名、村民5名,毁坏房屋56间。后来新建了硝化棉粉库房、发射药烘房、危险品库房,改善了保安防险条件,此后再未发生重大事故。


后来村里也发生过两起爆炸事件。1947年,兵工厂在村东关小磨坊设的炸药库中秘藏了40缸炸药,日夜派人把守。听说有国民党特务活动,就把炸药移到村东头一窑院内。在原地只留存了两半缸药渣子。一天夜里,特务用老鼠尾巴拴上蚊香引爆了炸药,结果把一座两进四合院全部被毁,包括一新生儿在内的5人被当场炸死,4人被深埋(后被救出来)。1956年2月26日,张号州、王软元等6位村民在村西南沟兵工厂炸药库遗址积肥时刨到遗留的炸药引发爆炸,造成5死一伤。为此,安监、公安部门在两个爆炸地点竖立了警示牌,每年定期进行安全监测。2013年11月至2014年4月,为还村民一个安全的出行环境,市、县两级政府高度重视,通过招标由江苏南理工春雷爆破有限公司对兵工厂南河、安沟、小磨坊、南沟等9处废址安全隐患进行了测爆销爆处理,并于2014年11月立碑铭记。


八、工厂奉命整编,累积资产38亿元

   

1948年初,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工业厅成立,工厂隶属于工业厅领导。边区政府主席杨秀峰来到工厂视察。9月,华北人民政府成立,工厂又改隶属于华北人民政府公营企业部。


1949年是人民解放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一年。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胜利结束,兵工火药生产面临新的形势和任务。1-5月生产油甜炸药34125公斤、朱迪生炸药113400公斤,受到华北公营企业部兵工局的表扬。


1949年7月,华北兵工第八药厂奉命减产整编,停止了两种炸药的生产,关闭了和村炸药分厂。除一部分职工留厂继续从事发射药生产外,其余文化基础好的青年职工选送到兵工职业学校学习,一部分人员调整到新的工作单位,老弱病残要求转业回乡的给予相应待遇。设备也随之分流,1953年工厂全部撤走。兵工厂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工厂累积实有资产总值人民币(旧币)38亿元。


九、兵工厂的历史价值


华北兵工第八药厂,从1943年筹建到1949年整编减产,7年中从一个20多人(一说60人)的作坊式化学厂,扩展为职工近千人、月产速燃发射药5000公斤、年产几十万公斤炸药的综合性兵工厂,经历了艰苦曲折的发展过程。现在重新审视苇町兵工厂,可以看出他的历史价值,不仅在于为支援解放战争作出了重要贡献,同时也为新中国工业体系建立奠定了坚实基础。


首先,苇町兵工厂军工生产成绩卓著,生产各类火炸药50多万公斤,有力地支援了解放战争。运城战役、临汾战役、太原战役等攻坚战役和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淮海战役中使用的炸药,主要是苇町等华北、东北兵工厂生产的。


其次,苇町兵工厂为我国工业发展培养了一批人才。唐山、天津、石景山等钢厂,太原、包头、武汉等钢铁公司等工厂企业,太行工业学校(华北工学院的前身)、太原机械学院(中北大学的前身)都是由苇町兵工厂培养出的干部和技术骨干参与建设的。北平、天津解放后,根据上级指示,苇町兵工厂挑选了一批优秀青年干部和工人,一部分到天津参与接管工作,一部分参加总工会举办的后备干部学习班。政治委员、总支书记厉瑞康(1917.03-2005.06)到太原筹建华北兵工职业学校,任该校党委书记兼副校长、华北第二工业学校党委书记兼校长、太原机械制造工业学校校长,太原机械学院(现中北大学)党委书记兼副院长、院长,华北兵工局党委委员,是抗大精神、太行精神的重要传承者和弘扬人,为国防工业建设培养了一批骨干力量。总工长、工程科长黄墨滨(1922.06--2017.06),先后任唐山钢厂厂长、天津钢厂书记兼厂长、太原钢铁公司经理、包头钢铁公司经理、武汉钢铁公司经理、党委书记,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和中央国家机关副部长级医疗、住房待遇。刘梅(1910-2007.01,兵工厂职务不详),筹建山西省体育运动委员会任秘书长,后任山西大学副校长,山西师范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太原工学院党委书记、院长。苇町兵工厂向全国各地输送了上百名干部和技术骨干,有力地支援了全国解放区的人才队伍建设,为新中国的经济恢复和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贡献。


第三,苇町兵工厂健全的科学管理制度,为我国工业发展探索了经验。兵工厂经营管理方式主要表现在,兵工局专司兵工生产的组织、协调及领导工作,工厂进行专业化、规模化生产,实行企业制的经营方式,生产任务以定货包货形式完成。苇町兵工厂是大规模的、工人近千人的企业,在建厂过程中摸索出了一套科学的管理制度,实施经济核算制度;执行生产定额管理和质量管理;建立岗位责任制;加强民主管理,实行合同制;实行新的工资制度--其内容包括基本工资、各种配给物品、计件超额累计奖励等。这些管理经验为新中国恢复、发展工业生产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参考。


第四,兵工厂长期处在战争和山区环境中,条件十分艰苦,厂房、设备都很简陋。但兵工厂的干部职工克服重重困难,为我军生产了大量火炸药,对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兵工人自力更生、艰苦奋斗、不怕牺牲、无私奉献、把一切献给党”的兵工精神,永远值得我们学习和景仰。


厂总支书记厉瑞康在回忆录中满怀深情地写道:“我总忘不了那些患难与共的战友和同志,总忘不了那段十分有意义的珍贵岁月,尤其不能忘怀在那艰难岁月里,太岳军区、晋城县的党政军领导和具有光荣革命传统的晋城人民,对兵工八药厂的迁址、扩建和发展所给予的亲切关怀和大力支持。”


当八角玲珑的琉璃阁清脆的乐音在梦中响起,我们似乎依稀看到了苇町兵工厂内灯火通明、生产热火朝天的场面。在历史的长河中,苇町兵工厂算得上是一朵艰苦卓绝、灼灼耀眼的浪花,虽然稍纵即逝,却叫我们感怀不已。


(责任编辑:崔利民)

党徽头图.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