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坚守初心使命的父亲张福庆

 二维码 968
发表时间:2019-08-17 16:31作者:张晓胜来源:晋城党史网

父亲名叫张福庆,出生于高平市南王庄村一个贫苦家庭。早年思想进步,在村里当过民兵连长和武委会主任,抗战时期积极投身革命,给八路军抬过担架、送过情报和给养。


1947年春,父亲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部队期间,父亲作战勇敢,很快成为刘邓大军一员猛将。在著名的淮海战役中,数十次参加战斗,获得了两枚解放勋章。在攻打徐州的一次战役中父亲身负重伤,失去了一只眼睛,身上留下了三个弹孔,直到去世头颅中还有数个无法取出的弹片。


1949年父亲因伤退役。为了减轻国家负担,转业回乡的父亲放弃了安置,主动要求回乡务农,并且把自己的伤残等级从二等甲级降为三等甲级。初心如炬,使命如山。返乡后的父亲,毫不居功自傲,坚守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使命,为家乡建设和家风传承竭尽全力。


一、为村集体尽捐家粮


父亲转业回乡后,积极投身农村建设。在人民公社化热潮中,作为共产党员的父亲,在生活极其穷困的状态下,不顾村长的劝说,带头把自己家的粮食和炊具全部捐给集体,家里却没剩余一粒粮食。很久以后,我曾玩笑的问父亲:“当时带头捐了全部的粮食,后来看到家里孩子们由于饥饿而营养不良,后悔吗?”父亲沉默良久说:“我一点也不后悔,比起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我所有的一切都是赚来的!如果我不能去带头响应党的号召,我的灵魂将一生不安。”


二、深沉如山的父爱


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出生时父亲已五十出头。可能是年龄差距过大又或者是我过于顽皮不入父亲“法眼”,我和父亲从小就没有太多的交流,没有体会到父爱的温暖,因此内心常常责怪父亲。


后来我也步入军营,考上了军校。四年没有回家的我,心中十分想念父母亲。军校的第一个寒假,带着对父母和家乡的思念,我登上了回家的列车。记得到家门口时是早晨6点左右,当我推开大门的那一刻,父亲正在扫院子,大概是听到了推门的声音,父亲抬起了头,看到是我,父亲整个身体僵了一下,眼睛放出了我从没有见过的光芒,然后父亲猛地把扫把扔在地上,想快速走到我身边,可是父亲的年纪让他根本不可能跑过来,我赶紧把行李扔到地上跑了过去,父亲猛地搂住我的脖子,重重地在我的脸上亲了一口,之后父亲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马上又恢复到了以往威严的父亲形象,这是我记事后父亲唯一一次亲吻我。那一刻,我的眼泪哗地涌了出来,那一刻,我才真正体会如山一般深沉的父爱。


三、常捧着一本鲜红的党章


记忆里,父亲很少说话。每天除了干活,就是看书,贴身口袋里时常装着一本书。除了劳动睡觉吃饭,其它时间把心思都用在了那个小本本上。最让我觉得不解的是:父亲因为伤了一只眼睛,每当傍黑或者阴天的时候,就看不清小本本上的字,这时父亲就会把自己的左手握成一个空心拳头,罩在自己的眼睛上,一动不动的开始看那个小本本,仿佛一尊雕塑。长大后才知道那个小本本是鲜红的《中国共产党章程》。父亲握成的空心拳头究竞能不能起到聚光的作用不得而知,但作为一名党员,父亲时刻阅读党章的精神却深深的影响着我的一生。


为了初心,父亲视死如归;为了使命,父亲坚守本色。如今父亲离开我们二十七年了,回望父亲的一生,他始终保持着一名共产党员的本色,始终保持着正直、善良、勤劳、无私、宽厚的品质。如今我也成为了一名党员干部,我要传承父亲的初心使命,为党和人民努力工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作出自己的贡献。


(责任编辑:崔利民)

党徽头图.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