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我与陵川政协的一段特殊交往

 二维码 573
发表时间:2019-08-27 15:56作者:苏金松来源:晋城党史网

2019是新中国和人民政协成立70周年纪念年。在光辉的七十中,我曾与陵川政协有过一段特殊的交往。一言以蔽之,即“陵川文旅情”。


改革开放旅游业兴起给国人带来了亲眼看世界、享受生活的乐趣。1994年,我到北京观光,赞叹首都的古建和风景之美,引起了我对旅游的向往。


1997年10月,陵川县旅游业刚起步,首次举办了“太行金秋红叶节”。星期天,我随学校组织的青少年观光团到夺火岭上观赏了群山的熏天红叶,更激起了我对旅游的兴趣。我的陵川文旅情即是那时生发的。


为《古陵揽胜》供稿


1998年春,陵川政协为了助力县委、县政府开发旅游事业的决策,决定办一个名为《古陵揽胜》的刊物,目的是宣传陵川大好山河、自然风光和文物古迹之美,以吸引更多的外地游客来陵川观光。


不久,政协召集一些文人开了一个征稿会,我参加了会议。会上,政协主席赵保胜讲了办刊的意义,他希望大家积极撰文,为陵川旅游业的发展助力。那时我心里很纠结,我是个新闻写作爱好者,从未写过这方面的文章,真是赶鸭子上架。写什么呢?我忽然想到自己家住崇安寺旁,古寺是全县规模最为庞大且美丽的古建筑,尤其山门古陵楼被县人称为“小天安门”,书籍封面表为陵川的象征。我一直对这座古建抱有好感,于是报了写崇安寺的题材。


报时容易写来难。用什么体裁写呢?我请教了陵川著名学者王云鹏先生,知道了这是介绍解说物体的说明文。我为了使文章生动,计划用游记散文体裁着笔,


我查阅了陵川县志及其它文字有关崇安寺的介绍,多次到古寺察看一砖一阶一楼一殿一梁一瓦,并按古楼阁营造结构法式,对照了寺内建筑楼顶、梁架、殿檐、柱础等等方面的式样。为了搞清古寺的创建年代、沿革、维修以及轶事、传说等,我抄了寺内现有的碑文、楹联,访问了一些知情古寺的人士。


我在掌握了大量材料之后开始写作,以“话说崇安”为题,从陵川的置县、古寺的初创,现存建筑的规模、特色、亮点、传说、古寺佛教活动等方面进行了叙述。我在文字和用词上多次润色推敲,终于成文。


8月,《古陵揽胜》第一期面世,我的文章出现刊页之中。


《古陵揽胜》获得全县许多读者的好评。于是政协又召集我们开了个经验研讨会。会上,县统战部长赵虎林高度赞扬《古陵揽胜》办得好。他说看了这些文章让人们对陵川的旅游资源有了广泛深刻的了解。他特别举了“话说崇安”一文,说要不看这篇文章,还真不知道我们天天见的崇安寺有这么好呢!这话引起我的思考,游览景点如果只看景物的外在美,而不去看它的文化内涵,那真叫做走马观花呢。只有让文人艺术地反映陵川文物古迹、历史人物、自然风光,给景点以介绍润色,每个景点都有解说词,由专人介绍,才能让游客更能读懂古陵之美,才能扩大陵川在全国的影响,更好地开发旅游业。


于是,我积极为《古陵揽胜》供稿。


我为了著文,随学校青少年夏令营初上王莽岭,后又随县上组织的一些文人,走遍了王莽岭的沟沟坎坎,为王莽岭的奇峰怪石取名。有目的地再观西溪、礼义的南、北吉祥寺、崔府君庙、梁泉的龙岩寺、沙河的宝应寺等古建。我每次观赏,都是带着文化游览,抄写碑文、观察特色、发现奇景、了解渊源等等。回来再查资料,订正史实,然后写下游记散文。


1999新中国成立50周年,我为《古陵揽胜》供稿三篇。1998、1999、2000年,陵川政协出版了三期《古陵揽胜》,我为其供稿12篇,游览提升了我写作兴趣,激发了我的陵川文旅情愫。


助力政协《陵川历代碑文选》成书


《古陵揽胜》停刊后,政协计划将陵川古寺庙、楼阁、桥梁等古迹处的碑文结集成书,来反映陵川,宣传陵川。


当时政协文史委主任赵根昌同志很敬业。他立即筹划收集全县古碑文,采取先取陵川县志及其它书籍已有碑文的办法,收集到一部分,但篇数离成书要求甚远。于是政协向全县各界人士征集碑文,还组织工作人员由政协副主席杨金贵带领,到黄围景点抄写碑文,我参加了活动。


我特别支持政协《陵川历代碑文选》成书,助力供文。


我在中学代语文课,好古文,在给《古陵揽胜》撰稿之前,就抄下全县不少寺庙里的古碑文。


那是很艰苦的工作。一来自己上着班,得凑星期天或假期去诳古寺庙;二来去到那里得找管理古迹的村民带领,去时带好必要的工具。那时的古寺庙久无人管,塌毁严重,院内荒草丛生。现存的古碑碣年深日久,字迹模糊不清,有的铺在地,有的被土石埋了半截,我和村民还得刨出。然后用山泉水洗净。那时不像今天有手机照个相就行,得眼看笔抄。碑碣上的古字繁体不说,那些异体字、生造字叫人晦涩难认。我得全文抄下,有时一天都抄不完一篇碑文。中午,我喝点山泉水,吃些干粮。我把抄回来的碑文,闲时搬来《中华大字典》、《古汉语字典》,查证、断句,费很大气力才能成文。


我二十年里走了全县二、三十所著名的古寺庙,像崇安寺、崇福寺、西溪真泽宫、潞城东掌南庙宫、六泉九莲圣母庙、杨村华严寺、神郊二仙碑、夏壁玉皇庙等处,抄下不少碑文。我把这些碑文整理成文,交给了政协文史委采用。


2001年10月,县政协出版了《陵川历代碑文选》一书,书中收入97篇古碑文,其中有我抄写的43篇。我把成果献了政协,我为陵川发展旅游助了力,情愿心甘。


《风景这边独好》出版


从1998年至2001年四年间,我为政协办刊、成书提供了多篇稿件。政协领导看我如此热心政协工作,即吸收我为第五届政协委员。我与政协连在了一起。


一天,赵根昌主任和我说:“我看你这些年写了不少反映陵川旅游景点和寺庙古迹的文章,你能不能将文章整理成册,以政协名义给你出一本书?这样一来可以将你的游记集成一束成为著作,二来对宣传陵川也有很大的好处,目前陵川发展旅游需要这方面的书籍。”我听了一时想得很多,我从未求过出书,因为出书是难事。他看我犹豫,说:“你回去看看有多少篇现成的,还计划补充多少篇,能不能出书?如果你同意这事,我向政协领导请示好吗?”


我回家查了一下文章,还真不多。尤其想多方面反映陵川旅游景点、文物古迹,得重先去景点、古建处考察,再写作。自己能力有限,但说到为陵川发展旅游业出点力,还真有必要。


几天后,我到政协面对赵主任答应了他的要求。他说:“我已向领导谈了想法,领导同意此事,让转告你,放开手脚去做,有困难政协会全力支持。”


我先是考虑了全书大纲,计划首先要反映全县主要的景点,像新八景王莽岭、凤凰欢乐谷、黄围灵湫、棋子山、太行大峡谷、红叶区、还有红色景点锡崖沟、南坡村朱德寓所等。要单个、也要全面介绍古陵十大寺,还有陵川独特的二仙文化以及其它有名的、属于国保单位的文物古迹。


以后的四年里,我抽时间单人或找位朋友,到县境未到过的风景地及古寺庙进行采风。我跋山涉水,寻幽探奇,捕捉亮点,全面掌握各个景点的特色,一次不成功,两次三次地游。


2001年国庆节,东双垴村干部邀请我和王启龙主任到他们那里,对刚要开发的黑风洞进行考察,写出文章进行宣传。我欣然答应了。我们冒雨在那里住了三天,两次进黑风洞探险。特别是进入人迹罕至的一号洞,洞体小得只能容一人爬下钻进去,又忽然看到像大厅一样的空间时,我俩震撼了。我们一时担心还能不能返回去,害怕极了。还有一次,我和学校牛唐文老师到昆山万仙洞探奇,洞中地面滑溜,洞底大得像大泽,吓得我俩生怕掉入“大泽”中。我们返回营盘村途中,已是晚上9点,要命的是浑身累得一丝力气也没有了,恰好有辆车过来才将我们捎回。旅游中我吃尽了苦,但掌握了大量的资料。


著文是目的。新游览的景点和古迹得撰文,且必须抓紧,久了会失忆,所以我总是在游览后一周内将文章写成。我上着班白日工作忙,只好黑夜加班写到深夜,眼睛都熬红了。好在那时我购置了电脑,写作方便多了。写作中,我查看地方志,看有关碑文,分析研究,积极构思,布局谋篇,尽量使文章有血有肉,达到反映我县丰富旅游资源的目的,使读者可看、可赏、可乐,并唤起热爱陵川向往游览陵川之美的兴趣。我为了写好一篇游记,一遍写,十遍改,可以说文章是改出来的。


2004年秋天,我的游记文章终于在县印刷厂打印开来。我经过五次校对定了稿。全书收入游记传说43篇,26万余字,234页。


成书之际,赵根昌主任提议用毛泽东主席诗词中的名句“风景这边独好”作为书名,由当时的县委书记张满祥封面题字。政协主席常振华为书作“序”。


适值新中国成立55周年国庆节。我十分高兴地将此书奉献给伟大祖国诞辰和昂扬向上的陵川人民。


那时,政协为我出书,我为陵川旅游发展助力,《风景这边独好》印刷1000册,政协很快分发一空。许多朋友向我求书,但书已告罄,我无以奉送,只好答谢。


出书圆了政协和我的梦。


新世纪二十年来,陵川旅游业得到突飞猛进的发展,尤其是许多景点和古寺庙,建设、修缮得今非昔比,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陵川旅游景点星罗棋布,颗颗成为大太行的璀璨明珠。国内外许多游客游览陵川,无不赞扬陵川之美。今天的陵川风景点实况,已远远超过《风景这边独好》一书上所描述的了。


2018年12月4日,县委书记胡晓刚在老干部综治办成立30周年座谈会上,赞扬老干部时说:我的案头有政协送给的一册由一位叫做苏金松的老干部写的《风景这边独好》游记,文章记叙了陵川各景点概况,内容很吸引人。要看现在全县各景点面貌,个个都发生了巨变。这充分显现了我县旅游业二十年来的迅速发展变化,还有县委、县政府和全县人民发展旅游的巨大魄力。这样看来,这位老干部写的《风景这边独好》对各景点的介绍,作为陵川旅游资源今昔对比看发展,是很有时代意义的。


我的中华情


我和陵川政协在宣传全县旅游资源上的交集,使我对陵川的文旅情升华为中华情。


我2005年退休后,更有时间拓宽自己的旅游范围了。十多年间,我走了全县许多寺庙以及县域东部毗邻河南大太行的崇山峻岭、逶迤峡谷。


我的脚步走向三晋,将山西的一些著名的景点景区游了个够,像五台山、绵山、北岳恒山、大同云冈、乔家大院、晋祠、壶口等等,我都游到过。


我游览了华北、华东五市、西安等地名山大川大河,泰山、华山、嵩山、黄山、九华等名山,长江三峡我都登上过、畅游过。


我尽情地游览了伟大祖国的锦绣山河,观赏了中华古代建筑之美,写下多篇游记。文章曾发表在县文联办的《古陵文学》上,有的上了《太行日报》、《山西日版》、《山西老年》。


我的中华情加深了我对家乡、对伟大祖国的无限热爱。


(责任编辑: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