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格拉蒂丝与阳城六福客栈的传奇故事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11-28 18:05作者:吴军雄来源:晋城党史网

2018年夏季,我回到老家阳城,与县关工委王宽元主任接洽有关事宜。临走时,他塞给我一本薄薄的小书,书名叫《六福客栈》。他特地提醒说,这本书写得不错,你应该好好看看。但我因为当时承办着一些任务,就没有把它当回事,回来后把书一扔,就开始忙碌手头的事情。


也怪我孤陋寡闻。过去隐隐约约也知道这本书的名字,却从来未想过它会同中国有联系,更没想过会和我的老家阳城县有联系。几个月过后,任务完成了,但那本薄薄的小书连同王主任的推荐,也被我忘到脑后了。


最近,我在整理自己的书架时,突然翻出了这本书,也猛然想起了王宽元主任的提示,于是怀着好奇的心情,捧起这本小书仔细拜读。开始读时,我还抱着一种权当消遣的心情。但是,慢慢的,我的态度严肃起来了。因为,这本书所写的事情,并不在其它地方,而是在我的老家阳城。故事的背景,发生于中国抗战时期。而故事的主人公,既不是当地人,也不是外省外县人,而是一名英国女子,她的名字叫格拉蒂丝·奥乌尔德。  


故事的大意是:上世纪三十年代一个冬天的早晨,格拉蒂丝 奥乌尔德提着一个皮箱,从伦敦火车站坐车,孤身前往遥远的中国。这个姑娘当时才二十出头,她是一位虔诚的宗教徒,立志要到东方的中国来传教,但当时的伦敦传教总部却以她未经过正规培训为由而拒绝了她的加入。倔强的格拉蒂丝不愿放弃,她没有钱,于是先在伦敦一位教授家里做佣人,积攒资金。教授家的书本使她得到了一些关于中国的朦胧概念。教授得知她的志向后,为她写了推荐信,叫她到中国山西的阳城县寻找在此传教的罗森夫人。就这样,她就登上了东去的火车。这个倔强而又勇敢的开始,也就预示了她日后闻名世界的传奇。


那是个战乱的年月,火车上有荷枪实弹的大兵,也有逃难的穷人,中国的东北已经沦陷为日寇的占领地。火车穿过了莫斯科,穿过了寒冷的西伯利亚,到了中国黑龙江的哈尔滨。然后她乘船到了天津,换火车来到北京,再坐汽车到了山西。在教会人员的接应下,她骑着骡子到了山西东南部的长治,又由当地的毛驴驮着,从太行山一路颠簸,来到了位于长治西南的阳城县城。


阳城县地处山区,境内山峦起伏,石厚土薄,是个封闭贫困小县。格拉蒂丝在这里和罗森夫人接上头后,就开始了艰苦的工作。她们装修了一个客栈,并挂了牌子,起了个名称叫“六福客栈”。这个小旅店专门收留接济过往的穷人,行善乐施。聪慧善良的格拉蒂丝很快就赢得了阳城人们的爱戴。后来,罗森夫人不幸去世,格拉蒂丝毫不犹豫地挑起了罗森夫人留下的担子,以中国公民的身份,发起并组织了当地妇女放开小脚、收养孤儿等慈善事业。当日本军队沿铁路而下,局势危急时,她在中国结识的英国籍爱人维林劝她回国,而她则以自己是中国公民为理由坚持留了下来。


格拉蒂丝如果仅是如此,那么也就与当时在中国各地教会里的外国人一样,只不过是在自己的经历里有这样一段平常历史罢了。她的奇迹是在日本人打进阳城后,这个曾经被认为不具有资格到中国来的姑娘,却做了一件震动教会乃至世界的壮举,这一壮举使她为整个世界所关注。


当时,日本人杀人放火,狂轰滥炸,无恶不作,战争的阴云布满城乡。阳城失陷后,为了保护百余名孤儿,格拉蒂丝毅然带着他们从县城出逃。她们走进了西南方向的大山,准备穿过黄河到当时比较稳定的西安去。这段距离有上千里,而且大都是荒无人烟的荒山野岭。这是怎样的一支队伍啊,没有充足的干粮,除了格拉蒂丝,就是一群娃娃,最大的孩子也就是十几岁,最小的还得抱在怀里或者背在身上。格拉蒂丝就是这个队伍的总指挥。她带着这些孩子,顶风冒雪,爬山涉水,穿越茂密的森林,或冰冷的河流,艰难地向前挺进。孩子们的衣服在途中被石头磨,疾风吹,撕成 了一条一条的碎片。她们在这条异常艰险的路上走了一个多月。当到达西安时,许多孩子的脚上已经不是鞋子,而是包裹的破布了。在焦急等待和欢迎她们的人流面前,一直硬撑着的的格拉蒂丝昏倒在地。


格拉蒂丝后来又回到自己的祖国,还写了本自传,叫《我的心在中国》。她在世界各地演讲关于中国的事情,她死的时候还想埋葬在中国,但当时无法来到中国,于是她选择埋葬在了中国台湾,但按她的遗嘱,其头颅是朝着中国大陆的方向,以示她永远怀念着中国。


我国有许许多多的客栈,但与格拉蒂丝·奥乌尔德,与美洲、欧洲联系在一起的,只有一座,那就是山西阳城的六福客栈。它也许应该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客栈。


看了《六福客栈》一书,我领悟到,格拉蒂丝事实上是个伟大的国际主义者。我带着激动和崇拜的的心情,又参阅了其它资料,通过相互印证,从中得知,格拉蒂丝对中国和中国孩子的真爱,当时就在全世界引起震撼。战后,不少记者、作家采访她,写出了许多她在中国的传奇故事。而艾伦.伯奇斯为格拉蒂丝写的英文版传记小说《小妇人》一书,以及以此书为蓝本拍成的电影《六福客栈》,更是把格拉蒂丝的事迹传播到全中国,乃至全世界。中国的阳城也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美洲和欧洲人视为圣地。有关资料告诉我们,新中国成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六福客栈还原样存在,当地还绘制了一张格拉蒂丝带着100多个孩子前往西安的路线图,悬挂在客栈的墙上,供人们了解当时的情况。经常有外国人、特别是英美国家的人,来阳城寻访,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了亲眼目睹那个名传天下的六福客栈。一些资料介绍,那时候外国人一到阳城就显得格外兴奋。他们看着那张格拉蒂丝从伦敦到中国阳城的行经路线图,嘴巴里不断的说着阳城这个地名,特别是不停的念叨着格拉蒂丝这个名字,显示出一种亲切感和自豪感。遗憾的是,从“文革”开始后,这种来往就中断了,许多当地人也慢慢淡忘了六福客栈,但外国人却始终没有忘记。改革开放以后,许多外国人又开始了对六福客栈的寻访。一个叫查尔斯的美国博士为了来阳城,甚至准备了几个月。他说,全世界都知道中国阳城,中国很多人却不知道这里,言外之意表现出一种深深的遗憾。一些外国人来到阳城后,还在市县有关领导及部门的协助下,找到了当地一些关键的人物,如当年教会的白先生,格拉蒂丝原居住小院的房东卫大嫂;还有两个当年随格拉蒂丝徒步去西安的孤儿的后代,等等。据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格拉蒂丝与罗森夫人当时居住的小院和房子还保存完好,可惜随着城市改造建设,有的已经荒废,有的干脆被拆掉了。如果它还存在的话,或者被我们宣传出去,外国人肯定会像朝圣一样地忽略掉郑州、太原等繁华之地而直奔阳城。小小的阳城那将会是什么局面?绝不会是只来十几个外国人,而会招来无数中外客人络绎不绝、源源不断地前来造访。


格拉蒂丝、六福客栈的故事发生在中国,发生在阳城,具有世界性影响,如果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消失,太过可惜。无论从保护历史遗存,还是振兴地方经济的角度考虑,都应该加以发掘,让它重放异彩。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