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沁河在我市境内的古渡口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12-01 15:29作者:郑跃峰来源:晋城党史网

因编纂交通运输志的缘故,对流经我市的沁河在境内的古渡口有所了解且难以忘怀,现整理于后,以飨诸友。


沁河,黄河一级支流。发源于山西省沁源县西北太岳山东麓的二郎神沟(一说平遥县黑城村),自北向南流经安泽县、沁水县、阳城县、泽州县,在拴驴泉进入河南省济源市紫柏滩,经沁阳、博爱、温县,于武陟南汇入黄河,总长485公里,流域面积13532平方公里。其中山西境内长360公里,流域面积1.07万平方公里。


沁河,晋城市第一大河,境内长160公里,其中沁水县82公里、阳城县及泽州县78公里(阳城县东冶镇往南,沁河或以河心作为两县之界,或在两县间来回穿越),流域面积4606平方公里,古渡全部在沁水县和阳城县境内。古渡即旧时的渡口,地方志称为津渡。


清光绪年版《沁水县志》载:郑庄、窦庄、刘庄、武安、韩王、王必等处夏有渡船、冬架浮桥。1953年沁水县《关于渡口行船调查报告》称:沁水县有大小渡口14处,即郑庄、嘉峰、刘庄、殷庄(潘庄)、郭必、窦庄、下韩王、上韩王、中乡、南大、郎必、石室、王必、大将,共有木船15只,船工52人。


据《阳城县交通志》,明、清时期,阳城县境内共有津渡5处,分为官办和民办两种性质。其中官办津渡3处:河头、刘善、王村,民办津渡2处:上佛、阎家河(今东冶镇马山村延河自然村)。此外,沿河其他村庄亦多有夏秋水盛以自制小木船摆渡、冬春枯水季节搭设临时木便桥相通者。


上述津渡中,规模较大,较为重要的有5处:


1、郑庄渡口,古为上党地区通往河东地区道路的必经之地。明代王微有诗云:沁水河边古渡头,往来不断送行舟。垂杨两岸微风动,数点眠沙起白鸥。渡口古为民间自设,邻近二三十里村庄,人们过船当下不付费,夏收秋收时节渡口人员进村上门收取粮食,各家自愿,三升五升不等,年可收取五六十石。外地人过河乘船,视水情定价,随时收费。

1954年,沁水县人委作出《关于郑庄渡口征收过船费的规定》:人、畜及车辆、货物过船一律照章收费,义务服务、革命军人及家属、残废军人、贫困军烈属凭证免费,邻近村庄群众过船继续实行传统缴费办法。1956年沁水县交通科成立,渡口归交通科管理,负责人董来旺,县里投资打造大船,以保证摆渡人、畜力车辆需要,冬季购置木料架设便桥,宽2米余,可通行胶轮马车。渡口经营实行自负盈亏。1961年5月,郑庄石拱大桥建成,渡口废止。


2、潘庄渡口,亦称殷庄渡口,是当地通往晋城、阳城的交通枢纽。上世纪50年代初,有长5米、宽2.5米木船2只,可乘座二三十人,先由潘庄公社经营管理,交通量不断增大,后改由县交通部门经营管理。

渡口由交通部门管理后,投资打造长10米、宽5米大木船2只,摆渡汽车时,便将两只木船联结起来,冬季仍为搭设木便桥,保证通行。渡口经营实行以业养业,统一收费标准:摆渡汽车,重车每辆4元,空车2元;胶轮马车重车1.5元,空车0.5元,铁轮车0.5元,人、畜乘船视水情定价,0.05元至0.2元不等,邻近大队按每人每年0.05元标准,集体统一包交。冬过桥收费,载重汽车1.5元,胶轮马车0.5元,铁轮车0.1元。

1976年9月17日,该渡口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永安、殷庄、刘庄等学校的师生乘船前往潘庄(公社所在地)参加毛泽东主席逝世悼念活动,行至河心发生倾覆,15人不幸遇难。

1978年,潘庄单孔跨径90米双曲拱大桥建成通车,渡口废止。


3、河头渡口,自古为境内规模最大最重要的官办津渡,是晋城至阳城大道的要津,省道陵沁线在此跨越沁河。前清时期,由县署置办官船,负责经营,雇佣船工,银饷由县署发给。民国年间,沁渡里的河头、西坡、水泉沟、门楼底、贝坡、马山、王家庄等村的庙社合伙打造船只,船工与庙社订立合同,保证安全摆渡,船只无故损坏由船工以家产赔偿。经营方式上,平时只收取车辆及外地行人过渡费,当地人、畜过渡费由船工在秋后到各村挨户收粮,不作统一规定,各户自愿酌情交纳。渡口收入首先除去应交庙社的,其余分给船工。县衙在渡口设立保卫团,常年驻守两岸负责护船护桥。1938年2月,县署下令拆桥毁船,阻止日军进犯。日军盘踞阳城后,强迫船工十余人修造船只,为其摆渡。1945年4月,太岳行署接管渡口,拨付小米(折款)修造船只,以保证支前运输,方便行人,时有船工16人。1949年12月,太岳行署将渡口移交阳城县政府,县政府责成第二区(润城区)公所管理。1955年,县人委派交通干事王炳虎整顿渡口,时有船工18人,经营12米长、3米宽木船2只,主要任务为摆渡汽车。渡口实行以业养业,收入不纳税,按30%提取公积金。1956年3月,阳城县成立渡口委员会,刘仁泉为负责人,渡口为集体所有制企业,船工每月工资25元。1967年1月,阳城沁河大桥(王家庄大桥)建成通车,渡口即卖掉船只,终止经营,船工与资产统一划归县交通部门统筹使用。


4、上佛渡口,位于润城镇上佛村,明清时期和民国年间,渡口繁忙,生意兴隆,可与官办的王村津渡相媲美。1940年,朱德总司令即由此渡过沁河到阳城。据老船工张金荣回忆:当时上面只通知有个八路军的“大官”要从渡口乘船过河,要求大家做好准备。于是,船工们精心准备,踊跃参加。八路军“大官”正式乘船那天,他们并不知道“大官”究竟是谁,只知道一定要全身心摆渡,保证不出现任何失误。事后才知道,这位“大官”竟然是朱总司令。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渡口一度中断,张金荣老人便自筹资金打造小木船摆渡行人,实行个体经营。90年代初,沁河水量锐减,摆渡终止。至此,该渡口成为晋城市境内最晚终止摆渡的沁河津渡。


5、望川渡口,民国20年,望川与屯城为一个编村,村公所设在屯城,村民裴荣光、李海川等组织造船,经营摆渡。本村及邻村行人过船费,由各村秋后统一收取粮食,交给渡口,收粮时,数量上不作统一规定,村民酌情自愿交纳,村公所人员过船费,由庙社负责支付粮食。外地行人过船,似水势而定,价格与其它渡口大致相仿。1938年7月,八路军115师344旅旅长徐海东率部队参加町店战斗,即由此渡过沁河。1940年日军盘踞阳城后,渡口船毁人散。

除上述渡口外,其他渡口经营方式大同小异。重要摆渡,不因渡口的大小而定。据说,抗战期间,刘少奇同志即曾在沁水的王必渡口乘船过河。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