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白陉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12-09 20:54作者:焦书文来源:晋城党史网

白陉,太行山通往豫冀平原八陉从南向北数第三陉。白陉古道起自河南省辉县市薄壁镇白甸村,傍白麓山前行故此起名曰白陉,又因古道上有孟门关称孟门陉。白陉古道从薄壁镇起至山西省陵川县平城镇止,全程约百余公里长。而其中保存最为完好、没被现代文明损毁、又最具人文气息的是从现陵川县马圪当乡横水河村东下四、五里起始至本乡爽底村结束的约5、5公里长的古道。这段古道,由上8里栈道和下3里七十二拐馈(gui)道组成,因其完全筑于本地黄围山陡峭的奶奶峰之上,现代人利用、改建不便,故得以完整保留。当地群众称这段古道也叫小爽圪衕。白陉古道据有文字记载,起自商周春秋战国时期,使用至今已经有2550多年的历史。迄今这里仍保留有完整的古人开凿的石壁、石洞,用竖石横石砌就的石径路,有用巨石砌就的挡岸石坝,有搭建的坚如盘石又朴实大方实用的石桥,有经长期磨损形成的光如石镜的路面,甚至留有经长期践踏在石板上形成的大牲畜蹄痕坑。道路之间的石壁上依稀可见当年筑路时镌刻的石刻碑记,遗留的几处客站驿站遗址似乎也在向人们诉说着当年的兴盛。古道最使人称奇的是处于下半截的七十二馈,两峰绝壁形成的夹角之间,高差近400米,古人就地取材,采用之字型线路,铺石筑路,几近垂直地使路直上峰顶云端,使人不敢想见的把断层变为通途。古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没有什么可阻挡人前进的辩证思维理念清晰地浮现在人们眼前。从这条路上走往下看,还可以看见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陵川人民战天斗地,艰苦奋斗,劈山开路,开渠引水建成的沿山悬壁渠道、水库和电站,还可以看到改革开放后修建的宛如巨龙般在山间盘旋飞舞的现代化公路。真可谓古、近、现代齐现。人民是历史的创造者的伟言不由在脑海中浮现。加之和周围的山峰、森林、树木、奇石、云雾、花草、鸟兽、空气结合在一起,千峰竞秀,万山叠翠,人们游走其间既如在氧吧中通过,又如在硕大的美景公园中散步,不由不赞赏其极具的观赏、旅游和健身价值。由此这一段七里栈道、三里七十二馈的古道也成为太行八陉中之白陉古道的典型代表和代名词。             

白陉古道不仅有悠久的历史,有春秋"齐伐晋"的记载,千百年来作为交通要道、商道,对联结晋豫乃至鲁、陕人民的生产生活产生了巨大作用,而且对中国的革命,中国的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作出了巨大贡献。


抗战前,陵川中西部人民包括邻近高平县、长治县、壶关县人民大部分家庭都有挑或用牲口驮煤炭、铁器(如杨村乡池下村生产的红钉、大小钯钉、锄头、镢头、犁镜、犁铧,长治县荫城生产的铁锅、铁铛、铁鏊、铁壶)、蔴匹经白陉古道下山到河南换回小麦、食油、食盐等粮油的历史。东部山区则用木料如椽子、檩条以及木制品如镢把、锨把、耙、筐、锣头、扁担和各种药材如连翘、黄芩、党参以及牛羊等同山下交换。1937年"七、七”事变发生后,至1940年3月16日八路军太南退军前,陵川作为山西省,作为太行山南部地区(史书称太南)唯一没有被日军侵占的完整县份,起到了战略屏障的作用,成为各种抗日武装、抗日团体、抗日爱国进步人士聚居、休整、训练、补充、暂避的地方,成为各种抗日武装力量聚集的基地。而白陉古道则成为联结晋豫人员往来、部队调动、战场供应最主要的通道。


1938年2月17日,中共太南特委、八路军太行独立游击支队(赵、塗支队)进驻陵川平城后,为大力开辟豫北抗日工作,立即派出一个分队经由白陉古道到达辉县境内工作,协同先期到达的河北民军四支队朱程(后成为八路军第二纵队第5旅旅长,于1940年在山东战场牺牲)部,在辉县北部山区,沿太行山南麓开展游击战争。与此同时,派出支队民运股长曾旭庆(1937年12月任八路军陵川工作团指导员,后为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组成八路军豫北工作团进入辉县工作。


之后,白陉古道成为太南特委、八路军赵塗支队以及其他抗日武装从陵川平城经城关到横水到马圪当进入河南境内活动的主要通道之一。


1938年7月,陈赓率领的三八六旅从河南林县进入辉县,在开展两个月的道(口)清(化)铁路、平汉铁路沿线破袭战后从薄壁经由白陉古道进至陵川,在附城地区休整6天。据陈赓日记,附城区"解决了部队每日需5000斤粮食的供应,並专门召开了军地干部群众座谈会"。


1938年6月,1939年9月,原中共修博武中心县委宣传部长、代理书记任雷远(后河南省政协副主席)曾两次到太南特委驻地陵川县平城镇参加党的积极分子会议。1939年去时,带十几名干部战土及文件,曾住过白陉古道七十二馈下之爽底村大庙。当时由于受国民党掀起的分裂倒退之风影响,山西境内国共两党的磨擦日益加剧。为防止受国民党、阎锡山部成立的别动队之袭击,陵川县党领导下的抗日武装对进入境内的人员及武装保持了高度的警惕性,爽底村民兵曾用借子弹和问讯由谁安排岗哨的办法试探对方是否是自己的队伍。当时任雷远他们若不是不知内里,很坦然地把携带的子弹让他们挑和客气地请民兵安排岗哨,他们就很有可能遭遇不测。当爽底村民兵证实他们确是自己队伍时,第二天早上为他们做了白面汤面欢送他们前往平城特委,才将前天晚上的事说了出来,大家哈哈一笑,这事给任雷远留下深刻的印象。1990年任雷远从河南省政协副主席的位子上退下来到陵川县,采写回忆录,曾具体地讲述其经过。


1938年10月成立的新辉获汲中心县委,对外称"豫北工作团",先后由李超、米光华等任中心县委书记(李超后任山西省委第一书记、国家冶金部副部长等职),机关设在辉县西平罗。在形势不好时就撤至陵川县境内,先后驻陵川县六泉乡沙场村和白陉古道上的马圪当乡武家湾村,在八路军赵塗支队的掩护下活动。1940年2月,华北抗日民军朱程部消灭了盘居在陵川王莽岭、辉县九峰山的董良俭土匪武装后,新辉获汲县委才从武家湾迁回西平罗。


1940年3月16日,根据山西"十二月事变"后和国民党在太南磨擦的形势,为维护国共抗战大局,根据党中央毛主席的指示,根据朱总司令同国民党卫立煌达成的以临(汾)屯(留)公路划线国共两军分驻的协议,八路军从太南退至临屯公路一线以北,太南特委所属17个县的党组织也随之撤退。国民党二十七军随之进占陵川。1940年4月起,日军先后对陵川发动五次大的进攻。1943年4月,日军发动了对驻陵川、辉县、壶关等地国民党第二十四集团军的第五次进攻。4月24日在日军的打击和引诱下,国民党新五军军长孙殿英首先率部投敌。4月30日,日军占领陵川县城,国民党27军遭重创。5月6日,国民党第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四十军军长庞炳勋在六泉乡东双脑村被俘投敌。7月二十七军豫八师师长被俘投敌,军长刘进化装逃回黄河南。大战中,部分国民党军对日军的进攻进行了坚决的抵抗。国民党军依据白陉古道,使从河南上来的一路日军几天攻不上来,只好绕道进攻才攻占横水。


1943年(民国32年),在日军的扫荡,国民党散军的抢夺,旱灾蝗灾的大面积影响下,陵川一个13万人口的小县,一年人口损失3、2万人,夺火、横水两区统计死亡人口10276人,占当时两区人口总数的60%以上,大牲畜损失5256头,占98%以上,被毁房屋3702间。白陉古道下的爽底村100多口人,死得只剩下7口人。


1943年7月24日,中共晋冀豫四地委(驻山西平顺县)根据几次深入陵川武装侦察的结果,认为国民党军队在日军的反复扫荡打击下,基本已土崩瓦解,其政权也已全部跨台。在此情况下,国民党顽固军障碍统一战线顾虑已除,开辟陵川工作已成为对日斗争。为此确定,乖顽固之初溃灭和日伪尚未稳定之际,抓紧时机开辟陵川工作已成为当务之急,必须大刀阔斧,迅速大胆地开辟陵川工作,开展对敌斗争,把陵川建成巩固的抗日民主根据地。中共晋冀豫四地委指示成立中共陵川县工委、陵川县政府,进入陵川开展工作。1943年8月,八路军太行军区在河南发动林(县)南战役,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在豫北太南设立第七第八专区。10月,太行八地委八专署八军分区部队从白陉古道进入陵川马圪当、横水、夺火乡等地,白陉重新回到人民的手中。太行八地委八专署八军分区在白陉古道上的古石、武家湾、夺火庙凹等村驻扎两年零一个月时间,领导开展了抗灾救灾、打击日本鬼子、创建八专区抗日根据地的斗争。


1945年4月10日,陵川解放,成为太行区从日军手中夺取保有的第六个完整的县治,使太行八专区和四专区连成一体。从此陵川作为老解放区担负起了支援全国解放的任务。


除参加支援解放高平、晋城、长治、参加上党战役、临汾战役,调出干部参加全国的解放外,陵川参加的支前基夲全部是首先进入河南,出白陉古道是全县支前的最主要通道。仅从1946年算起,陵川先后9次组织民兵民工(民兵分两种:一种是基干民兵,一种是普通民兵,普通民兵也称民工)支前,人数达8300人次,先后参加了支援豫北反进攻作战、道清路破击战、豫北战役、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陈谢大军出征豫西、豫北保麦等战役。


1947年3月21日至4月11日,为支援太行军区发动的道(口)清(化)路大破击战和豫北战役,从侧翼掩护刘邓大军发动的千里跃进大别山,陵川县委政府组织大运粮,出动31000名劳力,1800头大牲畜,分三路,用20天左右的时间,向前线运送了15万石(约合2250万斤)粮食。白陉古道沿线所有村庄,建立接待站,供应干粮、水、草料,提供暂时休息地点,白陉古道上人接人,牲畜接牲畜,甚至于晚上,25天左右没断过人,保证了大战的胜利进行。


1947年3月,陵川派出"太南支队",由六区区长张庆余率领的1000多名民兵参加了太行军区发动的道清路破击战。


1947年4月17、18日,陵川县派出参加晋冀鲁豫野战军发动的豫北战役的民兵团,受到刘邓首长表扬。其电文是:"淇浚战斗中,英勇果敢迅速机动的歼敌四十九旅(即第二快速纵队),成为胜利的重要关键,作战中以"徐镇"、"陵川"团部之战功尤著,特予表扬。刘伯承、邓小平、张际春、李达。四日二十一日"。


1947年7月7日,参加完道清铁路破击的陵川太南支队又参加了沁(阳)博(爱)战役。不仅运送弹药攻破博爱县城,而且亲俘博爱县长张鸿惠及以下360人並缴获轻机枪14挺及大量武器弹药。


1947年8月10日,陵川县组织由赵清泉、武克率领的由1200名民兵组成的南征支队,随陈(赓)谢(富治)大军南征豫西。


1947年8月,经中原突围,进入晋城地区休整完毕的李先念将军,挂职晋冀鲁豫野战军副司令员,率军从晋城来到陵川附城,取道白陉古道,同刘邓大军一起千里跃进大别山。


1947年10月,由宁雪山、侯怀义率领的陵川第二支南征民兵部队1600人随陈谢大军挺进豫西,开辟宜阳、内乡、嵩县等地根据地。


1947年11月,随秦基伟将军南征的陵川民兵胜利归来,此次南征,晋冀鲁豫野战军十三纵队37旅授予陵川民兵"支前有功"锦旗一面;豫陕鄂第一军分区司令部授予陵川民兵"功著伏牛,光辉太行"锦旗一面。


1948年4月,除开赴边缘区保麦的太南支队以及原驻豫北的三个野战连外,陵川又增派出民兵498人,参加豫北保麦斗争。


这里还要提及的是,陵川从1944年起至1949年训练的1700名号兵,也大部分是从这里随同部队或随支前民兵民工开赴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前线的。陵川的号兵为全国解放做出了贡献,我们的白陉古道也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巨大贡献!


白陉,因其独具的自然大美风光而悦目,因其具有的独特悠久历史而厚重,更因其承载的红色历史和精神而使人敬仰!白陉红色,红色白陉。让我们记住白陉,记住白陉的持久、负重、奋斗、奉献、牺牲的精神!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