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太行太岳区1942年反“扫荡”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12-11 21:28作者:陈磊来源:晋城党史网

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第129师及所属太行、太岳军区部队为保卫太行、太岳抗日根据地,连续反击日军大规模“扫荡”的作战。


1941年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日军华北方面军制订1912年度《治安肃正建设计划大纲》,并依此集结大量兵力,重点对晋察冀边区冀东、冀中区和晋冀鲁豫边区太行、太岳区进行大规模的毁灭性“扫荡”,以巩固其占领区,使之成为“大东亚战争兵站基地”。八路军第129师师长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根据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的指示和日军的动向,积极部署太行、太岳抗日根据地的反“扫荡”作战,采取“敌进我进”、内线与外线斗争相结合的方针,以主力适时转移外线,以一部兵力和地方武装坚持内线斗争。


进行春季反“扫荡”,打破日军的分进合击2月2日,日军第1集团军指挥第36师主力,独立混成第4、第1、第8旅及伪军各一部共1.2万余人,分别由辽县(今左权县)、沁县、襄垣、潞城出发,采用“铁壁台围、捕捉奇袭”等战法,奔袭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驻地太行区北部的桐峪、洪水、王家峪。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等领导机关及主力大部先敌转移。日伪军奔袭扑空后,即展开于和顺县羊蹄凹、龙王,辽县左会、黄漳,武乡县蟠龙、石板等地区进行“辗转清剿”,掳掠烧杀,实行“三光”政策,甚至施放糜烂性毒剂,残害抗日根据地军民。坚持内线斗争的第129师第385旅和新编第1旅各一部,结合地方武装及民兵,对日伪军广泛展开袭击、伏击。日伪军伤亡甚众,转而采取“反转电击”战法,3次合击八路军总部所在地麻田、桐峪,5次合击太行军区第2军分区机关,但均无所获。与此同时,转移到外线的太行军区部队对白晋(白圭一晋城)、平汉(今北京一汉口)铁路部分段交通线进击,破路炸桥,袭击据点,两次攻占沁县车站,使白晋铁路5天未能通车。日伪军陷于腹背受击的境地,被迫于20日撤回黎城地区。26日,日军第36师等部由黎城地区出动,对太行南部平顺地区进行“扫荡”。第129师新编第1旅第2团和太行军区第4军分区第32团各一部利用险要地形,先后在烟驮村、虹梯天和老马岭等地伏击日伪军。日伪军遭打击后,于3月2日由平顺地区撤退。第129师及时集结新编第1旅和第385旅各一部,设伏于平顺以南和南寨里,毙伤日伪军200余人,并乘胜袭击长治、潞城、壶关间日伪军据点,摧毁部分伪政权和伪组织。


日军在“扫荡”太行抗日根据地的同时,以其第41师主力7000余人,于2月2日凌晨由安泽、霍县、灵石,介休、沁县、府城镇出动,奔袭驻唐城、郭道地区的太岳军区领导机关。日军一再压缩包围圈,太岳军区机关适时分批转移,日军扑空后即在沁源地区进行“清剿”。20日,日军结束对太岳北部地区的“扫荡”,以一部兵力转向沁水地区,主力南下至临汾至屯留公路沿线,开始对太岳南部地区进行“扫荡”。21日,日军分兵19路南北夹击唐村、孔滩、东峪地区,企图消灭第129师第386旅主力。同时,国民党顽固派军队4个团也乘机进占四十里峪的八路军阵地。在此严重情况下,第386旅主力及时跳出日军合击圈,并于东峪以北关爷岭毙伤日军200余人。第129师另一部阻击顽军于三岔河,予以有力打击。至28日,日军结束“扫荡”。


进行夏季反“扫荡”,挫救日军消灭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的企图,八路军第129师及所属太行、太岳军区在反击日军春季大“扫荡”后,总结经验,加强战备,为对付日军新的“扫荡”,准备了充足的物资,并派出干部协助地方党政机关指挥民兵作战。各军分区沿日军可能进犯的道路布置了秘密情报网。从5月中旬起,日军华北方面军为实现消灭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和第129师主力,并策应其对冀中抗日根据地“扫荡”的目的,以第1集团军等部共3万余人的兵力,采取“捕捉奇袭”、“铁壁合围”、“辗转清剿”等战法,对太行、太岳抗日根据地发动大规模的夏季“扫荡”。15日,日军第36师主力和第69师一部共7000余人,开始“扫荡”太岳南部地区,两次奔袭和合围驻沁河两岸东峪、马壁地区的第386旅。该旅迅即向北转移,并袭扰临屯公路上的日军据点,使日军合围扑空,后方交通受威胁。19日,第36师主力转向太行北部地区。第69师一部在太岳抗日根据地军民的不断打击下,也于28日撤退至浮山、府城等据点。同时,日军以2.5万余人的兵力,对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所在地太行北部地区进行“扫荡”。独立混成第3、第4施主力和独立混成第1、第8旅各一部,由平汉铁路石家庄至安阳段和正太铁路(正定一太原)沿线各据点出动,先后进抵峻极关、上庄、下庄及阳邑西北高地一线,从东、北两面向八路军总部驻地推进;第36师主力由长治、襄垣、武乡、辽县等地出动,进至砖壁、桐峪地区,从西、南两面向八路军总部驻地推进。至24日夜,各路日军构成对窑门口、青塔、偏城、南艾铺地区的合围。25日,日军万余人集中炮火并在6架飞机轮番轰炸下,向南艾铺为目标发起攻击。中共中央北方局机关和八路军总部在第385旅第769团一部奋力掩护下,分别向西、北、南三个方向突出重围。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和总部直属队几位负责干部在十字岭指挥部队突围作战中牺牲。当日黄昏,日军攻占南艾铺。26日,日军转入“辗转清剿”,捕捉、杀戮抗日根据地的干部和群众。为挫败日军的“清剿”,太行军区除以地方武装和民兵坚持内线斗争外,主力分别向日军后方补给线和城镇据点展开破袭战。30日,第385旅第769团一部,在民兵的配合下,设伏于辽县城东南苏亭镇,歼日军140余人。31日,新编第1旅一部,奇袭长治日军机场,击毁飞机3架、汽车14辆、油库2座。与此同时,第385旅另一部,乘日军后方空虚,一度袭人厩亭、五阳、黄辗等据点。太行、太岳区的地方武装和民兵,也在平汉、白晋、同蒲和正太等铁路沿线


展开破击战,有力地配合了内线部队的反“扫荡’’作战。6月初,“扫荡”太行北部地区的日军遇到邯郸至长治公路沿线、清漳河两岸地区。日军第36师以1.2万余人的兵力,“扫荡”太行南部地区。第129师直属队及新编第1旅一部共2000余人,被台围于涉县西南的石城、黄花地区,处境险恶。在师长刘伯承指挥下,乘夜暗从日军合围部队的间隙中巧妙地跳出了合围圈。日军台击未逞,于19日撤退。进行秋季反“扫荡”,打破日军在太行、太岳区推行的第5次“治安强化运动”10月8日起,日军开始推行第5次“治安强化运动”,企图在政治上实行怀柔、欺骗政策,瓦解抗日根据地人民群众的抗日意志;在经济上进行封锁,掠夺战略物资,摧毁根据地的物质基础;在军事上进行连续不断的全面“扫荡”,寻歼八路军领导机关和主力部队。


20日,日军对太行、太岳抗日根据地同时发动“扫荡”。在太行区,日军第36师和独立混成第4旅各一部及部分伪军共9000余人,对和(顺)西、武(乡)东两个中心区实行合击。进入根据地后,捕捉民兵,杀害群众,抢劫粮食和各种战略物资,并赶修临时运输线,外运掠夺物资。八路军第129师及所属太行军区采取内线坚持与外线出击结合,主力军、地方军和民兵相结合的方针,广泛开展群众性的游击战争,反击日军的“扫荡”。内线部队掩护群众进行有组织的转移,采用各种战术手段,积极打击日伪军,协助民兵捕捉间谍,镇压汉奸。外线部队挺进至正太、白晋铁路及部分主要公路沿线,与当地民兵相结合,广泛开展游击战,破坏日军运输线,打击日军抢粮活动;同时组织多支武装工作队对平定、昔阳等日伪军据点,开展政治攻势。日军受到不断打击后,被迫于11月12日撤回原据点。


在太岳区,日军第69、第36、第37师各一部共7000余人,于10月20日合击太岳军区领导机关。扑空后转入“辗转清剿”。太岳北部地区中心区沿交通线附近的群众,实行空室清野,在部队和民兵的掩护下进行有组织的转移。沁源城关及附近地区群众1.2万余人全部转移。外线部队不断对日军的后方进行袭击:伏击。决死第1纵队第38团一部设伏于沁源西北芦家庄,利用有利地形,歼日军350余人。其他外线部队还袭击同蒲铁路(大同一风陵渡)沿线的辛置车站,伏击临屯公路上的日伪军筑路部队。30甘起,日军在争源、阎寨、中峪店、交口、绵上等地构筑据点,修复临汾至屯留公路西段和安泽至亢驿间交通运输线,企图长期“驻剿”。太岳区军民遂展开英勇顽强的反筑路斗争,以不断的袭击、破击活动,使日军的筑路计划无法实现,以地雷战、麻雀战袭击日军据点,使日军行止不安。11月18日,日军主力相继撤离,但留置第69师1个营及部分伪军,长期据守沁源县城及阎寨等11个据点。太岳北部地区军民遂展开了围困沁源县城的长期斗争。第129师及所属太行、太岳区部队1942年春、夏、秋季反“扫荡”作战,共歼灭日伪军8800余人,挫败了日军消灭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和第129师主力的企图,渡过了敌后抗战最困难的时期,巩固了抗日根据地。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