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抗战初期一起由会道门引起的惨剧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9-12-15 10:22作者:马栓贵来源:晋城党史网

1937年,正是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我党积极维护刚建立起不久的抗日民主统一战线,集聚力量,万众一心投入抗日战争。但是,在这个大好形势下,陵川县河东等村的会道门却制造了一场所谓的“打土匪”事件,破坏了陵川一次实行统一战线、壮大抗日力量的机会,而且误将我地下党员残杀,导致了一场损失重大的惨剧。


1937年秋天,有一部分从北京前线退下来的国民党29军散兵,约百余人(临时编制两个连),驻进了陵川县台南、台北村,为首的人称“任连长”(后有资料表明是地下共产党员)。


当时正值日寇向晋东南地区发动九路围攻之时,我们正需要抗日力量。附城牺盟会知道台南、台北来了一支国民党军后,就和当时附城区抗日区长张国祥商量,派沙泊池村王生把他们接来,准备收编他们,壮大抗日武装。


为了防止这些散兵骚扰群众,附城牺盟会、区政府和这支部队双方订了协议:部队暂住在凤山和马鞍山,食宿由区政府保障供给,部队不得再派人到乡下收粮抢物。附城当地的几位地主绅士为了讨好这支部队,防止其劫富或抢人绑票,也主动提供了一些钱粮给部队。但住了二、三天以后,发现这个部队的个别人员晚上偷偷跑到秦庄、夏壁一带抢东西,这便引起了群众的恐慌。当时区牺盟会把这个情况反映给了任连长。任连长答应整肃纪律。


当听到有“土匪” 下乡抢东西后,河东村的庙道会头子秦十成迅速纠集了河东、神眼岭等周边村庙道会、花枪会、黄枪会等道徒千余人,在河东庙上支起了大锅,组织练兵,准备上山“打土匪”。


谁知第一天这些道徒刚集中,就有一部分人在马鞍山下和所驻部队的巡逻队相遇,双方发生了冲突,河东庙道会几个人被打伤。这些道徒恼羞成怒,跑回河东后大肆鼓噪,煽动立即攻山打土匪。


第二天,任连长得知马鞍山下发生冲突及河东道徒聚集准备和部队打仗这个消息后,便派一名叫张金玉的战士化装成卖姜的到河东去探听虚实。但被庙道会发现,将其抓获,称其为“土匪密探”, 惨忍地将其杀死埋掉。


一面是河东的庙道会几个人被伤,一面是部队的侦察员被杀,这使得矛盾高度激化,双方剑拔弩张。


当时,附城牺盟会派特派员乔海明赶紧向抗日县长王耿人(共产党员)汇报了情况,王耿人县长指派县公安局长宋崇溪和附城牺盟会派特派员乔海明两人一起来调处这件事,坚持和平解决。


第三天,公安局长宋崇溪和乔海明先后找到双方,谈了和平解决意见,动员双方把控局势,防止事态扩大。经反复解释,庙道会头目口头上也同意先去调处,不行了再动武。但庙道会中一直有人煽动群众说“牺盟会通匪”,喊口号要“立即围剿”。 于是,县里来的宋局长和乔特派员前脚刚走,就有人喊口号:“土匪下山了!抢东西了!”庙道会的人一轰而起向马鞍山和凤山冲去。


攻打马鞍山的以黄枪会为主。数百名黄枪会道徒手拿大刀和瞄枪(带着缨子的梭枪),向马鞍山蜂涌而去。当黄枪会刚冲到马鞍山南佳祥村边时,山上的部队开火了,机枪声响成一片,间有火炮,子弹像雨点一样落在黄枪会道徒身旁。这些道徒在道首的指挥下,挥舞着手中仅有的大刀和瞄枪,呼喊着、顶着枪林弹雨向前冲。瞬间,有道徒倒在血泊中死去,被打中受伤的,迅即向沟里滚去逃命。眼看冲上去无望,黄枪会只得后撤,向正在攻打凤山的庙道会靠拢。


以河东庙道会为主的数百名道徒负责攻打凤山上的驻兵。而驻在凤山上的部队,自从前天听到庙道会要剿匪,以及侦探张金玉被杀后,早已作了充分准备。他们在西街、东街、北头及坡底各口都安置了了望哨,派兵把守。这些道徒还没有攻到凤山山根儿,就被撂倒了一片。攻打马鞍山的道徒撤回来后,和庙道会汇在一起,自以为力量强大了,又呼喊着向凤山冲去。但是,不管道首们平时怎样蛊惑道徒说“入道后可以刀枪不入”,但血肉之躯,以及他们手中仅有的大刀片和土瞄枪,无论如何都无法与这些荷枪实弹的队伍抗衡。攻山的道徒不少人在炮火面前像谷草一样倒下,剩余的全都退阵下来,以失败告终,河东支的大锅也拆了。


这次所谓“打土匪” 前后三天,共死伤道徒六七十人。大部分是河东和神眼岭的,河东的最多。路银锁、路天法、秦发瑞、秦松林等都死在这次所谓“打土匪” 中。“战斗”结束后,家里人都去山上抬尸首,整个河东村哭声一片。


但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朿。


公安局长宋崇溪和牺盟特派员乔海明看事情闹大了,连夜跑回陵川向县长王耿人汇报。第二天,县长王耿人又派游击支队副司令李谊宣带一个大队到附城解决问题,仍主张谈判解决。


到附城后,李谊宣一面派人送信叫任连长下山来谈判,并要求“不准带武装”, 另一方面却又在东街外埋伏了他带来的游击支队的人。当任连长下山和李谊宣谈判时,李借谈判把任连长拖住,周围伏兵突然冲进来把任连长抓了起来。这时,任连长带的部队与李谊宣带的游击队打了起来。但李谊宣带的游击队缺乏组织性和战斗力,很快被部队冲垮打散。


谈判失败,附城牺盟会助理员路宪文和李谊宣只好带着任连长和游击队未被打散的队员向县里退去,准备把任连长送县政府处理。当晚住途中玉泉村。而凤山上的国民党散兵,也因失去领导队伍涣散,当晚撤走。


因头一天李谊宣所带游击支队被任连长的部队打散了,所以第二天一早路宪文就返回附城帮李谊宣收拾昨天被打散的游击队员。谁知李谊宣心气不下,随后也带着任连长回到附城。但刚到区公所,就被道首、道徒、死者家属以及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包围,将任连长强行劫出,簇拥着推到附城镇西街外乱刀砍死。路宪文等牺盟助理员虽在现场,但已无力控制局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任连长被杀被砍。这天是1937年10月20日。


后来五二九旅(即国民革命军第38军177师529旅)路过陵川,旅部有我们的地下工作者打听任连长的下落,证实了任连长是地下共产党员。


一场由愚昧的庙道会导演的闹剧,死伤了几十个群众,还牺牲了一名地下党员、一名战士,尤其是失去了一支本可以团结过来的抗日力量,实为可惜。


这件事情,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被传为“打土匪”。1964年附城编写村史时仍以“打土匪”称之,但却明确地写到“以河东为主,地主们组织了庙会、花枪会、黄枪会等,在河东安下大锅,准备和凤山的任连长打仗”,说明大家巳清楚了该事件的组织者是“地主们”。同时也清楚了该事件的目的是“地主老财是为了保全他们的生命和财产”,而该事件的结局则是“把一切灾难都送给了穷人”。                                     


1989年初,秦鸿昌(附城镇玉泉村人,陵川县广播电视局离休干部)因在一资料上发现任连长是地下党员,遂写信给1937年间曾在附城牺盟会工作的路宪文,询问事件情况。1989年3月23日,路宪文给秦洪昌写来一封回信,这次所谓“打土匪” 事件才露出真相。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