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抗战中发生在晋城的反共事件再研究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2-04 15:22作者:郑天佑来源:晋城党史网

国民党发动了第一次反共高潮


1938年10月,日军侵占广州、武汉以后,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日本帝国主义加紧对国民党实施“政治诱降为主,军事打击为辅”双重目的方针,集中力量打击以山西为战略支点的华北敌后根据地。蒋介石为代表的国民党顽固派为准备投降日本,加紧反对坚持抗战的中流砥柱中国共产党,为此秘密颁布了一系列反共文件,制造了博山、深县、平江、确山等一系列残杀八路军指战员、新四军指战员及其家属和抗日军民的惨案。于1939年12月到1940年3月发动了蓄谋已久的第一次反共高潮。国民党胡宗南部侵占了陕甘宁边区的淳化、栒邑(今旬邑)、正宁、宁县、镇原等五县。1940年2至3月,国民党石友三、朱怀冰等部进攻在太行区坚持抗战的八路军129师,中国共产党采取了坚决自卫的原则,给予进犯之敌以有力回击。八路军120师359旅奉命挥师回援陕北,协同八路军留守兵团打退了国民党军队的进攻,驱逐了陕甘宁边区5个县的国民党势力,使陕甘宁边区和晋绥边区连成一片。山西抗敌决死队在给阎锡山军队沉重打击后,分别进入晋西北和太岳区抗日根据地,正式编入八路军。在太行区坚持抗战的八路军129师歼灭了朱怀冰的3个师,击溃了投降日寇的石友三部,给不思抗战、专搞摩擦的国民党顽固派沉重打击,抗日军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经过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击退了国民党第一次反共高潮,把阎锡山留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之内。


阎锡山配合国民党发动了十二月事变


1939年12月,在国民党发动的第一次反共高潮中,阎锡山发动旧军对山西新军即决死纵队和牺盟会组织的进攻,以及策动旧军官进行的叛乱活动,称为十二月事变,其中主要有晋西事变和晋沁阳事变。当时阎锡山集中6个军的兵力分三路攻击晋西隰县、孝义一带的抗敌决死队第二纵队和八路军晋西独立支队。同时,在晋西北的阎锡山两个军向抗敌决死队第四支队进攻,这就是晋西事变。在晋东南的闫系军队和蒋系军队在日本侵略军的配合下,夹攻上党地区的抗敌决死队第一、三纵队附近的八路军;在沁水、阳城、晋城、浮山、高平、长治、陵川等地大肆摧残抗日民主政府、牺盟会组织,各地抗日救亡团体,残杀共产党员、抗日军民和进步分子,时称晋沁阳事变或晋东南事变。阎锡山发动的“十二月事变”是国民党顽固派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山西新军和八路军以自卫反击作战击退了阎锡山军队配合国民党顽固派的进攻,使晋西北、太行、太岳各抗日根据地更加巩固,阎锡山损兵折将,丢城失地,美梦落空。


阎锡山指使孙楚制造了晋沁阳事变


阎锡山在晋西南、晋西北挑起武装冲突、制造晋西事变的同时,不择手段制造了晋沁阳事变。阎锡山命令其驻在晋东南地区的山西旧军第八集团军总司令孙楚独立旅,于1939年8日至26日进攻决死队第一、第三纵队,肆无忌惮地破坏沁水、阳城、高平、陵川、壶关、长治等地的抗日民主政权,袭击牺盟会等抗日机关和抗日民众各抗日救亡团体,抓捕、毒打、绑架数千人,杀害共产党员500余人。在阎锡山的策动下,决死第三纵队内部的反动军官发动叛乱,于12月23日强行带走三个团的兵力和决死总队直属部共4000余人。同时阎锡山还令第19军暂编第二旅、新编第二师分别由晋西北、晋察冀边区南下,配合国民党顽固军队南北夹击,目的是企图夺取八路军太行山南部抗日根据地和太岳抗日根据地,以扩大自己统治的地盘。


在晋沁阳事变中,许多共产党员、抗日干部和进步人士惨遭阎锡山军队杀害。仅在阳城就有1000余人被抓捕、毒打,130多人被关押,10多人被杀害,10余人失踪。临涧村农救会主席共产党员卫金瑞被国民党军刽子手活活打死后抛尸街头;东凡村牺盟会秘书、共产党员宋双成被孙楚扶植上台的反动县长李英焦扣押,在狱中冻饿而死;台头村抗日干部吉金和被顽固派烙去小便疼痛而死;唐支队工作人员刘恒山被国民党中央军特务跟踪暗杀;下白桑抗日村长吉新年遭扣押毒打后,又遭受闫匪军抄家之祸,其6间房子被顽固派一火烧光;共产党员、牺盟会干部江涛、刘忠权、白孟轩等70多人被捕,被闫匪投入岩山监狱,遭受非人折磨后又有30多人惨遭杀害。在这次事变中,晋东南各县牺盟会地方组织解体,县、区、村抗日民主政权被摧垮,共产党的各级组织遭受严重破坏,被迫转入地下,开始了秘密状态下坚持斗争的艰苦历程。


晋城县反动县长贾建民勾结国民党第47军制造了土岭事件


1939年12月阎锡山发动晋沁阳事变后,晋城县抗日政府、公安局、决三营、牺盟分会及各抗日群众团体均被阎锡山军队袭击,迫于形势我方军政民干部陆续向地处偏僻的高会、土岭转移。阳城、沁水两县事变发生后,军政民干部也相继集中到土岭一带。晋、沁、阳三县军政民干部共约800人聚集在高会、土岭及附近地区。同时唐支队在唐天际司令员率领下,驻扎在高会执行保护地委机关的任务。鉴于当时形势,中共晋豫地委决定:成立中共晋、沁、阳三县工作委员会和三县军政民联合办事处(分别简称三县工委、三县联办),内设民运部、武装部和各群众抗日救亡团体。三县联合办事处和以黄河剧团为名义的济源、孟县党的领导机关也驻在土岭村。


1940年元旦前夕,晋城县三区区长派高会村的一个闾长到梨川镇购买食品,以稍微改善一下机关生活,不料走漏了消息;另外住在土岭附近的国民党员张恒公、范修德也向闫系晋城县县长贾建民告密。于是贾建民勾结国民党47军卢有年、孙瑞琨部经过秘密策划,调动了两个团的兵力,于2月3日伪装成“决死队”以打土匪为名合击土岭。其中一路从东沟、周村经李寨、坚水奔袭土岭,另一路从县城出发,经冶底迂回到土岭,入夜便控制了土岭村东面的高地。当时驻高会的晋豫边游击队警戒主要方向是阳城方向的83师,对晋城方向的敌人大规模武装偷袭没有觉察。47军准备奔袭土岭三县联合办事处事先也曾得到消息:一是驻土岭的部队3日下午抓住了敌工团分子王学儒,经审问王供出当天晚土岭要遭袭击,二是47军路过冶底时,中共常村党支部的同志立即派人送信至三县办事处。但是由于三县办事处对当时的紧急情况估计不足,未能采取紧急应变措施。就在那天,三县联合办事处还在土岭召开干部大会,夜里还有一些同志留宿在土岭,当晚土岭共住有100余位同志。

土岭是一个只有两三户的小村子,座北向南,四面环山。西面通往高会的道路是“之”字形的十八盘,从高会上了陡坡,有两座石峰相对,状如凿开的石门,百姓称作“鬼门关”。西南面山下不远处是沁河,沁河东岸的陡壁上有一条羊肠小道,狭窄处只能单人通过,称为“擦耳背”。这个地方本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地,当晚决三营也在此处设立了岗哨,但是47军行动诡秘,竟然把岗哨给抹掉了,随之切断这条小路。正在整编中的决三营和区干队武器装备差,战斗能力低,而且只有一个连的兵力,住处又分散,加之当晚派了一个排的兵力追捕逃跑了的王学儒,各方面均对我方不利,不便于组织突围。


4日拂晓,土岭村东北方向枪声骤起,有目标地向三县联合办事处主要干部居住的院落扫射,敌人步步逼近,四面包抄过来。在兵力悬殊、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我方军政民干部仓促应战,或拼死抵抗,或冲出重围,或暂时隐蔽躲藏。三县联办主任、晋城县县长宋乃德等人携带县政府铜印奋勇突围,顺着西南方向跑至沁河岸边才脱离险境。在这次事件中我方干部牺牲10多名,被俘80多人。牺盟会晋城县特派员丁文法、牺盟会晋城分会组织部长常居易和一位姓徐的通讯员英勇牺牲。47军撤退时,唐支队一大队二中队奉命阻击,打乱了敌军部署,有几位同志乘机逃脱,又有一些同志牺牲。土岭事件后,三县工委、三县联办和晋豫地委随唐支队继续北撤转移。


土岭事件发生后,晋豫边游击支队司令员唐天际立即给47军军长李家钰写信,并委托副司令员万生蒲直接前往交涉,申明被俘人员全是抗日的八路军干部,如果不予释放或是惨遭杀害,47军将自直于助纣为虐的汉奸地位!摄于正义威力,李家钰答应释放我方人员。除过被晋城县国民党党部和闫匪反动组织“精建会”认出的个别牺盟会干部外,其余人员于1月5日获释。18集团军总部获悉土岭事件后,朱德总司令立即致电国民党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揭漏了47军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偷袭我方抗日军政民干部的罪恶行径。


1990年经中共晋城市委、晋城市人民政府批准,原中共郊区区委、郊区人民政府、中共李寨乡党委、李寨乡人民政府在土岭村建立了土岭事件纪念亭,亭内碑文详细介绍了土岭事件的经过,用来纪念先烈,昭示后人铭记历史。时任时任中共山西省委书记李立功提写了“土岭事件纪念碑”七个大字,


十二月事变、晋沁阳事变、土岭事件均是由于国民党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阎锡山军队一手制造的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摧毁抗日民主政权和牺盟会地方组织,残杀共产党人、抗日民众和进步人士的反动事件,是蒋介石和阎锡山急欲投降卖国嘴脸的大暴露。回忆这段历史,我们会更加热爱中国共产党,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更加努力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而奋斗。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