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崔家骏与太行山剧团(二)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3-15 09:23作者:崔海生来源:晋城党史网

二、剧团名扬太行山


1938年8月上旬,“太行山剧团”随八路军和晋冀豫区党委移驻潞城县和屯留县交界处,总部驻潞城故漳村,区党委驻屯留寺底村,剧团驻屯留东古村。在这里剧团有计划的培训和学习了两个月,政治理论方面,学习《共产党宣言》、《社会发展史》、《论持久战》和《抗日民主统一战线教程》等;艺术方面,学习戏剧创作和表演方面的一些理论著作及我国和苏联的一些文学名著。同时,每天按时练发音、唱歌、学跳舞、学表演,进行系统化基本功的训练。9月份总部又从晋东南干校、八路军野战政治部、长子县等地区选择优秀的文艺骨干充实到剧团,使剧团人数达70余人,比建团时增加了近一倍。


此间突出排演了阮章竞(洪荒)编导的多幕话剧《保卫抗日根据地》。剧中崔家骏扮演了太行山一农村小孩,排练时要求小孩用地方口语,他就用陵川口语表达,引起了编导的关注,因阮章竞也在陵川居住过一段时间,就要求其它演员都用陵川话表演,使这部剧本演出飘溢着陵川话的乡村“土腥”风味。到9月底,剧团演出的戏剧、歌曲、舞蹈等节目可演十几个小时,连续演出三个晚上不重复。《打鬼子去》、《三江好》、《八百壮士》、《农村曲》等剧目,深深地激发了群众对日本侵略者的新仇旧恨,抒发了抗日救国的情怀。


朱德总司令在一次观看演出后说:“太行山剧团演出主要对象是部队和地方群众,建议你们太行山剧团走出去,到各根据地开展基层农村群众艺术活动,帮助建立农村剧团,使每个专署都要有一个分团,这样太行山剧团就成了‘总团’,八个专署就有八个分团,你们几十个人的剧团,就会发展成五六百人的宣传大军,再加上农村剧团就是几千人的队伍,那么激发部队和地方群众抗日热情,将会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于是八路军总部根据朱德总司令建议,安排剧团在太行山根据地进行了2500里流动演出和帮助建立农村抗日剧团活动。区党委非常关心这次流动演出活动,特地派了一个随团通信班做保卫工作,129师师部还特派张香山率领日本反战同盟的杉本一夫、小林武夫随团宣传演出。主要路线是沿太行山主峰北上,然后下东麓,再返主峰到西麓。顺序是晋东南屯留县东古村—襄垣县城、下良、西营—武乡县蟠龙、洪水—辽县温村、县城、寒王—和顺县城—松烟、马陵关(由此从太行山主峰下十八盘到河北)--邢台县路罗、浆水、将军墓—临城县郝庄—赞皇县院头、野草湾、白草坪、皇北坪—元氏县民安(再由此西上太行山主峰摩天岭进入山西)--昔阳县皋落--和顺县城—辽县县城、马厩—榆社县城、云簇、魏城—武乡县城—襄垣县城--屯留东古村(出发地)。总历时三个月,到11个县、30多个乡镇。


剧团流动演出不顾长途行军劳累,许多情况下是放下背包就四处向老乡借搭舞台的东西,演出结束后连夜拆台,有时还连夜行军,十分辛苦。现在11岁的孩子都是在学校读书,有些孩子还在母亲身边撒骄,崔家骏却在部队随剧团流动演出,这对家庭经济条件较好、没吃过苦的崔家骏实实在在是一场考验。崇山峻岭、崎岖羊肠山道全靠他们背着行礼、道具步行演出,经常走的是山崖小路。荆棘划破的脸和手生疼,有时一天行军80余里,也吃不上一顿饱饭。剧团不仅在根据地腹心地演出,而且一直挤到敌占区铁路沿线。在河北平汉线赞皇县院头村为八路军前沿部队演出,演出点离敌人据点只有5里路,部队向平汉线方面派出警戒哨,在与敌人近在咫尺,随时都可能发生战斗的夜晚,照样锣鼓喧天,唱歌、跳舞、演戏。将士们振奋,群众欢腾。一天在行军中崔家骏下隘口时跌下,右脚髁被崴,赵贵保替他背行礼,苏云搀扶到达目的地后依旧投入演出。演出结束后,崔家骏才发现脚髁肿的像馒头一样。赵贵保两只脚都打了许多泡,有的泡连泡,破了的泡钻心的疼,崔家骏就用针给他挑破,再穿上头发引脓水预防感染。后来晚上睡觉前,在有条件时的地方再累他们都得用热水烫脚,一是消除疲劳,二是增强脚部血液循环防止打泡。崔家骏和赵贵保、苏云三个互帮互助,成了流动演出中最要好的朋友。


太行山上的抗日根据地一般都建立在偏僻的农村,开始剧团来到山庄窝铺,老百姓都很欣奇,看到这支部队有婆姨、有娃娃,不像部队,是工作队吧,又都穿着军装,臂上带着“八路”两个字,来到村里又给房东扫院又给担水,大娘大爷叫不停。老百姓稀奇的问是干什么的?剧团的演员就说:“我们是太行山剧团,就是农村的‘戏班’,来这里宣传抗日的”。过去农村戏班中唱的是历史老剧,妇女都是裹的小脚,因此没有妇女演员,剧中女性人物都由男性扮演,太行山剧团则不同,又唱歌又跳舞,唱的是打鬼子的新戏,因此很受地方妇女惊奇。晚上当红缎帷幕一挂,两盏汽灯一亮,许多老大爷老大娘让儿女们扶着来看汽灯、看女演员和娃娃们演出。幕布拉开,男女演员们俊眉秀眼、英姿飒爽,孩子们粉脸红腮、手腿上绑着铃铛,他(她)们又唱歌又跳舞,动作是齐刷刷的,观众兴奋的说:“最近老是跑山沟躲日本,人心慌慌,国民党队伍来了不是抢粮,就是拉壮丁,还是共产党的八路军好,纪律严明,还给我们唱这么好的戏,日本人是狼兵,阎锡山是狗兵,八路军是菩萨派来的兵”。当剧团演出《保卫根据地》、《打鬼子去》等话剧时,观众说这戏里鬼子杀儿子、强奸妇女都真真是村里发生过的事。这种以人写戏,以戏教人的现代新戏,比唱过去的朝代老戏好,男女老少都能看得懂,演员台上哭,观众台下哭。当看到八路军追击日伪军时,台上鸣枪紧追,台下观众大喊:“快!快”!还有年轻观众上台,截住演日伪军的演员,要帮助八路军抓敌人,那剧情把大家的心都扣住了。台上演员和台下观众的喜怒哀乐一脉相传,同喜同乐、同悲同伤。这次流动演出结束返回到原出发地屯留东古村区党委、八路军总部给了高度赞扬。


1939年是开辟晋冀豫边区抗日根据地的第三年,日伪军频繁扫荡太行山根据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各条战线反扫荡都取得了重大胜利,根据地进入 巩固发展期,形势比较稳定,太行山剧团和前哨剧团、黄河剧团、吕梁剧团及各县剧团骨干800余人,参加了“晋东南民族革命艺术学校”比较系统的培训。教员大部分是延安“鲁艺”毕业,他们中很多人曾在上海、武汉和杭州受过专门艺术教育。团领导根据崔家骏已有戏剧节目编导基础和爱好,让他学习了“编导”的正规课程,使写作水平和导演节目水平突飞猛进,用同事的话说,那不是“一般的高”。10月份,学习结业的太行山剧团演员,奉命分批到辽县寺坪下乡,帮助农村扫盲、开展农村戏剧活动。崔家骏和章杰儒、常振华、苏云、田竞共5人是第一批,分到秋林滩村。经过几个月的工作,村文化活动搞起来后,村上气氛大变样,人们不光看到敌人扫荡后的残垣断壁,也能看到花红叶绿的演戏、跳舞;不只是听到敌人的枪声、炮声,也能听到琴声、歌声;不只是生产、劳动、支前,也能识字、学习、上课。在秋林滩村直接和农民同吃同住,组织民兵自卫队,帮助农民识字、教唱歌曲、教识谱、教写戏、教排戏、教化妆。和当地妇女、老婆婆唠家常,搜集地方特色民歌、民谣。经过整理,把当地流行的秧歌、小花戏改旧创新,赋于抗日内容,深受群众喜爱。崔家骏收集的“在减租减息运动中,农民盼解放、盼翻身,可是顾虑重重,怕八路军走了敌人报复,把减了的租子,又悄悄给地主送回去。真实的素材,经崔家骏编写成了现实曲折又复杂的舞台表演节目,人物形象生动、语言诙谐幽默、动作千姿百态、情景引人入胜。这就是深入农村,在农民生活的土壤中搜集丰富的民间艺术结果,也使他们在情感上和民众与实际相结合的根本改变,作品有了浓郁太行山气息的创作和表演风格。1940年元旦,太行山剧团领导决定在寺坪搞一次农村剧团汇演,对前一段工作检查、总结、评比,经过观摩演出评比,崔家骏所在的秋林滩名列第一。


那时凡是太行山剧团下乡工作队帮助下,相继成立的农村业余剧团,都自编自演抗日内容的节目,自娱自乐的农村剧团都将自己的剧团名字,改成了“太行山剧团xx村分团”,自动编入太行山剧团序列中觉得非常光彩。在太行山剧团的帮助下,抗日宣传教育、文艺活动在太行山根据地轰轰烈烈地在广大农村中发展起来了。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