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山西省晋城市迎宾街639号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朱老总也有“怒发冲冠”时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5-02 15:45作者:郑天佑来源:晋城党史网

朱德一生忠厚谦逊,待人彬彬有礼,在我们党内人缘极好。然而慈眉善目的朱德总司令也有怒发冲冠时,他用怒火表明怎样才算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应该具有怎样的品质,怎样维护党的团结和纪律。下面撷取一束朱德“怒发冲冠”的故事,与诸君共勉。


“不敢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算什么共产党员!”


朱德一生光明磊落,对那些斤斤计较自身得失的行为特别反感。1938年,朱德检查八路军三四四旅的工作,当时旅长徐海东由于身体不适,要去延安治疗。朱德提出拟让六八七团团长田守尧代理三四四旅旅长职务。田守尧曾任红十五军团七十八师师长,作战勇敢顽强,也确实是个合适人选。但是延安总部考虑到三四四旅作为当时八路军仅有的几个主力旅之一,而且当时正处于特殊时期,田守尧资历较浅,没有同意朱德的报告,回电陈述了另派他人担任此职务的原因。田守尧当时仅23岁,感到自己很没面子,没去参加旅部为徐海东举行的送别会议。朱总司令知道田守尧闹起了情绪,要求旅政委黄克诚召开旅党委会对田守尧进行帮助。会议开始后与会人员沉默了好长时间,黄政委只好带头发言,但是批判得比较婉转。黄克诚发言后,朱总司令发火了。他腾地站起来指着一个个参会人员,大声说道:“你们这是开的什么党委会!不敢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算什么共产党员!戏点到谁谁就唱,没点到你就不能出台!共产党员嘛!我们都得听党中央的,谁也不能闹情绪!”田守尧虚心接受了同志们的批评帮助,此后作战更加勇敢,并且担任了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旅长。1943年初,田守尧前往延安学习途中,在黄海海面遭受日军袭击,不幸壮烈牺牲。


“少奇同志不住甲楼,我就不搬家!”


有一次,因为搬家的事,朱德对身边工作人员罕见动怒,这既是纠正他们的错误,表明自己的心迹,又是对他们进行言传身教。1949年夏天,党中央从北京香山搬进中南海。因为连年战乱,中南海这座美丽的皇家园年久失修,墙壁门窗一派破败,亭台楼阁油漆斑驳。1951年,有关部门对中南海进行大修,为了适应政府工作需要,又建造了一些新的房子,并且安排朱德和刘少奇两家搬到距离西华门不远的西楼居住。新建成的西楼是两幢灰色的三层小楼,甲楼坐东,乙楼坐西,没有围墙,建筑结构类似公寓,一层是会客室,办公室和卧室在楼上。朱德去看了看房子,看到甲楼的房子大一些,又有会议室,便提出让刘少奇住甲楼。他说,少奇同志开会多,安排房子应该有利于工作。可是刘少奇不同意,理由是:甲楼离街道远一些,比较安静,朱老总年纪大了,家里人口有多,应该住甲楼。朱德和刘少奇两人互相谦让,谁也不肯搬到甲楼里去。朱德向管理局的同志发火:“安排住房必须有利工作!如果你们不安排少奇同志住甲楼,我就不搬家!”刘少奇同志知道了老总发火的原因,也很无奈,只好搬进甲楼。


1970年,84岁高龄的朱德已经搬出了中南海,又为一桩生活琐事发火。原因是:一段事件以来,出现了大量从朱德家中拨往石家庄的电话记录。可是朱德这段时间并没有同石家庄的领导同志联系过。朱德第一反应是家中有人公话私用。老人家十分生气,立即把家人和身边工作人员集中起来,发了一通火,要求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最后终于查清,原来是一名经常到朱德家走动的亲戚,女朋友在石家庄,他每次到朱德家里,都私用电话同女朋友通话。朱德马上让人统计了通话的次数,叫亲戚如数付费,结果那位亲戚自掏腰包8元钱。


“我们党只有一种纪律!”


1949年11月9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中央和各级党的纪律委员会,由德高望重的开国元勋朱德担任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1950年9月,中央有关部门受到一封武汉医务部门人员写来的匿名性,举报该市卫生局副局长宋瑛工作失职。中纪委把信转给中共武汉市委,要求严肃处理。武汉市委又把信转给市卫生局党委,结果举报信落到了宋瑛手上。宋瑛认为写信人是“有意破坏”,并且认定是市属第二医院的纪凯夫等人写的,便跑去找人家核对笔迹,强迫他们承认。正巧这个医院公款被盗,宋瑛就和副市长周季方一起,将罪名嫁祸给纪凯夫,对其羁押逼供。这一事件反馈到中央,立即引起了朱德的高度重视,立即指示中纪委对此案进行调查落实。后经多方查证,纪凯夫是清白的。1952年2月3日,毛泽东、朱德和中央书记处成员一致同意中共中央中南局严肃处理了周季方和宋瑛。


1951年,反贪污、反浪费、反官主义的三反运动开始。朱德领导中纪委查处了一大批有腐败行问题的党政领导。著名的“大老虎”,原天津地委书记刘青山、张子善就是在这次运动中落网并且被枪毙的。“我们党只有一种纪律,绝不允许任何不受党的纪律约束的独立王国存在!”朱德多次强调,党员在党的纪律面前要一视同仁;有些人认为党的纪律只是要一般党员遵守的,自己可以例外,这是绝不允许的,他多次强调:“不管任何组织和个人,只要是违反了政策,违反了法律,我们就应该去检查,去纠正。”


“以功臣自居的同志,还是要谦虚一些,老实一点!”


1955年5月,在有董必武、刘澜涛、钱瑛等老同志参加的一次会议上,朱德做了语重心长的讲话,他殷切希望今后要特别“注意加强对中央个部门、各党组和个省市委的高级干部的监督工作。”他对那些居功自傲、特权严重的党员干部发火说:“我想那些以工臣自居的同志,还是要谦虚一些,老实一些!把精力集中在革命事业上,不要为个人的地位、待遇等问题去苦恼,不然党和人民就会丢弃你们,你们就会在革命队伍中掉下队来,失去和革命同伴继续前进的机会!”他还批评一些老同志说:“有些人没有认识到纪律的重要性,认为党的纪律只是给一般党员遵守的,自己可以例外。更有些人轻视政府和法律,认为政府算什么,管不着我这个老党员;法律也只是给老百姓遵守的,我可以不遵守。所有这些,都是剥削阶级的思想和行为,对我们共产党人来说,是一种耻辱!”这些坚决维护党规党纪和要求所有共产党员尤其是老同志遵纪守法的严肃批评,表明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度修养和对违法乱纪行为的深恶痛绝。


朱德这些表明共产党员心迹,维护党纪国法的行为佳话已经过去许多年了;却是全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向前,敢于担当的光辉榜样,是我们党应该永久珍藏、教育所有党员的极好党课教材。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