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山西省晋城市迎宾街639号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我们在晋城苇町兵工八厂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5-02 15:52作者:闫茂盛来源:晋城党史网

曾任苇町兵工厂(八路军兵工八厂)党总支书记的厉瑞康,是抗大精神和太行精神的重要传承者和弘扬人。1938年入延安抗大学习,同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大毕业留校任抗大总校政治助教、教员。1940年任八路军军工部干训队指导员。1941年任太行工业学校副教导员、教导员。1946年7月任军工部第八药厂政治委员,后任华北兵工职业(工业)学校党委书记兼校长、太原机械制造工业学校校长、太原机械学院(现中北大学)党委书记、院长和华北兵工局党委员。


2017年5月20日,在中北大学纪念厉瑞康同志诞辰100周年座谈会上,厉瑞康的夫人陈贵祥深情回忆起了在兵工八药厂的点点滴滴。现摘录如下:


我们结婚不久,军工处为了加强兵工第八火炸药厂的领导班子,任命年仅29岁的厉瑞康担任厂政委。于是,新婚的我们乘坐着马车从长治来到了晋城苇町村兵工八药厂。苇町村背靠山,有条小河,没有厂房,生产股(车间)就建在大庙的几个厢房和寺院里,办公室和职工住房都是借用老乡破旧房子。厂部设在四合院,厂级领导都在这里。炸药厂给我们安排了一间北房,既当办公室又当宿舍。一张办公桌,两把椅子、两条长凳搭上木板变成的床,一个装换洗衣物的纸箱子,这些就是我们的全部家当。厉瑞康上任后,团结领导班子成员(王锡嘏厂长、林木森副厂长、田希尼技师),虚心向他们学习。在召开各级干部开座谈会及深入调查研究之后,他大张旗鼓地开展形势教育,提高全厂职工对军工生产重要性、迫切性的认识,扭转麻痹思想,同时整顿和健全党政组织机构和规章制度。从此,工厂生产逐步走向正规,生产任务一个月比一个月完成得好。由于我们工厂生产的火炸药专供刘伯承邓小平部队(第二野战军),随着战争的推进,前方需要的火炸药数量成倍增加,要求我们交付军品的时间只能提前不能推后,提前有奖,推后受罚。于是,厉瑞康召开全厂职工大会,号召开展“刘伯承工厂运动”,并作了鼓舞人心的报告。他说,蒋介石撕毁国共合作协议,大举向我解放区进攻,我们必须以牙还牙,前方将士流血牺牲,我们要加紧生产火炸药,我们的口号是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解放全中国。会后,各股工人都表决心拥护厉政委做的报告,要用实际行动支援前线。


那时候,工人劳动强度大,生产环境十分恶劣,也没有劳动保护。制造硫酸、硝酸的工人,皮肤经常被烫伤。工厂生产设备简陋,还曾发生过爆炸事故,牺牲了5名工人,误伤了老百姓。有一次,一个18岁的年轻共产党员,手提一斤重硝化甘油,走得太快,发生了爆炸,最后只找回来一条胳膊。我们女工的任务是生产硝化甘油的第一道工序——捡棉花。要把棉花的杂质捡得干干净净,一个黑点儿也不能有。我们整天在棉花堆里,连个口罩都没有,个个都像白毛女。有一个女工因此得了肺炎,吐出来好多棉花毛。为了不耽误生产,还要集体吃住。只有星期六下午放假,星期日早上就要回来上班,真是一段辛苦的日子。


但辛苦也有辛苦的成果,厉瑞康在任的三年里,第八火炸药厂出色地完成生产任务,变成了近千人的大厂,为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巨大的贡献。厉瑞康也从一个不懂生产火炸药的外行变成了内行,和职工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后来,在解放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之际,军工处决定抽调厉瑞康去筹建兵工学校。他舍不得离开全厂职工,职工也舍不得他离开。我至今还记得欢送他的热闹场面,厉瑞康披着红绸子,带着大红花,职工们热泪盈眶,步行送出五里路之遥。


厉瑞康诞辰100周年之时,也是他离开我们(厉瑞康的儿子厉志强、孙子厉春也先后发言深情回忆)12年之际。但对于我而言,他却没有离开,也永远不会离开。我一直记得我们简单又温馨的婚礼;记得我们去苇町村兵工八药厂那一路的马车颠簸......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