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山西省晋城市迎宾街639号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阳城的抗战文化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5-02 16:16作者:郑天佑来源:晋城党史网

抗战时期,阳城县曾是晋豫区和太岳区的中心,两区的首脑机关都曾在阳城驻扎数年。阳城人民为夺取抗战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付出了巨大牺牲。抗日战争催生的阳城抗战文化,欣欣向荣,种类繁多;是教育人民、团结人民;打击敌人,消灭敌人的有力武器。笔者整理于后,与诸位共享并请指正。


一、组建抗日剧团,唤醒民众,凝聚民心


县政府建立大众剧团,开展抗日宣传活动     1938年春天,县政府为了加强抗日宣传活动,吸收、挑选了一批具有文艺素质、思想进步的青年知识分子组建了大众剧团。该团以编演抗日救亡和进步向上的新编剧目为主,以话剧和歌舞为主要表演形式,在城乡广泛开展抗日文艺宣传活动,成为阳城第一支不扛枪的抗日队伍。大众剧团在黄河剧团的帮助下,编排演出了《保卫祖国》、《总动员》等剧目和士兵舞、海军舞、高加索舞、乌克兰舞、丁玲舞等节目,受到民众热烈欢迎。1939年间,大众剧团与黄河剧团在县城二郎庙三次联袂演出,该团演出的《三代》、《东北的一角》在城乡引起轰动。这年初大众剧团负责人田九州投靠国民党顽固派,导致剧团分裂,阳城县政府下令解散了该剧团。县政府随即吸收原大众剧团中的进步文艺工作者,又挑选一批知识青年成立了战斗剧团,继续开展抗日救亡宣传。


黄河剧团帮助指导大众剧团编演节目,宣传抗日救国    1938年8月,八路军晋豫边游击支队在阳城成立黄河剧团,这是晋豫边地区主要的职业剧团。在唐天际司令员的关心指导下,该团从唐支队中选择了一批具有一定文化知识和文艺素质的人才作为演员骨干。全体演职人员在任英团长的带领下,怀着对抗战的一腔热血,白手起家自制服装道具;利用战斗间隙精心排练文艺节目,采用戏剧、话剧、舞蹈等形式进行抗日宣传演出。1938年秋,八路军西北战地服务团团长、著名作家丁玲率团从陕北赴太行根据地途中路经阳城,深入黄河剧团帮助指导剧团编排文艺节目,由她指导编排的舞蹈叫作“丁玲舞”。她还将随团赴太行的延安鲁迅艺术实验剧团的吕班、林毅夫妇等人留下,参加黄河剧团的导演工作,充实了剧团的艺术指导力量。该团先后编演了《抗战三阶段》、《张锁投军》、《儿童舞》、《丁玲舞》、《走,打鬼子去》、《游击队之歌》、《在太行山上》等戏曲、舞蹈、歌曲等节目。剧团不仅随团进行战地宣传,还深入阳城、沁水、晋城、高平和豫北地区的济源、沁阳等地为群众演出,场场爆满,反响强烈。


阳城县大众剧团以及后来的战斗剧团在黄河剧团任英等帮助指导下,编排演出了《保卫祖国》、《总动员》等节目和其他舞蹈节目。还同黄河剧团联袂演出《三代》、《东北的一角》、《放下你的鞭子》等剧目,在县城和广大农村演出,晋豫边区广大军民一睹为快,赞不绝口。


析城、雪花剧团成立,大力开展抗日宣传鼓动。1942年3月,重新开辟晋豫边根据地以后,为在敌后抗日根据地动员军民开展抗日斗争,县委指派张振东、王崇实先后在西交村和雪圪坨村成立了析城剧团和雪花剧团。这两个剧团因陋就简,自制道具服装,发动抗日青年男女参加演出,利用各种文艺形式开展敌后抗日宣传活动,鼓舞军民抗日斗争,活跃了根据地群众文化生活。1943年秋,太岳行署指示将已经建立的暖辿青年剧团、护驾中锋剧团连同雪花剧团合并,统一称为“护驾编村华峰剧团”,有青年男女演员70多人。女演员刘碧桃、刘素梅等人登台演出,结束了戏剧在阳城男扮女装的历史。剧团用话剧、歌剧、舞蹈、快板、双簧等多种表演形式,编演了《何成悔过》、《出路》、《割电线》、《围困白桑》等20多个节目,还首次将《白毛女》、《王贵与李香香》等解放区家喻户晓的新颖节目搬上阳城舞台,曾到王屋、沁水等县演出,群众欢迎,政府奖励。


秧歌剧团盛行   宣传抗日救亡    抗战时期白涧、泽成、次营、苏村、南关、东关、候井、柴村、南大峪、上白桑、后圪坨、马沟等地都办起了秧歌剧团,其中西乡、西南乡最盛,约计130多个,小型为主,因陋就简。排演的节目有《减租减息》、《捉懒汉》、《参军去》、《血染口子里》、《血泪仇》、《郭香蝉逃难》、《虎孩翻身》、《官逼民反》、《劝夫》等。大多从农民角度出发,观察现实生活,赋予秧歌剧抗战内容和特色,宣传抗日救亡,鼓舞群众斗志。太岳行署和阳城县抗日政府曾经专门召开过秧歌座谈会,交流经验,表彰奖励。1946年夏,延安鲁艺文艺工作者陈荒煤、夏青专程前来考察阳城秧歌剧,翻山越岭深入乡村,一边工作一边创作,帮助固隆剧团尤为具体。


二、阳城鼓书   唱响太行


阳城鼓书历史悠久,形式多样;小队伍,大能量;不受条件限制,群众大为欢迎。抗战时期阳城鼓书艺人发挥聪明才智赋予鼓书曲目全新内容,宣传抗日救亡,歌颂抗日英模,唱响太行,红极一时。固隆村的刘金堂和北次营的张闹和、府底村的司国太等鼓书艺人,自愿组成鼓书队,走乡串户,到处说唱,很受群众欢迎。1943年春县抗日人民主政府把他们组织起来,成立了“阳城抗日政府鼓书宣传队”,刘金堂担任队长。刘金堂说书技艺高,能吃苦耐劳,又是领导人,群众称为“刘金堂鼓书队”。刘金堂经常组织队员学习时事政治,给群众读报,讲抗日大事,积极宣传抗日政府的方针、政策和抗战英模。除了说唱一部分传统书目外,还编唱了《反内战反卖国》、《汪精卫十大罪状》、《夜明珠李银保》、《人民功臣焦五保》等许多新书目。走到哪编到哪;路上编进村说;当下编眼下说;紧跟形势要求,宣传抗日救国。大胆创新引进外地曲调,听起来既有阳城鼓书特色,还有河南豫剧和坠子风味。一次在民兵保护下刘金堂鼓书队进入敌占区说书,说完一个群众要求“再来一个”,再说完一个群众欢迎“还得来一个”。说完民兵英雄李银保的故事上半段,群众要求听下班段,他们说还没有编成,群众不依,只好现编现说,引得掌声不断。一直说到下半夜,群众依依不舍。迫于形势只好谢绝群众,连夜返回根据地。

   

刘金堂鼓书队宣传抗日成绩显著,先后获得阳南县政府、太岳行署“为人民服务”锦旗一面、幕布一堂的奖励;1946年冬改称“太岳行署宣传队”,1947年春改称“太岳行署人民朗诵队”。同年刘金堂作为太岳区民间艺人代表出席晋冀鲁豫边区群英会,受到中央领导人的接见。阳城刘金堂鼓书队宣传抗日救国誉满阳城,唱响太行。


三、创办抗日报纸,鼓舞群众,团结人民


县牺盟分会创办《新中国报》   1938年6月,阳城县牺盟会机关在中共阳城县委领导和支持下,创办了牺盟机关报《新中国报》,赵树理主编,中共党员肖理负责编印工作,油印发行,每周一期。该报宗旨是宣传牺牲救国,宣传抗日救亡;特点是形式生动活泼,文章短小精悍。稿件主要由赵树理采写和县牺盟会及各抗日组织负责人提供。赵树理经常用百姓容易接受的快板、顺口溜等形式发表切中时弊又通俗易懂的文章,广大群众喜闻乐见。该报在坚持团结抗战、反击反共逆流斗争中,发挥了积极的舆论作用。1939年秋,阳城地方顽固势力破坏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攻击共产党、牺盟会和抗日政权,赵树理在报上发表“一举闲淡话,闹得比天大”的新闻评论,以强烈的讽刺笔法,有力抨击顽固派,痛快淋漓,大得人心。


县委对《奋斗报》宣传要点做出具体指示    7月,为了加强抗日宣传舆论工作,及时报道抗日前线消息,反映县内外火热的斗争生活,县动委会根据县委指示,在各抗日组织配合下,创办了《奋斗报》。县委委员魏健代表县委对该报做了办报宗旨、宣传要点、斗争策略、语言文字风格、处理友党友军关系、服务统一战线大局等方面的五点具体指示。《奋斗报》创办后,各级党的领导人、抗日团体负责人,对报纸予以极大关心,热情支持。唐天际、聂真、胡晓琴、魏健、赵明、赵树理等人 经常向报社发稿,《新华日报(华北版)主表何云曾亲临指导,对扩大报纸影响,提高报纸质量起了重要作用。该报坚持通俗化、大众化的办报方针,坚持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工作作风,发行量达到400多份,收到了积极的宣传效果。 1938年《奋斗报》在揭穿英、美勾结,制造东方慕尼黑阴谋时,使用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一具有民族化、大众化特点的标题,揭露敌人,教育群众,效果极好。该报及时报道町店战斗、处决汉奸樊次枫等重要新闻,推动了抗日救亡深入发展。


7月下旬,县委决定将《奋斗报》易名为《新生报》,表明在编辑方针上与一度偏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奋斗报》,在党的领导下获得新生。《新生报》虽然仍然以动委会的名义主办,但实际上已经成为县委直接领导下的宣传工具。为增强报社力量,县委派出党员肖里到报社担任编辑。《新生报》在县委领导下,遵循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方针,为动员群众抗日呐喊助威,为推动抗日斗争推波助澜。8月《新生报》为了回击国民党顽固派污蔑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谎言,采用记者采访唐天际司令员答记者问的形式,用大量事实驳斥顽固派的谣言,提高了共产党、八路军在人民群众心目中的地位和影响。9月,《新华日报》(华北版)主编何云路径阳城到报社指导工作,介绍了国际国内政治形势,建议该报充分利用动委会的合法组织和阎锡山的进步口号,大胆地、理直气壮地宣传共产党的抗日主张,揭露国民党顽固派的反共阴谋,随时准备同可能出现的各种危险作坚决斗争。1938年 5月,中共晋豫特委机关报《大众报》在阳城南底村创办,阳城军民具有“近水楼台先得月”天时地利人和之便,对于动员组织群众参加抗日救亡,办好县内各种报刊产生了大的影响。


四、兴办抗日学校,开启民智,培养人才   


建立抗日学校,培养抗战人才  1937年秋至1938年春,由于日军频繁进攻,阳城县本来就不多的学校瘫痪,儿童辍学,群众要求恢复教育,形势要求培养抗战人才。阳城县抗日政府急民生所急,千方百计恢复、扩大城乡小学教育。1942年晋豫边区重新开辟后,阳城县抗日民主政府1942年7月、9月和1943年分别成立了四所抗日高级小学,旨在向青少年进行文化知识教育,灌输革命思想,培养抗日人才。第一抗日高小办在次营,建校以后由于日军频频扫荡,成为游击学校,抗战胜利后,改为县立第四高小。第二高小由阳南县抗日政府办在殿腰村,党组织安排共产党员杨恕以公开的教师身份开展抗日活动,一大批热血青年受到文化知识和革命理想教育,成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阳城地方党开展各项工作的骨干力量。同年阳南县政府在西冶办起了第三高级小学,后迁址金台寺。阳北县政府动员开明士绅成普安出资,在阳北张庄成立了抗日高小(阳城第五高级小学的前身),定名为“普济高级小学”,由成普安担任校长。这些学校统称“民小”,除过开设《国语》、《算术》等文化课外,还开设《民革读本》、《政治常识》、《战时常识》、《军事知识》等课程。政治常识主要讲授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山西省民族革命十大纲领》等。凡“民小”师生均佩戴“民小”臂章,大多编有校歌。其中一首唱道:“前进呀民革小学,切莫忘本来面目。我们是抗日产物,要适应抗战需要。动员全民打倒强敌。我们是推动时代的马达,一分一秒不停立!”“民小”师生经常深入周边村庄演出节目,宣传抗日救亡。


恢复办好乡村小学,解决民生之急  在兴办抗日各县的同时,阳城县委指示各区村抓紧恢复乡村小学(称为根据地小学)。各地农村党组织、村政权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下,因陋就简办学,动员少年儿童入学,使用油印课本,进行文化知识教育,加强抗日斗争教育。同时组织儿童团站岗放哨,盘查过往可疑行人。随着抗日斗争形势的好转和根据地的不断巩固,乡村小学逐步稳定下来。这一举措,提高了青少年的文化知识,坚定了青少年抗战必胜信念;同时也影响着根据地群众群众思想觉悟逐步提高,是关注民生,开启民智的大好事。群众通过此举更加支持和相信共产党,积极参加抗日斗争。


五、全县掀起大办冬学热潮,满足翻身农民学习需要  


1945年阳城解放后,政治形势日趋稳定,贫困农民渴望学校文化知识,在文化上求得翻身。县委、县政府成立了“阳城县冬学委员会”,向全县农村发出大办冬学的号召,指示各区村领导挂帅,迅速筹办冬学,满足群众迫切要求学习文化知识的愿望,农村冬学由此普遍建立起来。多数村庄都有固定的学习场所,配备了义务教师。开设的课程有识字、珠算、读报、讲时事、学唱歌等,一些村庄还开办了农业科技、纺织技能等课程,群众结合时事、农事、生产、生活来办好冬学。办学形式多种多样:有不分程度高低的“一揽子”冬学,有分类编组编班的分年级冬学。学习时间不固定,大多是晚上集中学习,妇女多在中午学习,晚上纺花织布;大多集中上课辅导,回到家中随时练习;请“小先生”(小学生)帮助大人识字。群众学习文化热情极为高涨。 


冬学运动顺应民意,大得民心。一开始就掀起了热潮,涌现出夫妻共识字、全家学文化、全村上冬学的热潮。固隆、东关是县政府表彰的冬学典型模范村。许多地方把参加冬学办成参与政治活动、调节民事纠纷的场所。不少邻里之间的隔阂在冬学中经过思想交流、大家帮助后“烟消云散”;夫妻吵架、婆媳矛盾、妯娌不和等陋习通过学习提高,大家劝说,双方互谅互让,和好如初。古来不识字的贫苦农民通过上冬学,“睁眼瞎”识了字,其中程度较高的,经过定期考试,进入学校插班学习。到1949年,全县有冬学410所,23.5%的农民经过冬学开始了文化学习。群众从文化翻身的切身体会中,真心感谢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好主张、好政策。当时阳城第三区南大峪村曾勒石立碑纪念冬学功绩,至今尚存。


六、 挥写抗战诗歌   传唱抗战歌曲


挥写战地诗歌    赵树理于1937年 在阳城参加革命,阳城人民耳熟能详的抗战诗歌,很大一部分出自他的手笔。《谁也不能忘》、《奇臭难闻》、《救国保家乡》主题鲜明,短小精悍;群众喜闻乐见,内容好懂好记,走俏全县各地。卫纪慰的《抗日三字经》以著名的儿童启蒙读物“三字经”为范本,旧瓶新酒,推陈出新,节奏明快,朗朗上口。《抗日儿歌》共九首,反映儿童团学习和战斗生活:垮木枪,学本领,捉汉奸,造地雷,送军粮,放牛羊,摘棉花,纺织布,四季歌,儿童生活和抗战生活紧密结合,长句短句穿插,读来铿锵有力。《民兵抗日战歌》四局一首,铿锵雄壮。郭一峰搜集的《阳城抗战诗抄》共有十首:西池上、开福寺、暖辿村、下寺坪、町店村、岩山村、坪头村、石臼村、东凡村、送别,概括面广,内容翔实,简直就是简单明了的阳城抗战史。《西池上》写道:朱德总司令,勒马到阳城。点燃星星火,映红万众心。西池迎贵客,泉水送佳宾。抗战八年过,群英聚北京。《送别》写道:阳城解放后,南下大军走。送到家门外,欲语泪先流。每逢佳节至,乡思涌心头。长乐烹鱼虾,析城熬米粥。


传唱抗战歌曲     阳城抗日军民传唱的抗战歌曲大部分是从全国各个抗日根据地引进的。《全国总动员》、《为祖国而战歌》、《游击队进行曲》、《军队生产忙》、《救亡进行曲》、《做棉衣拥军歌》、《生死已到最后关头》、《全面抗战歌》、《统一战线歌》、《大同府歌》、《朱总司令下命令》、《反扫荡》、《阳城民兵之歌》等歌曲,热烈奔奋,激情四溅;地方特色明显,催人努力奋进。反映阳城人民参军支前、青年爱情生活的歌曲《送儿上前线》、《送情郎上前线》、《立了大功再提亲》等歌曲,反映了阳城人民送别亲儿子、未婚夫奔赴抗日前线打击日寇、参军支前的动人情景。《太岳军区抗日民歌》歌颂军民团结、拥军爱民;歌唱生产支前、团结进步;朴实无华,广为传唱。


此外还有反映阳城民兵防守要塞关隘,歌唱当地战英雄模范人物的诗作。《民兵联防要志歌》说的是民兵要守住阳城“外六口”大岭头、索泉岭等地;要守好“内三口”南井沟、黑虎口等要塞关隘。《阳南十绣英模榜》满怀激情歌唱阳南县土生土长的抗日英模李银保、李土生、李小俊、刘桂荣、司积善等人,传唱全县,经久不衰。


抗战时期赵树理在阳城工作期间对杨柏白莲洞独有钟情,在岩山工作期间联系群众,深入生活;为后来写作长篇抗战评书《灵泉洞》和优秀抗战小说《李有才板话》奠定了基础


阳城抗战文化是阳城人民抗日斗争的高度概括和抗战生活的生动反映,是最可宝贵的先进文化遗产之一。在阳城讲文化自信,必然包括对抗战文化的自信;挖掘阳城抗战文化对于弘扬阳城抗战精神,发扬抗战优良传统,一定会有大的推动作用;有利于“发扬革命战争年代那么一种精神,那么一股劲”,有利于老区人民“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有利于推动脱贫攻坚和小康建设,抒写实现中华民族复兴梦的阳城篇章。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