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我的父亲—郭焦顺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6-20 15:46作者:郭学波来源:晋城党史网

我的父亲郭焦顺,他是一个只读过两冬天私塾的人,也是仅学会百十个字的人,却当了一辈子教师,还名声在外,被央视拍了专题片“山村文化播种人”,被国务院授予锦旗一靣,被教育部授予特等奖奖金一万元。


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崇文镇东谷村,太行山上一个普通的小村落。全村仅42户,170多口人,400余亩贫瘠的土地。据村里老人说,祖祖辈辈村上没办过学校,男女老少皆是文盲。真可谓人人肯岀笨力,个个穷生计端,家家穷得叮当响。


新中国建立后,党和政府为了劳动人民真正翻身,提出了“人人学文化,村村扫文盲”的口号。于是全国“扫文盲”运动风起云涌,像春风吹遍每一个角落。


我的父亲郭焦順是真正的贫农出身。在过去旧社会他扛长工打短工,累死累活也养不活全家,母亲饥寒交迫病死后被水缸把她葬埋了。我父亲他本人也受过不少苦,遭过不少罪,不用细说了。他练就的铁脚板,到他辞世前都没有穿过一双袜子,放他进棺材的时候,我们兄妹三人哭得悲痛欲绝,说什么也得给老爸穿一双袜子,穿几件新衣,铺的盖的全是新的。


苦难练就了他的生活简朴,但也给了他乐观向上的心态。一个一阵风的“扫盲运动”,却让他找到了自己的英雄用武之地。他深刻地认识到,农民的愚昧贫穷就吃了没文化的亏,要改变一穷二白的面貌,要脱贫致富奔小康,就必须先学文化,掌握文化知识,掌握科学技术。而要改变目前状况,就应该从我做起,自己做个领头羊。


我的父亲郭焦顺到村干部那里借来报纸,晚上查字典学拼音,自己先念会了,第二天就在地头给大家读。那时候很少文娱活动,大家听听读报,也很有兴趣,所以都把他当做先生,对他非常尊重。他見大家学习积极性很高,就借助“扫盲运动”办起了夜校,自告奋勇当了老师。


毛主席说过:“一个人做一件好事并不难,难的是做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如果他也是見风使舵的人,无风也不起浪了,那他到今天也仍然是个普通人,平凡的人。和大多数人一样默默无闻,生老病死。但他与众不同,他把自己的一生,全身心地投入到了“扫盲”的事业上,几十年如一日地为提高村民的文化素质奉献了自己的一生。

       

建国初期办起的“扫盲班”,1952年经晋东南专署验收,40名青壮年文盲,成绩合格,全部领上了“扫盲毕业证书”。1953年“扫盲班”改为民校,并且坚持下来,成为宏民长期文化娱乐的场所。十一届三中全会后,东谷村民校,在原來“一校五组”的基础上,又设立了农机、机电、果林、桑蚕、医卫、畜牧等科目,使理论与实际的结合更加紧密,1992年山西省委书记胡富国亲临该民校視察予以煲扬。《山西日报、《光明日报》、《人民日报》等媒体都在报道中给以高度评价。

       

我的父亲郭焦順一生致力于农民业余教育,且拒绝一切报酬,其精神可佳,事迹突出,被各级政府誉为“山村文化播种人”。先后100余次受到表彰奖励,80余次出席各级代表大会,9次出席群英会,1982年还被授于山西省劳动模范称号。199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的事迹被入选《中国农民教育》画册,载入了《中国名人大词典》等。特别是1990年联合国在泰国召开的国际扫盲会议,入会者看到东谷村扫盲的十几幅照片后,对我父亲郭焦順表示了由衷的敬意。

     

一个人一生能办好一件事已很不容易了,更何况做到圆满,做到让国人感佩,让世界也承认他的所做所为?我们向郭焦顺老人致敬!同时期望着更多的为农民幸福生活提供无偿帮扶者,如雨后春笋,如芝麻开花。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