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山西省晋城市迎宾街639号


市委党史馆:办公室

电 话:0356-8981010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追忆我在儿童团时期参加过动员妇女剪发放脚的往事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6-20 15:54作者:王培俊来源:晋城党史网

我出生于1935年,苦难的童年先后经过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铭刻记忆在心的是,我在9岁以前还未上学校,因为日寇侵占了中国,七七事变后,日寇的侵略魔爪很快侵入到山西,晋东南各县相继沦陷后,陵川县成为一个没有被侵占的一个完整县份,学校被迫停学,我们这一代儿童全部失学,成天跟着家里大人东躲西藏在野外逃活命。从1940年至1943年4月日寇先后五次侵占过陵川县,前四次驻的时间都不长,因为那时候正是国共两党合作的抗日时期,太南地区是我党领导的牺盟会和八路军领导的地方,特别应当提到的是陵川县地处太行山南麓的晋豫交界,自然条件是山大沟深,村庄分散,很适合开展游击战争,牺盟会的组织遍及到县区村各级,还组织起工农青妇救会和儿童团自卫队的抗日救亡团体,全县抗日救亡搞得热火朝天,敌人侵占后随时都会受到八路军和群众的奋力反抗,迫使敌人无法长期侵占很快就得撤离。在这样的大好形势下,山西的土皇帝阎锡山和蒋介石遥相呼应,掀起了反共高潮,于1939年12月发动了震惊中外的山西十二月事变,事变发生后,党中央领导人毛主席高瞻远瞩,为顾全抗日大局,经国共两党谈判达成协议,确定以壶关大井村为中心,以东西走向为界限划分的双方军队的活动范围。界北为八路军驻地,界南是国民党军驻地,界上不住兵,双方不越界,减少摩擦,共同抗日。原驻陵川县太南地区的八路军全部北撤到平顺,史称太南撤军从此,太南地区出现了相对安定的局面,陵川县也由牺盟会的领导变成了国民党和其嫡系部队统治的天下。


更让陵川人民气愤的是,日本鬼子趁机于1943年4月,从长治,晋城,林县,辉县等四面八方向太南地区进行猖狂扫荡。面对日军的进犯,在太南地区驻防的国民党嫡系部队总体是一如既往的采取逃跑战术,听到日军隆隆炮声,就弃守阵地躲进深山密林,致使日军得以长驱直入,新五军军长孙殿英屈膝投敌,四十军军长庞炳勋被俘投敌。4月30日日军第五次侵占陵川,驻在陵川境内的国民党二十七军一枪未发,全军撤退至县城东面一百华里以外武家湾一带的大山里,尔后由军长刘进带领大部军队渡过黄河撤退到河南,残留下的二十七军散兵,到处向群众逼粮抢粮,敲骨吸髓,犯下滔天罪行。


第五次侵占陵川后,和前四次不同的是成为长期侵占。随即建立县区村三级名为维持会的日伪政权,并收罗了一些丧失民族气节的人为其效劳。这样,陵川人民既受着国民党的统治压迫,又遭受着日本三光政策残害,在水深火热的双重统治和压迫下艰难的生活。


陵川沦陷后,晋冀鲁豫边区太南特委根据党中央提出的农村包围城市的抗日方针,决定以陵川的大山为依托,新开辟太南八分区抗日根据地。1943年7月,太行八分区宣告成立。


分区党政军首脑机关驻在陵川东南面八十华里远的夺火、庙洼、琵琶河一带的大山里,地委书记江明,专员杜毓云,司令员黄新友,江明兼政委。并率先在东部山区成立起陵川县,县政府驻在东部中心古郊村,村村建立起了民兵自卫队,配合八路军同来犯的日军进行着针锋相对的斗争,从此,根据地的地方由东到西,一天比一天扩大,1943年农历八月初,八路军老二团围攻陵川西南方向40华里远的附城镇凤山据点的日军,迫使敌人撤退回到县城,附城成为人民的天下。8月23日,附城镇召开隆重的群众大会,宣告新的陵高县成立。县委书记李步云,县长路宪文,陵高县包括陵川县西部和西南部,高平县东部和晋城县东北部三县三角地带交界的农村,县政府开始驻在附城镇南面的大槲树村,后又迁到高平境内的条件较好的大村矦庄村,尔后又先后建立了晋东(原晋城县东部农村)豫北境内的修武、沁博(沁阳和博爱交界的农村)三个县,加上陵川、陵高八分区管辖的共有五个县。同时,陵川县北面和长治壶关交界的农村又分别成立了长陵和壶陵两县,归太行其他分区领导。到1944年底,陵川全县周边的广大农村,完全成为我党领导下解放区,形成了对县城敌人的包围圈,使得龟缩在县城的日本鬼子不敢轻举妄动。


1945年春,太行军区调集各有关部队发起围陵战役,1945年4月10日陵川获得解放,成为太行八分区解放最早的一个县。解放后的陵川人民在党的领导下,为抗日战争取得最后的胜利和后来的解放战争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抗战胜利后,随着各县原建制的恢复,原解放区的行政区划重新作了调整,高平晋城划归太岳区领导,陵川仍在太行区,八分区改为太行四分区,太行四分区机关从陵川的大山里迁至豫北条件较好的焦作市,管辖的地区扩大到八个县(市)即焦作、陵川、修武、获嘉、武陟、沁阳、博爱、温县。


没有料到的是,抗战胜利后,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政府,违背了全国人民的意愿,挑起了全国人民一致反对的全面内战,紧接着又开始了解放战争。我党领导的解放区把支援前线作为中心任务,为解放战争取得胜利,建立新中国做出了贡献。同时解放区人民在党的领导下,还进行了一系列卓为有效的民主改革工作,尤其是其中有一项和群众关系最为密切的“实行男女平等,彻底解放妇女,提倡婚姻自由,禁止一夫多妻和童养妻”政策深受群众拥护。需要说明的是,当时尚未颁布《婚姻法》,为禁止出现早婚,人民政府规定,男年满18岁,女年满17岁,为法定结婚年龄,并明确规定,结婚前必须到所属地的区政府进行婚姻登记,经审查合格,发给结婚证才算合法婚姻。否则属违法婚姻,还要受到处罚。新中国成立后,1950年颁布了婚姻法,明确规定,男20岁,女18岁为法定结婚年龄。实行计划生育后,又将结婚年龄改为现在的年龄(男22岁,女20岁)。值得一提的是,陵川县在1945年4月10日解放后,党和政府就将停办了的学校及时恢复开学,我们儿童才有了上学的机会。虽然又开始了解放战争,陵川县成为太行革命老区,学校仍然照常上课。我在本村小学一直上到四年级,到1949年10月1日迎来了新中国诞生。在校期间还参加过儿童团,参加过动员妇女“剪发放脚”等社会活动。


追诉到建国初期我国的文化基础相当落后,成年人大多是文盲和半文盲。毛主席曾提出:“从百分之八十的人口中扫除文盲,是建设新中国的必要条件”。 1949年秋季,全国各地都开办了民校,凡年龄在16岁以上50岁以下身体健康的男女青壮年都必须参加民校学习。可见那时候的文化基础是何等的落后。


以陵川县为例说起,建国时期的1949年全县没有初中,高小也是解放后的1947年在条件建好的西部半山区城关,平城,附城,礼义,以片办了几所,一个高小一年只招一个班,连50名学生都招不够,大村有小学,百户以下的小村连学校也没有,不少村是名副其实的文盲村。那时候的学制还是沿用旧中国流传下来的老习惯,也就是全年只放秋假寒假,没有暑假,暑期正常上课。过完元宵节后年初招新生,年终升级进行毕业考试。建国后从1951年后开始实行暑假,改为暑假招生和进行升级和毕业考试。到1952年全县开始办起初中,并逐步实现了乡乡有高小,普及了小学教育,1960年并办起了高中,教育事业有了很大发展。到1949年年底,县教育部门决定,全县以七个联合学区举办小学毕业的统一考试,这是从解放以来至新中国建立的首次毕业考试,我们四年级的学生参加了附城联合学区的统一考试,我达到了毕业标准,领取到小学毕业证,有幸成为新中国的第一代小学毕业生。


前面说到我们童年时候成年人大多数是文盲,上高小还得去离家比较远的附城镇去驻高小,我小学毕业后就参加农业生产,现在我已是耄耋老人,人到老年愈发怀旧,许多童年记忆里念念不忘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记忆犹新。借此机会,本文专把我在学校参加了儿童团后,动员妇女“剪发放脚”的往事做一回忆。


追述到妇女缠脚,那是从几千年前的封建社会流传下来的统治妇女的社会恶俗,长长的包脚布就像长长的锁链,把妇女锁到了封建礼教之中,最让妇女痛苦的是,女孩子在十岁左右就要缠脚,把一双走路很方便的脚用包脚布包起来,缠成一双比香蕉还小的小脚,走起来扭扭捏捏很不方便,并且终生不能参加体力劳动,只能在家里围着锅台转,干一些轻便的活,还有一个规矩就是从头发上区别是已结婚的成为媳妇。未出嫁是毛头闺女,结婚的女人头发要先梳成辫子,结婚后成为媳妇后要将辫子盘起来,在脑后按自己的喜爱将辫子的形状盘成刷笤一样的长头或像大蒸馍一样的圆头。没有出嫁过的毛头闺女,头发只能梳成辫子放在脑后。“剪发放脚”就是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提出的。这一工作作为解放妇女的主要内容,也是解放后的破旧立新的新工作。刚开始大多数的人思想不通,经过大力宣传发动,反复做思想工作后,群众的思想觉悟提高了,工作才打开了局面。我们村的干部把这一经常性的工作交给了妇联会和儿童团来完成,由妇联干部带领我们学生深入到各家各户做工作。谁家有需要剪发放脚的人,妇联干部就苦口婆心的做思想工作,做通思想以后,随时将头发剪掉,解下缠在脚上的包脚布放在学生带着的口袋里。每次收回的头发和解下的包脚布都要交到村公所,在干部的监督下用火烧掉。为把这项工作搞彻底,我们隔几天就要出动一次,并反复进行了相当长的时间,收到了明显的效果。从那时候起,妇女才开始成为现在的大脚,现在流行的剪发头就是从那个时候兴起来的。应当承认剪发放脚为实现男女平等和解放妇女起到了积极地推动作用。当时也有少数思想守旧的人,想尽办法逃避,不是东躲西藏不和妇女学生见面,就是走到外村亲戚家长期不回家。现在一些80岁以上的女人还可以看到极个别的小脚妇女,就是那时候留下的。


新中国成立后,农业走向集体化,妇女也和男人一样参加集体生产劳动,并实行了男女同工同酬。广大妇女由原来旧社会的小脚放成了新中国的大脚,充分证明了解放初期开展的“剪发放脚”工作的深远意义。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