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大王”李土生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7-04 10:26作者:郑天佑来源:晋城党史网

  李土生1921年出生在阳城县固隆村一个贫寒农家,在兄妹五人中排行老二。因生计逼迫土生小小年纪就到富人家中放牛喂猪,父亲心疼他,一再含泪嘱咐:一定要听东家的话,好好干活,不敢偷懒。生性耿直的李土生活泼好动,好和别的放牛娃合群放牧,捉鸟逮鱼;因此经常遭受地主的辱骂毒打,本来就很少的几个工钱也常遭克扣。干了两年以后,土生不堪忍受压迫剥削回到家中,用自己家喂养的一头瘦驴给村里的“川兴源米店”磨面,靠挣得的麦麸勉强胡口度日。


1940年农历正月十六拂晓,300多个日伪军到固隆一带扫荡,抓走10多名乡亲,在老贯岭将土生的二叔父等5人用刺刀活活刺死。不久土生的父亲又在惊恐与饥寒交迫中离开人世。这时村里已经有党的秘密组织活动,地下县委也常派工作队来固隆一带开展工作。村秘密党支部根据县委指示,发动贫苦农民打鬼子,济饥民,无米之炊多时的土生一家领到几升小米聊以度日,打心眼里感谢共产党八路军,土生盼望自己能像八路军一样扛起枪杆打鬼子。1942年春固隆村建立了民兵组织,李土生积极报名参加并且当上了民兵班长。从此经常听共产党员安义元、王真、马尚俊和八路军工作队张正齐等同志讲述革命道理,求翻身,得解放的信心更加强烈;训练民兵、保卫村庄、对敌斗争,样样工作走在前,1943年3月1日,李土生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地雷当家 反扫荡中初显神威


刚建立民兵组织时候只有12人参加,使用的武器也只有长矛大刀、鸟铳土枪。尽管大家打鬼子的热情很高,可是难于对付装备精良的鬼子频繁扫荡。后来路过的八路军部队给留下一些枪支弹药,民兵取得过一些小的胜利,也曾缴获过敌人少许武器装备,仍然不能满足对敌斗争需要。土生的脑海里翻腾着如何制造武器的大事情。


1942年我党重新开辟晋豫边敌后根据地,迅速建立了区村抗日政权。这年冬天李土生到区上开会听区干部介绍说:别的地方已经用上地雷打击鬼子,威力很大;还说制造地雷用料简单,技术也不复杂,鼓励大家群策群力自造武器对付日伪扫荡。回到村里,土生和自己要好的伙伴魏国强、陈继元、邵呆虎等一起研究制造地雷的事。大家找来土炸药、薄铁皮、细铁丝、火柴、土块等材料,照着手榴弹的样式制作起来;可是没有听到盼望的惊天动地巨响----首次制造失败了。次日又是这几个要好的民兵聚集在一起,装了拆,拆了再装,经过几十次反复试验,终于摸索到了一些规律,并且改用当地取之不尽的石块替代土块制作地雷。经过区干部的具体指导和大伙的用心摸索,土生他们制作的石雷终于石破天惊一声巨响,碎石横飞尘土四溅,民兵们激动得跳跃欢呼,热泪盈眶。此后固隆民兵以村北圪料沟为基地,创建了“兵工厂”,开始大造地雷和土枪、榆木炮等武器,民兵组织由弱到强,逐步扩大。固隆民兵有了自己制造的武器,人人扬眉吐气,天天严阵以待,要用土打土闹的武器狠狠教训日本鬼子。


1943年农历腊月初七,县城300多个日伪军出发到固隆一带扫荡,想把群众预备过年的粮食一举抢光。固隆民兵得到情报后,迅速组织群众空室清野,驱赶牛羊上山躲避。同时在村里院内、门口、屋里布下了各式各样地雷。民兵李有信把小半袋粮食放在墙角,将地雷的细拉绳压在粮食口袋底下;民兵还在埋了地雷的地面上“踏”上牛羊蹄的样子,洒上牛驴骡马粪迷惑敌人。贪婪的敌人像饿虎扑食,黎明时分进入固隆村,迎接他们的是隆隆的爆炸声浪,村口、院里、屋内、门口、路旁到处地雷炸响。几个伪军躲进李有信的家里,庆幸自己没被炸着,又发现了半袋粮食;以为立了“大功”,没想刚一提起口袋就是一声巨响,几个伪军被炸得血肉横飞。埋伏在村外鸡岭的民兵们在李土生的指挥下,地雷大显神威,堵住村庄出口;一个个日伪军丢下抢劫到的各种东西只顾逃命要紧。从此,固隆村的爆炸运动搞得热火朝天,很快传到了阳南根据地各个村庄。


爆炸大王 游击战里大显神威


“李土生做的石雷炸响了!”“日本人在固隆吃了大亏!这一头条新闻霎时传遍阳南根据地各个村庄和敌伪统治下的阳北地区,阳南县各村派人前来参观学习,要求土生和民兵们现场示范,县、区武委会派人赶来祝贺,总结经验,把固隆民兵制作石雷的经验编成歌谣:


一块石头蛋,当中凿个眼,

先装四两药,后把木塞按。

木塞留个眼,爆管插中间。

简单又保险,大家快来干。

敌人来扫荡,石雷到处响,

炸死人和马,留下机关枪。

保护老百姓,保护(咱)公私粮。

气死小日本,军民喜洋洋。


根据地各村很快掀起了制作地雷,学习爆炸的群众运动。固隆村组成8人参加的援外小组,经常到全县各处传授石雷制作经验。先后10多次到垣曲、翼城、曲沃、济源、孟县、王屋等县传授技艺。


在对敌斗争实践中,李土生和民兵们发明了许多绝妙的地雷。主要有:散兵雷、三角雷、联络雷、连环雷、陷阱雷、封锁雷、拆桥雷、护哨雷、包围雷、一条龙雷等18种。创造了许多埋雷技巧和战法打法:在村口、路口、麦场、院内、门口、门头、树上,甚至在衣柜、抽屉、水缸等处分别不同情况,布设踏雷、挂雷、拉雷、滚雷、拌雷、母子雷、葡萄雷、真假雷等各式各样的地雷开展对敌斗争。阳南县短时间内各村涌现出了一大批爆炸能手。四候村的孟春全、孟超和、田生续,府底村的卫立兴、李林中,柴村的赵喜宽,北次营的王土胜等都是名噪一时的爆炸能手,造出了石雷、土雷、瓷雷、铁雷等多种多样的地雷,甚至装油的小瓷罐、盛醋的玻璃瓶也成了杀伤敌人的特殊地雷。地雷战在对敌斗争中地雷发挥了巨大的威力,民办们主要依靠地雷为武器,阳城抗日人民战争中出现了一批特殊的战例:


1943年3月候井、苏村、佛沙民兵大摆地雷阵,炸死日伪军9人:同年3月19日苏村民兵再布地雷阵,打退300多日伪军的扫荡,夺回粮食2000余斤,耕牛20 多头;时隔3个月后,日军进犯候井,民兵用地雷加土枪,打死打伤30 多个日伪军;同年10月日寇一个中队到西裕村扫荡,该村民兵大显身手,诱敌深入踏响地雷群,炸死炸伤日伪军多人······


阳南县各地民兵广泛开展地雷战,不断取得反扫荡斗争胜利,受到太岳区党委和太岳军区领导同志的表扬。称赞阳南县开展的地雷战具有群众参与的广泛性,充分利用天时地利人和的优越性,地雷种类繁多、花样齐全的创造性,布置周密、不留死角的科学性,地雷战与游击战相互结合的机动性,千方百计诱敌上钩、杀伤日伪的灵活性。县、区武委会向太岳区推广了固隆民兵的经验,李土生的名字不胫而走,一时成为有口皆碑的著名人物,大家推崇他为“爆炸大王”。


地雷助阵 拔除据点更显神威


1943年太行山区大旱,夏粮收获无几。驻扎在东封神庙据点里的敌人借我根据地严重灾荒之际四处扫荡,百姓处于水深火热、饥寒交迫之中,这无疑是锲在阳南根据地的一颗钉子。县委命四区武委会主任司积善找到李土生,共同商量、敲定了拔除东封神庙据点的计划。盛夏六月,四区民兵打响了拔除东封神庙据点的战斗。一天夜里,敌人将要进入梦乡时刻,据点外枪声大作,炮声轰鸣。离据点不远处,李土生指挥民兵用榆木炮连续向敌据点开火,一团团带着火球的“炮弹”准确命中目标。民办们把手榴弹塞进榆木炮筒里发射到封神庙据点,敌伪军被这种从未见过的“武器”搞得惊慌失措。部分冲出据点的日伪军则踏响了据点周边的地雷群,被炸得死伤大半;侥幸没死的日伪军则向县城方向狂奔逃命。东封神庙据点就此彻底拔除。


1944年,土生担任了民兵分队长。有一次日伪军从方向泽成开过来,但是不敢进入固隆村,只好绕道东沟。土生指挥民兵在庙后圪洞首先打死日军3人,敌人怕中地雷阵,只好原路退却,待返至土圪洞,又被民兵们配合阳南县独立营刚刚布下的地雷阵炸得人仰马翻,抢劫到的粮食、耕牛、衣物悉数被截。1945年4月,在围困县城的战斗中,李土生带领固隆民兵用地雷战加游击战的战法,封死了敌人向南退却逃命的通道,在阳南县围城部队中独树一帜,为解放县城做出突出贡献。穷途末路的日伪军再次领略了“爆炸大王”的威名。


从1944年7月13日在阳南县群英会上获得“爆炸大王”的光荣称号起,到1949年南下接收新区止,李土生先后10多次受到太岳军区、军分区、和县、区政府的表彰奖励,共获得步枪3支、手枪1支,和“爆炸大王”、“爆炸标兵”、“爆炸英雄”大匾3快、锦旗5面。李土生的事迹在《新华日报》上广为宣传,根据地人民还把他的事迹编入《阳南十绣英模榜》歌曲之中广为传唱,歌中唱道:二绣李土生,爆炸称大王,制造石雷,卫国保家乡;技术最精巧,爆炸布罗网,炸得敌人,惊心动魄,出发就死亡。1949年5月阳城全县解放后,李土生出任四区武委会教导员,多次以连长、副营长职务带领野战民兵出征河南济源、孟县,晋南临汾、曲沃、晋中等战役,1949年3月,李土生报名参加长江支队南下,为接管新区,解放全国屡立战功。


“爆炸大王”李土生和“夜明珠”李银保,以其坚定崇高的抗日热情,不畏强暴的救亡行动,独具特色的对敌战斗方式方法,成为阳城抗战过程中最具特色的标志性人物。英雄们的传奇业绩至今仍在阳城老区人民的绿水青山之间广为流传。由此产生的建设小康社会,完成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精神力量世代不息,源远流长。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