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山西省晋城市迎宾街639号


市委党史馆:办公室

电 话:0356-8981010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实事求是 返璞归真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07-19 09:45作者:梁家礼来源:晋城党史网

—追纪三叔红圪雷抗战时期投笔从戎在山西新军的抗日故事


1948年我9岁,有天半上午,从东南角飞来了一架飞机,这时小孩子跑着,叫着向我们院子跑来,高喊着:“快来看呀!大官‘红圪雷’坐飞机回来了”(社会上传说他当了中央军大官),在天上看咱们哩!飞机在村上空转了二个圈,向北面飞走了。奶奶一边流出了眼泪,一边自言自语地说:十几年了,也不知什么时侯能回来。小孩子随着飞机的消失,也没了一个人影。

说起三叔在山西新军的故事,还是在1954年,我在晋城一中上学放寒假了,三叔也从晋城师范回来了(师范老师),我们几个小孩,缠着三叔,非让他讲讲打仗的故事,无奈,只好给我们讲了讲他当兵打日本鬼子的故事。时间虽已60多年了,我却记忆犹新。

忠孝两全忠为先

三叔红圪雷,字培芝,1936年从太原平民高中,考入北平大学工学院。1937年七七芦沟桥事变,日寇入侵北平,学校被迫停课,学生离校,四处避难,他和秦世厚同籍的几个同学一块从天津乘轮船逃往山东,途中收到了父亲病故的噩耗,马不停蹄奔向山西老家。第二年正月,日寇侵占了晋城县城,无恶不作。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晋城抗日救亡工作热火朝天,全民抗日热潮深深感染了他,听说国民革命军五二九旅在大阳驻防,他和同学偷着去部队探访,并通过东四义段××、来村杨鸿基设法和副旅长贾振中(共产党员)见一了面,通过谈话进一步受到了启发,心急如火要求就地入伍,在贾旅长的引荐下,让他们前往临汾参加决死队。经和母亲相商,认为忠孝不能两全,尽忠应为先,把尸体未寒的父亲暂时入殓,棺木放在堂屋西一间竖柜后。含泪奔赴临汾,见到了母校许多校友,他也随之加入了抗日学生突击队。满腔热血在沸腾,当下写出了小诗一首,以示他抗日的决心:

雪花无意飘飘堕,

万树有心开白梅。

古人爱雪恐不得,

今人恶雪它偏飞。

饥寒交迫民众苦,

国难当头民族危。

驱逐严寒和倭寇,

大地回春凯旋归。

山西新军是我党在抗日战争时期组建和领导的一支抗日队伍,也是山西一支抗日主力军,它包括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山西政治保卫队,抗日学生突击队等。共一个大队,三个中队,领导有孙为、陈焕文等。

“七七”事变后,激起了全国工农兵学商的抗日高潮,我党领导的八路军,纷纷开赴抗日前线。太原失守后,临汾成了山西的政治中心,爱国青年学生不断涌向这里,临汾喻为大革命时的广州。爱国志士义愤填膺,纷纷来临汾参加抗日队伍。1938年2月日寇向临汾发起进攻,新军政卫队在孙为和陈焕文等带领下参加了保卫临汾的野外演习,中央军和阎锡山军都逃跑了,他们仍在坚持,直到日军的炮弹落到临汾城内才撤退了,向汾河西岸转移。

第一次参加战斗

初生之犊不怕虎。

新军经过短期训练,就要准备上战场战斗。第一次战斗是在三官峪。

日军占领临汾不久,又向汾河西岸和吕梁山区进犯。国民党、阎锡山的军队逃过汾河西岸再不见面了。只有新军的队伍在抵抗敌人,并展开游击战。一次,日军向吕梁山进犯时,他们预先埋伏在敌人必经之路的三官峪,这是由汾西平原进入吕梁山的咽喉,三面环山,一面是平原入口。新军的部队占领了各个山头,组织了突击队埋伏在山崖上,正当敌人得意忘形地向山口进发时,被突击队的手榴弹炸的东倒西歪,乱成一团,随着轰轰的手榴弹声,各种枪支也一起射击开了,特别是老毛司象迫击炮一样,一排排的子弹射向敌人,使敌人损失很大。

由于新军的人数和火力与敌人悬殊很大,虽然占着有利地形,但鬼子兵力多,有大炮,机枪,不住地向山上扫射,狂轰烂炸。突击队的同志们被敌人的火力压得利害,有好几位同志英勇的牺牲了,其中一位是三叔他们中队的一个班长。牺牲了的战士永远活在人们的心中。

在敌人密集的火力下,部队化整为零,撤出了阵地,到指定地点集合。敌人仍在向山上盲目地乱打炮,乱射击,直到部队离开几个钟头以后,还可听得枪炮声。战斗整整一天。第二天,连里派三叔去三官峪侦察时,敌人已逃之夭夭,只留下一些战斗残迹。这次战斗不但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而且锻炼了部队,取得了广大群众的拥护。战士们参军后第一次参加战斗,首战得胜,欣喜若狂,手足舞蹈。

开展游击战争

我们党领导的军队,不但会打仗,而且善于做思想工作,从而使之由胜利走向更大的胜利。新军和旧军的最大不同点,就是共产党的领导,设有政治工作人员,加强政治思想工作,提高战士的政治觉悟,特别是在战斗中考察和吸收党员。经过行军和战斗的锻炼、考验 ,广大战士知道了不但要争取国家和民族的解放,而且要为全人类的解放和共产主义而奋斗。当时,为了宣传广大群众共同抗日,在书写宣传标语的同时三叔又写了《参加抗日军》小诗:

抗日救亡要当兵,

当兵还是咱新军。

吕梁山上打游击,

汾河两岸歼日军。

三官峪战斗以后,他们便在吕梁山、汾河两岸的乡宁、襄陵、太平、汾城等地一带开展游击战。一方面主动打击敌人,一方面防止鬼子从据点里出来烧杀抢掠,保卫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深受群众欢迎。

夏天,汾河平原的襄陵、太平、汾城一带,麦子已经一片金黄。新军的队伍为了保卫麦收,一面防范敌人抢粮,一面帮助群众收割麦子,更受到广大群众的称赞和拥护。有的群众自愿参了军,有的群众自动组织起红枪会,打击敌人,保卫自己。经过做工作,有几十人参加了新军队伍,后来,他们许多人都成了勇敢的战士。队伍逐渐壮大了。这样,抗日学生游击队在吕梁山,汾河边成了战斗者和人民的保卫者,新军成了一支抗日的主力军。

进行整编   加强训练

山西政治保卫队,简称政卫队,是山西新军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由十个大队组成,后改编成旅。代旅长是张韶方,政治部主任是廖鲁言,参谋主任是孙定国,组织科长是乔明甫,宣传科长是王树君。

抗日学生游击队在汾西改编为政卫队第六大队后,大队长仍是孙为,指导员是张靖华,一、二、三中队改为十六、十七、十八中队、各级领导和人员均无大的变动。

整编之后,接着就加强军事训练和政治教育工作,除进行操练、射击、上军事课、政治课外,还进行文化娱乐活动。

雪夜袭击

经过一段时期的整顿训练,队伍又向汾河沿岸的同蒲铁路线展开游击战,伏击敌人火车,破坏敌人交通。

1938年冬,为了打击敌人,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经过五十多里路的急行军,向同蒲路灵石县南关附近的王庄据点进行袭击。当时,大雪纷飞,河水结冰,他们涉水渡过河向铁路东的王庄行进。过河后,冰水把脚和鞋冻到了一块,然而大家的情绪却十分高涨,心里热乎乎的,忘记了冰冷。队伍冲进了据点,敌人还在睡梦中,顿时慌作一团,有的还没找见裤子就到阎王爷那里报到去了。这时,碉堡里的敌人被惊醒了,他们打着手电筒,到处乱照,机枪、步枪象火蛇一样在夜空中飞舞。队伍正在敌人的碉堡下边,敌人的火力直向这里扫射击,同时敌人的各种炮也向这里打来,增援的敌人火车也来了。新军完成了袭击任务就主动往下撤,前有大河,后有鬼子,炮火打得河水飞溅,飞砂走石,他们在枪林弹雨中迅速渡过了汾河,旧路已被敌人火力封锁,有几位同志负了伤,在渡河时淖入水潭,连人带枪沉到了水底,这时大家已冲出封锁,过河上了山,三叔还在河里喝水。冰水从头上浸到脚根,棉衣已全部湿透,比背了千斤大石还重。自己又不会游泳,心想,可能逃不出这个水坑了。这时,忽然想起自己还拿着枪,用刺刀往下一插,插在了河底的石头上,这一下,使他从河底漂上来了。挣扎到浅水滩,湿重的棉衣压得他走不动。忽然,一发炮弹落在附近的河滩上,打的水砂乱溅,手也被打伤了。这时天已渐渐发亮,如在天明爬不上山,就会有更大的危险。他艰难地最后一个爬上山时,天已大亮,敌人的炮火也停止了,全队的同志在一个村庄休息,他也到了那里,大家共同庆贺袭击胜利归来,老乡们像待亲人一样欢迎他们,给他们烤衣服,做饭吃。

后来返回宿营地,为了纪念这次袭击袭击胜利,三叔又写了《雪夜袭击》一首小诗:

大雪纷纷急行军,

涉渡冰河打日贼。

血战彻夜胜利归,

鬼子梦中见阎君。

十二月事变

1939年冬,国民党发动了第一次反共高潮,阎锡山作了这次高潮的先锋队。1939年12月1日,山西发动了“十二月事变”。

阎锡山集中了十九军、六十一军等6个军的兵力,向吕梁山的新军决死二纵队、政卫队等全面进攻,企图消灭新军,并摧毁晋西南和吕梁山的各县抗日政权和抗日群众团体,残酷杀害共产党员、牺盟会员及抗日进步分子,造成了一片恐怖。广大群众和战士们愤怒满腔,怒斥卖国贼,狗汉奸。政卫队被迫奋起自卫反击。接到返回部队通知后,51团一连的人和八连的人就合而为一回吕梁山找大部队去了。当政卫队回到吕梁山后,政卫队大部和四纵队都去了晋西北,敌人梦想消灭新军的计划,彻底破产了。三叔和秦世厚同学与部队失联后遇到了从中条山芮城,垣曲一带被鬼子打散的五二九旅副旅长贾振中(中共党员),有过一面之交,知道他们文化程度高,就介绍他们投奔延安,不巧未过黄河就被日本鬼子抓住了,介绍信吞入腹中,被关了三天后,以穷学生释放了,后在西安报考了黄埔军校西安分校,一年毕业后分配国民革命军第十九军炮兵团,三叔从排长升至营长,授衔中校,1943年同盟国派其部赴缅甸抗日作战。1945年日本投降后回国接降,解放战争中集体起义,1984年离休。以至广传红圪雷当了大官,每天坐飞机,开大炮,出国了等谣言应以澄清。抗战时期参加新军,勇敢抗日的事实存在,要返璞归真,抗日功绩,不可磨灭。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