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期我党接办牺盟会和组建新军始末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10-09 18:43作者:梁家礼来源:晋城党史网

1936年10月,共产党员薄一波受中共北方局刘少奇书记的派遣,回到太原与阎锡山“共策保晋大业”。


接办牺盟会


当时的山西,在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感召下,阎锡山停止了他“剿共、反共”的军政措施,逐渐转向了联共抗日。1936年9月18日成立了由阎锡山任会长的,旨在“联合不管任何党派、任何阶级、任何职业的朋友,只要不愿意做汉奸、做奴隶的人们都联合起来一致抗敌救亡”的牺牲救国同盟会。此时的山西,已点燃了一盏抗日救国的明灯,全国各界爱国人士和进步学生纷纷聚集到太原在牺盟会主办的“军政训练班”、“民训干部教练团”学习,接受抗日救亡的军政训练,晋绥抗日救亡的高涨之势在国统区可谓独一无二。当时就有人把太原形容成如同大革命时期的“广州”。


图1.jpg

11月3日,薄一波以社会活动家的身份与阎锡山、赵戴文、梁化之在省政府东花园举行会谈。薄一波所提三条:我参加共产党多年,说话写文章都离不开共产党的主张,希望能得到理解和不受限制;对抗日救亡有利的事我都做,不利的事我都不做;我要工作,就难免要用一些老朋友做事,对于我用的人要给予方便,保证他们的安全。对此阎锡山一一首肯。会后,薄一波便以牺盟会常务秘书的身份被阎锡山派往牺盟总会帮助梁化之主持牺盟总会的日常工作。从此,我党与阎锡山当局特殊形式的统一战线正式形成。许多中共秘密党员均以牺盟会干部的身份登上了山西的政治舞台,开创了我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一种新的格局,既取得了我党在国民党统治区的晋绥两省公开合法地发动群众抗日救亡的领导权,也为实现毛泽东要把山西建成华北抗战“支点”这一伟大目标,创造了一个良好的政治环境。


薄一波接办牺盟会之后,便根据刘少奇同志“不搞‘左’倾冒险和空谈主义;不提阎锡山根本不能接受的口号和山西当局不允许做的事;不要怕到上层机关当官和戴官办团体的帽子;要踏踏实实地做群众工作”的指示,没有反对阎锡山“无条件的守土抗战”,“有条件的收复失地”,“踢破经常的范围加紧自强”等既定方针,并完全接过阎锡山“宣传民众,组织民众,训练民众,武装民众”的口号,除在太原市和周围城乡迅速掀起各界轰轰烈烈的抗日救亡高潮外,还组训了一千多名村政协助员到全省各地发动群众抗日救亡,招收国民兵军官教导团学员。同时说服阎锡山尽快释放了内战时期关押在太原陆军监狱、山西省第一监狱、山西省反省院的王若飞、胡荣贵、张衡宇、岳维藩、乔明甫等35名政治犯和红军东征时被俘的一百多名红小鬼,使他们重新走上了抗日救国的各条战线,成了各级党政军的骨干。

图2.jpg


在牺盟会主持下的军政训练班、民训干部教练团的几千名学员和大中学校的学生,每逢节假日便在大街小巷宣传抗日救亡的道理,太原无处听不到《五月的鲜花》《东北流亡三部曲》等歌声,游行队伍接连不断,太原沸腾了。


从1937年6月24日起,在阎锡山当局的支持下,在薄一波主持下,牺盟总会分三批向全省105个县派遣了牺盟特派员,不仅取得了在县政府参与有关重大县政的决策权,而且首席特派员还成了所有秘密中共县委机构的领导成员,为公开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救国运动以及与反共顽固分子面对面开展合法斗争创造了极为有利的条件。又由当局派牺盟会、民青主要成员(部分为秘密共产党员)担任了政治主任。山西新军的50个团除去暂一师(三个团)的政工人员由战动总会派遣外,其余大都是由牺盟会举荐和派遣的。


1937年10月,为了适应战时行政,山西当局又把全省按照地区分别组建了七个政治主任公署。其中五个公署主任由牺盟会常委、执委和秘密共产党员手担任,这五个主任公署共辖75个县,占到了全省105个县的三分之二以上,70多个县的县长由牺盟会干部担任。此外,牺盟会在各县组织的抗日自卫队、游击队在全省总共有一万多人,不脱产的自卫队、游击小组等,全省至少也有15万到20万人。而且各县的农会、青救会、工救会、妇救会、儿童团等各抗日群众组织,也都由牺盟会统一组织领导。这时的牺盟会,实际上已成了各抗日群众闭体开展抗日救亡运动的组织者和领导者。随即,从1937年下半年开始,牺盟会、配合八路军及其他抗日友军开创了太岳、太行、晋西北、晋察冀四大坚如磐石的抗日民主根据地。


山西新军的组建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阎锡山找薄一波谈话,说山西要建立新军,要他负责组建准备先建一个团,他请示了北方局的负责人刘少奇同志。少奇说,这是件大好事,我们就是要紧紧抓住枪杆子,哪怕一个团我们也要去。于是我们就以帮助阎锡山抗日的名义,用阎锡山的武器,建立了山西青年抗日决死队等武装。1937年8月1日第一支由薄一波领导的山西“抗敌决死一总队”成立,在其力荐下,阎锡山又委任有中共秘密党员身份的张文昂、戎子和、雷任民担任决死二总队、三总队、四总队的政治委员,向山西工人武装自卫总队(后来的工卫旅)派遣了从总队到营连排成套的政治工作干部。1939年上半年由主持牺盟会日常工作的牛荫冠举荐山西新军二O九旅、二一二旅、二一三旅军政主要领导成员。我们首先建立了决死队一纵队,薄一波任政委。以后,山西新军逐渐发展成为一支有正式番号的50个团的队伍。

图3.jpg

当时,阎锡山想把共产党的政治主张、政治口号等都变成“山西型”的,打上阎锡山的印记。薄一波在发表主张、建立组织、开展工作时,都尽量采用阎锡山的形式。在起草牺盟会工作纲领时,他仔细推敲词语的用法,把共产党的政治语言改成“山西话”,诸如“抗日救亡”改为“抗敌救亡”;“停止内战,一致对外”改成“动员民众,守土抗战”;“不分党派”改为“不分派别”得到了阎锡山的认可。薄一波风趣地说:“这是用阎锡山的面袋子完全装着我们的面。”


阎锡山为了保住自己的地盘,扩大势力,打算在山西发展30万国民兵。按照这个计划,需要两万多个连、排级干部,他将招收国民兵训练团学员的任务交给了薄一波等人。薄一波考虑,如果招收上来的学员完全为阎锡山所用,那对中国革命将是很大的隐患。因此,如何巧妙地招收到符合我党需要的学员至关重要。当时,报考的人员非常复杂,既有进步青年,也有反共分子。于是,薄一波一方面组织爱国意识强、愿意抗战的积极分子参加考试,另一方面,则在考试的内容上大做文章:阎锡山提出的所谓“按劳分配”、“物产证券”是必不可少的题目,其他的题目则都是关于抗日救亡方面的内容,包括对“九·一八事变”、对十九路军抗战如何认识?对“一二·九”运动有何看法?民族解放先锋队、抗日救国会是什么组织?“冀东反共政府”是什么组织?等等,将这些题目混杂在一起考。录取时,凡是答对抗日救亡题目的,80分就可录取,凡是答对阎锡山那些题目的,一个也不录取。


通过这种形式,招收上来的国民兵军官训练团的学员大多是主张抗日的积极分子和进步青年,他们中的许多人后来都成了抗日救亡的骨干,有些人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后来,薄一波又提出在山西新军中实行政治委员制度,规定政治委员是部队的最高负责人。同时,还设法从八路军中调去一些干部帮助培训新军。


1939年12月。阎锡山发动了山西十二月事变,牺盟会被宣布解散,原牺盟会中坚持抗日的成员,仍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继续进行着抗日斗争,新军被戴上了叛军的罪名,借机也摆脱了阎锡山,和八路军一起在抗日战争中立下了汗马功劳。新军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逐步发展壮大,人民解放军中的好多部队的前身就是决死某纵队、某某旅。并在边防战斗中立下了赫赫战功。伟大领袖毛主席和将帅们曾赞誉山西新军和八路军、新四军等齐名。


(据徐一贯口述,巩布维讲授记录)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