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家骏与《太行山剧团》(7-4)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10-15 14:53作者:崔海生来源:晋城党史网

四、剧团血洒太行山


百团大战中,我八路军取得辉煌战果,日军遭受巨大损失后,1942年五月开始,组织数倍于我的日伪军,对太行山根据地进行报复性“扫荡”,采取“捕捉奇袭、步步为营、铁壁合拢、梳篦扫荡”等战术,企图一举摧毁我北方局、八路军总部、129师师部、及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等领导机关和太行山根据地。在扫荡过程中,日伪军见人就杀,见房就烧,见粮食和牲畜就抢或焚毁,水井用后填埋或下毒,就连老百姓日常用的锅碗瓢盆和农具也被砸烂。日军企图通过此举,妄图将太行山根据地完全变成“焦土”,以挽回其惨败的面子,稳定其动摇的军心。


太行山剧团当时驻河北涉县悬钟村,在这次反扫荡作战中,为了不给作战部队突围增加困难,让剧团单独突围,走偏城到武安一带,跳出太行山山区。剧团连夜把演出的幕布、道具等不必要物品埋藏起来,把年龄偏大、身体不好不适应长途行军人员疏散,轻装向偏城方向突围。


到了偏城边沿,发现敌人已经包围了偏城,飞机在空中不断向人群扫射无法通过,只好连夜南下向平顺方向转移。到了豆峪村和129师参谋训练队(下简称参训队)相遇。参训队有200多人,他们每人有一支三八步枪,每班还有一挺轻机枪,参谋人员有一定作战经验,武器又好,剧团演员决定和他们一起行动,得到同意后,洪荒和赵炳炎参加了参训队关于转移的紧急会议,会后告诉大家,万一遇到敌人被打散,约定再集中的地点是赵寨村。天刚亮大家就出发了,在经过国民党孙殿英部驻防地时,孙殿英部正和日军接火打仗,他们就悄悄顺山沟走到了井底村。


井底村位于平顺县城东南45公里处,四周绝壁环抱,其形状如井,村子居其谷底而得名“井底村”。剧团的同志们随着参训队走到井底村,那是6月12日午后,参训队同志走的快已经进了村,剧团女同志和孩子们走的慢,大部分都还在村外。村外有一条小溪,溪水清澈,从天明行军出发,到现在已经是中午多了,大家是又热、又饥、又渴。有的人到溪边洗脸、喝水,有的喝了水就靠背包躺在路旁休息,也有的在村边一个戏台上休息。突然听到前面有枪声,大家紧张地站了起来,前面参训队跑回一个人来,边跑边喊:“快撤,有敌人”!


事后,才知道原来是参训队派出,在前面侦察的同志被敌人捉去了,日伪军在南面山上占了有利地形,埋伏好等他们进村。敌人封锁了井底村这段山沟,参训队一边还击一边撤退,这对既有武器又有实战经验的部队来说不算什么,可对这些没有武器,又毫无战斗经验的男女老少文艺兵来说,却是没有经历过。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使他们不知所措,参训队女医生端着喝水缸子正和剧团女演员田静说话,突然的枪声,使她们顿时发了愣,机灵的崔家骏大喊:“赶快跑啊!”在慌乱中,剧团的同志们被打散了,部分随着参训队撤,多数人却是向来的路上又往回跑。刚跑没几步,就被敌人从山坡上直射下来的火力,封锁了后退的大路,路左是梯田,路右是深沟,密集的枪炮子弹打得路面直冒烟。在敌人火网下的紧要关头,剧团洪荒艺术指导大喊:“赶快往下跑!往下跑!”日伪军看到参训队和剧团人员大乱,就从山上追下来。跑在崔家骏前面的是参训队女医生和田静,身后是常振华、方康印。大家不管坡有多高,沟有多深就往下跳。跑在前面的女医生被子弹击中头部当场牺牲;跳塄时崔家骏跌坏了左腿,头部右鬓角被子弹穿破,血流到脖子里也顾不上擦;常振华的脚被子弹打伤,一瘸一拐的跳着跑;方康印被子弹打穿了大腿;洪荒肩膀和大腿被弹片炸伤。梯田里又是瓜秧又是豆秧,根本跑不快,敌人紧追不舍,有的只好丟了被包、用具和带的粮食米袋。到了沟底大家原想可以脱险,没有想到沟底有一条大河,河水又深,流的又湍急,只好顺河跑。跑到前面不远,是一个几十米深的岩石状悬崖断壁,无路可跑都愣住了。湍急的河水飞流急下,在断壁上形成巨大汹涌、水雾缭绕的大瀑布。瀑布猛烈冲击着下面的大水潭,冲成的波浪花在大水潭中翻滚,水潭深不见底。看着悬崖峭壁,大家心里没了底,怎么办?敌人追了过来,停止了射击大喊:“捉活的! 捉活的!”眼看敌人已经到了跟前,洪荒喊到:“宁死不要当俘虏,跳吧!”率先跳下深潭。大家刻不容缓一个一个地往下跳,跳下去后都呛了水,大部分游到岸边爬上岸。


说到游泳上岸,不得不说说剧团1939年在东漳河村时学游泳的往事。那时剧团住地守着漳河,有几个会游泳的男同志常常到河里游泳玩耍,陵川的孩子们和女演员都不会。出身南方广东任剧团艺术指导的洪荒,也酷爱游泳活动,他命令大家都要学会游泳,以便以后有敌情遇到大河时有办法脱险。崔家骏就拜洪荒为师,不几天就学会了仰泳、潜水泳、踩水泳等技能。男演员都积极参与学习游泳,而女演员有些封建意识,不愿意在男演员面前脱衣服学游泳。洪荒艺术指导说必须学,这是命令,提议让崔家骏当她们的教练老师,说他还是个孩子,女演员勉强同意了。从狗爬式到蛙泳式,崔家骏认真教,女演员们认真学,人人基本掌握了游泳技巧,学习中间出现了好多有趣的故事,就不一一细说。


没想到学习到的游泳技巧,这次救了剧团许多同志的命。崔家骏是小同志中年纪最小的一个,时年15岁,因刚跌伤腿,往下跳时用不上力,跌在半崖凸臼的岩石上后又磕伤了胳膊,横着被瀑布冲到下面潭里,由于他游泳技能好,在水中昏昏沉沉挣扎着,冲击下的汹涌浪花把他卷到潭边,他才慢慢游到岸边爬到灌木丛中躲起来了;剧团领导洪荒和常振华、康方印跳崖后,凭借着良好的游泳技能,忍着伤疼挣扎着上了岸;剧团指导员兼党支部书记章杰儒冲出村子时,腹部中弹,仍然跳下水潭里,因为流血过多,无力游到岸边,在水潭里挣扎时,又被在悬崖上赶来的敌人开枪打死;田静因为力气弱跳跃不远,也是跌在半崖凸臼的岩石上,震了一下,又被瀑布冲到下面潭里的,好在她没有受伤,一手拿着米袋,一手划着水游到岸边,爬上岸一瞧,一只脚上鞋丢了,另一只鞋张开了口,只好脱掉扔了,赤脚往下跑到山边灌木丛中躲起来;女演员袁秀峰双腿被子弹打穿,跳崖后被水波推到岸边爬不上岸,从中午到晚上,在岸边水草里藏着泡了5个小时,直到敌人撤退走才被战友救出。日伪军冲到悬崖边,打死了来不及跳崖的贺玉玺、陈九金和两名炊事员及几位不敢跳崖的女同志。当看到跳到水潭里的人,敌人就往水潭里开枪,打死打伤几个负伤背着枪和干粮袋在水中挣扎的人,党支部书记章杰儒就是其中之一。


日伪军四处打枪,漫山遍野搜查,捉住了女演员朱爱春。直到天傍晚,敌人放火烧了村子,才全部撤退走,结束了这场惊心动魄的遭遇战。这次遭遇战,剧团损失巨大,死伤人数占到剧团人数的四分之一。敌人走后,洪荒艺术指导和常振华、康方印等摸黑救出还在水里的袁秀峰。井底村虽然是国民党活动区域,以前八路军也来过,现在剧团遇难,好几个村民也出来,在四周寻找八路军,“八大哥,出来吧!敌人走了”的声音此起彼伏。剧团团长赵子岳在敌人冲出村子时,同剧团部分人随参训队的同志一起跑,利用地塄死角躲过敌人追捕,现在也和两个参训队的在村周围到处寻找剧团的同志们。数天之后,剧团冲散的同志和参训队人员从隐蔽的不同地点,又都集中到约定的地点赵寨村。


再说当天晚上一个村民来水潭饮牛,发现了从灌木丛中爬出来,因多处负伤,经过水泡发着高烧又昏迷了的崔家骏,就悄悄把他背回了自己的家。崔家骏头上有枪伤不好上药包扎,老乡就把他的分头头发用剪铰光,上药包扎好头部、跌破的腿和胳膊后,为防止敌人来搜查,给他头上裹上毛巾,穿上自己家闺女的蓝色大襟女衣裳,把他化妆成女的,当自己的“闺女”给隐藏起来。好几个月敌人扫荡结束后,剧团同志们来井底村重新安葬牺牲的战友、开追悼会时,崔家骏才伤愈归队。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