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家骏与《太行山剧团》(7-5)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10-15 14:56作者:崔海生来源:晋城党史网

五、剧团重返陵川境


八路军经过对日寇的“百团大战”,重创了日寇在晋冀鲁豫根据地的“囚笼”战略,日寇组织数倍于我的日伪军进行残酷的报复性“五一大扫荡”,在粉碎日寇的反扫荡阴谋后,因为二战国际战场局部开始反攻和太平洋战争爆发,侵华日军成强弩之末。1943年初,中国正面抗战还处于僵持阶段,在太行山敌后战场的八路军129师,经过“大生产”运动,终于度过了困难时期,进入恢复和发展阶段。为进一步“缩小沦陷区,扩大根据地”,已经开始局部反攻收复失地。为了适应新形势,在党中央部署下,调整了晋冀鲁豫边区党和政府组织,下辖八个地委、专署,每个专署分别成立了剧团分团,原太行山剧团成了总团,归太行军区政治部领导,从地方政府领导,转成了部队编制。剧团领导成员大部未动,部分演员不适应部队生活的调往地方。崔家骏和原陵川孩子宣传队的演员们,大都留在太行山剧团总团,随太行八地委、专署、八军分区到太行山剧团“发祥”地陵川,开辟新区的工作。


陵川县位于山西晋东南地区,南与河南豫北交界,地势呈东高西低,东部崇山峻岭、沟壑纵横,西部属山地丘陵。 1943年4月30日,日寇第5次扫荡陵川,占领全境。129师8月在林县发起了“林南战役”,解放了太南、豫北40万人口。战役胜利后,刘、邓首长即令新一旅2团(后当地人称“老二团”)和“决死纵队”7团,从林县奇击陵川东部和豫北交界的日伪统治薄弱区。2团夺取陵川夺火乡, 7团夺取陵川西南交界的晋城柳树口镇。太行山剧团就是随“老二团”和八军分区到新解放区夺火开辟新区的。剧团从涉县下温村出发,途径平顺、壶关到达夺火凤凰村,(后移驻光脚站村)。


陵川是太行山剧团发祥地,5年前国共合作抗日,在东部山区千沟万壑的家家户户是父送子、妻送郎参军打鬼子,抗日宣传活动搞的轰轰烈烈,处处是欢歌笑语。现在来到故地,看见的是村庄里和农田蒿草满地,倒塌的房屋里、院子里、村路上、野地里,到处是人的死尸,白天乌鸦叫、黑夜野狼嚎,有的村庄人几乎死完,剩下的也是奄奄一息。陵川这个曾经的抗日根据地,晋东南晋豫地委曾驻地,号称领导晋东南地区抗日的“小延安”,怎样成了现在的这般状况。这还得从剧团离开陵川的1938年说起,山西境内太行、吕梁、中条、恒岳山脉雄踞四周,千里莽莽太行群山连绵,沟壑纵横,要在太行山建立敌后的抗日根据地,占领南太行的晋东南,是毛主席建立太行山根据地这盘棋的“眼”。陵川在晋东南之东南,,当时道路狭窄,四周没有能通汽车的公路,闭塞的交通条件,使四面县城沦陷于日寇,唯有陵川是晋东南没有沦陷的完整县。陵川东出可控制冀南、鲁域,南可俯瞰中原,战略位置有兵家必争之地说。因此国民党、蒋介石为独霸陵川,除有阎锡山地方部队外,陆续将中央军派驻陵川境内,有40军庞炳勋、新5军孙殿英和27军范汉杰部。为了和国民党寸土必争,八路军总部组建以副总参谋长左权兼司令员、黄克诚任政委的八路军第2纵队。第2纵队司令部驻在平城义汉村,开始调兵遣将,许多八路军将领和部队陆续进驻陵川境内,准备和国民党军队进行决战打“陵川战役”。蒋介石对“陵川战役”是势在必得,在原来3个军基础上又派西区的刘戡、陈铁和陇海路驻军临时抽调6个师,准备东渡黄河,随时准备增援、参加“陵川战役”。在双方调兵遣将、战役一触即发之际,毛主席认为“陵川战役”开打,将是大规模的内战开始,国共合作抗日将彻底破局,且国民党在陵川集中的部队多于八路军数十倍,还有援军,我们根本没有取胜的把握。1940年3月15日毛主席为国共合作抗日,紧急叫停了这次战役,并让撤出陵川至河南林县南面一线党政军机关和所有部队,北撤至平顺以北。“太南撤军”后,国民党党政军全面占领陵川,他们不思积极发动群众抗日,而是到处捕杀我没有撤退走的党员、干部,伤尽人心。当日寇大举进攻陵川时,得不到陵川群众支持,一击及溃后,庞炳勋、孙殿英部两个军投敌当了汉奸;嫡系27军被日寇打散,接替军长的刘进带部分军队,突围南逃河南过了黄河,其余被打残的部队逃到夺火一带深山,日寇就反复扫荡东部山区的国民党溃兵。为了断绝国民党溃兵的生存条件,数月来在东部山区扫荡中,日伪军烧房、抢粮,杀人、投毒,无恶不作。晚上27军溃兵为了生存也是抢粮,抢能吃、能穿的衣裳。扫荡中的几个月来群众不敢回家,全部躲进山坡、窑坎流浪,靠野果、树叶充饥度日。年老、婴幼儿成病大量死亡,许多死尸无人埋葬发生瘟疫,造成更多的村民死亡,土地荒芜,已是秋后颗粒无收。


剧团来到陵川东部山区夺火,放下背包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搭台唱戏,是随八分区机关人员和部队同志埋死尸,拿自己带的口粮做稀饭,救还能救活奄奄一息的群众。随后地委决定机关干部、部队和剧团同志把每天定量一斤口粮,捐出一半救济群众,还把剧团成员分成数个小组,配合地委到附近各村庄发动群众生产自救,建立农村新政权。董世民等到古郊上河,夏洪飞等到赤叶河,黄一涛、雅光、田静、王凤等到马武寨等村。崔家骏、郭保发到新成立的“陵高县”配合创建新区工作。剧团人员到各村后半斤粮食不够吃,就和当地群众上山扒开乱草捡落下的山杏叶、桃叶等能吃的树叶和粮食混合果腹,捋荆籽碾碎压饥。专署和地方政府组织群众砍撅把、熬柏油、挖药材、摘连翘,军分区组织部队,把这些物资背到河南林县解放区,用来换粮食自救,组织群众开荒恢复农田。当地群众感慨的说“这真是七来死八来活(七死是指国民党27军置群众于死地,共产党八路军来救活了群众)”。在陵川当时现实生活的教育和感染下,剧团的同志拿起手中的笔进行创作,一批带有浓郁陵川地方特色的剧目问世。赵子岳、黄一涛、董世民组成创作组,由黄一涛执笔写出了五幕话剧《沙柳泉》;赵子岳写了《一把斧头》和《笑了的人》两个独幕话剧;夏洪飞写了《“十二月事变”到今天》等歌曲;已经调太行文联工作的老团长洪荒,也深入陵川创作了大型歌剧《赤叶河》。其中揭露国民党溃兵祸国殃民剧本《沙柳泉》,还在太行区党委作为汇报演出剧目。


再说崔家骏、郭保发到新成立的“陵高县”配合创建新区工作。陵川、高平、晋城三县成品字型三足鼎立,日伪军据县城重兵把守,在敌强我弱情况下,八地委、专署、军分区决定在陵川与高平、陵川与晋城交界之兵力相对薄弱的陵川西南商阜重镇附城成立“陵高县委、政府”,在晋城东南与陵川交界商阜重镇柳树口成立“晋东县委、政府”,来开辟抗日根据地。单说“陵高县委、政府”这个历史从没有设置,现新成立的县,一是没有县城居守,二是没有县长。地委、专署就把刚刚任命为陵川县两个月时间的县长路宪文,改任为陵高县县长。路宪文附城村人,抗日战争时期,陵川早期加入共产党组织,领导过附城一带牺盟会组织,开展抗日宣传活动。他姐姐路印枝嫁给的新庄村崔实保,育一子就是崔家骏,陵高县县长路宪文就是崔家骏的舅舅。军分区给路宪文在“老二团”抽调3个连,进攻夺取附城日伪据点,为了临时解决县政府和部队吃住问题,特别抽调崔家骏和陵川籍的郭保发前来协助。崔家骏到自己家乡新庄村后,说服家景比较富裕的父亲崔实保,拿出家里粮食供县政府20余名干部和县长警卫大队使用。县长路宪文也把县政府驻地暂时寻址到新庄村,任命崔家骏父亲崔实保为“陵高县”民政科科长职务。任务完成后,当年底崔家骏被地委保送到太行联中,接受文化基础教育。同来的剧团郭保发同志,参加了陵高县政府新成立的独立营,牺牲在了保卫陵高县政府阻击日伪军的战场上。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