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家骏与《太行山剧团》(7-6)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10-15 15:00作者:崔海生来源:晋城党史网

六、剧团结束使命崔家骏奔赴新战场


崔家骏到太行联中上学后不久,驻夺火的剧团人员也有很大变动,靳典模调回太行文联,赵子岳团长调回太行军区,田英、田静也调走。剧团也任命了新的领导,同时吸收了韩世杰等部分新同志。一次,在夺火为八分区领导和部队演出时,发现来自“陵川孩子宣传队”的小演员,经过在剧团的数年征战,现在大部分都是满18岁的小伙子,再也不是在舞台上,活蹦乱跳演出舞蹈的小孩子了,并且最重要的是开始长了喉结,声音变了不再适合演小演员的戏了,为了孩子们的未来,八地委领导决定将来自“陵川孩子宣传队”的演员,全部保送到太行联中上学。


1945年初,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接近胜利,处在陵川东部山区一带活动的老二团、“决死纵队”7团,不仅站稳脚跟将进攻矛头扩大到高平、晋城境内,八地委、专署、军分区移驻到附城的盖城、城东村,陵高县委、政府移驻到高平境内的候庄一带,而且将打击日伪军的战场引向了河南豫北各县。


8月10日朱总司令命令我军,向被我军包围的日伪军发出通牒限期投降,不然就坚决消灭他们。剧团的同志们投笔从戎不怕流血牺牲,克服种种艰难险阻,不正是为了争取这一天的到来吗?在胜利即将到来的时刻,由康方印、常振华即兴创作的歌曲“冲下太行山,饮马黄河岸”,激励着剧团同志们纷纷下到各战斗部队作战,一是弥补作战部队人员不足,二是报剧团牺牲同志之仇。攻打博爱战斗常振华、夏洪飞和新华社记者一同冒着敌人枪林弹雨爬上城墙,新华社记者中弹牺牲,他们仍然奋不顾身冲进了日伪司令家,缴获了敌人的文件和枪械。康方印、董世民等随部队攻打修武县城,歼灭日伪军500余人,攻克了修武。


焦作解放后,八地委、专署、军分区从陵川移驻到焦作,剧团也随机关进驻焦作。剧团配合形势,紧急编排了打击日伪军收复沦陷地的活报剧和歌舞节目,给机关领导和参战部队进行了声势浩大的慰问演出。


1945年8月15日,日寇宣布无条件投降,根据新的斗争形势,剧团进行了最后一次整编。建团初期的老同志大多数走上了新的工作领导岗位:贾宗谊到河南做地下工作;张振亚到陵川中学当老师;康方印、董世民、夏洪飞、黄一涛等去部队任宣教干部;八分区留下常振华等部分同志组织成了“分区宣传队”。至此,太行山剧团完成抗日战争时期的历史使命,走完7年多抗战艰辛历程。剧团的同志们,发扬“太行山剧团”培养、教育的光荣传统,在各自的工作战线上,都成了各方面杰出领导或精英。


抗日战争胜利,国民党蒋介石为了窃取胜利果实,假意邀请毛主席到重庆进行和平谈判建国期间,9月10日发动了抢夺晋东南首府长治的“上党战役”,在129师刘、邓首长指挥下,歼灭国民党军3.5万人,活捉军长史泽波。为庆祝胜利,129师先锋剧团在长治给部队慰问演出,崔家骏见到了刘、邓首长。一开始刘、邓首长看到又敬礼,又喊“首长好!”的大小伙子,竟然没有认出是谁来,当他自我介绍是崔家骏、是“小毛”的时候,两位首长恍然大悟,都哈哈大笑连连说:“长大啰!长高啰!不敢认啰。”两位首长得知太行山剧团老演员大部分都调走,崔家骏在太行联中学习就要结业、想给刘师长当警卫员时,邓政委说:“你是编导秀才,那不是大材小用了吗?”邓政委沉思一会儿说:“如果愿意来129师,你就到先锋剧团来当个创作编导,任艺术指导怎么样?”崔家骏听了很高兴,愉快的答应了。崔家骏来到先锋剧团,处处虚心向同志们学习,从不摆“老八路”资格,不摆架子,到剧团第二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组织,担任了剧团副团长。


崔家骏随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参加“淮海”、“渡江”、解放中南、大西南战役,不仅给剧团编排了大量鼓舞人心的剧目,讴歌了许多战斗英雄,而且许多剧目和战地报道《宿营》、《俘虏口中的话》发表在《新华日报》上;《坚守塔子山》、《连江口车站的攻克》等战地通讯,刊登在《战场》报上;《冒雨进乐平》一文新华社向全国广播,并刊登在《新华日报》上;《渡江联唱》在《西南文艺》上刊登;编导的《战斗里成长》在四川泸州和宜宾等地为部队演出,后还被拍成电影在全国放映。崔家骏那时不仅在刘、邓129师部队(后改编成第二野战军)出了名,就是在其它野战军也成了知名人士。尤其在淮海战役中,我军围困黄维12兵团和杜聿明集团,将敌人密集的压缩在小区域内,使敌人粮弹不足陷入困境,靠有限的空投补给维持。崔家骏的宣传队这时派上了大用场。在给战士们演出时,他把喇叭对向敌营,“山东快书”、“天津快板”、“晋剧”、“豫剧”,把解放区人民土改后生活大变化、解放军官兵平等和促蒋军投诚等剧目演的欢歌笑语。开饭了的哨声和敲碗声,通过喇叭声声传入敌阵,思乡和饿急了的敌军士兵开始是晚上仨仨俩俩的来投诚,后来是几十成百的来;开始是晚上来,后来是白天也有;开始是空手来,后来是带着枪械来;开始是自愿来,后来是连、排长带着来。最有趣的是敌人有一个副连长竞是背了几十个枪栓来。邓政委称赞崔家骏的宣传队能顶10万兵。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2野15军(原中野9纵)军长秦基伟奉命组建志愿军入朝作战,因十分尚识崔家骏的创作、宣传鼓动的组织才能,特选他任志愿军15军文工团团长、创作组组长,随军上了朝鲜战场。崔家骏领导的文工团在战地宣传、行军鼓动、精彩的演出中,使远离祖国的指战员们鼓午了斗志、放松了心情,不惧怕牺牲,增强了勇立战功的决心。创作的《高射炮打飞机》鼓词和《美军怕炮》相声,后来被摄制抗美援朝电影录用。朝鲜战场第3兵团司令员陈赓在太行山抗日期间,是129师386旅旅长,就和崔家骏非常熟识,现在要调下辖的15军文工团团长崔家骏到3兵团任文工队队长,15军军长秦基伟坚决不放,还说陈赓司令员是“以上压下”,这又不是战斗命令不服从,性格豪爽爱开玩笑的陈赓司令员没办法,就任命崔家骏为3兵团的文工队队长,崔家骏成了既是15军文工团团长兼创作组组长,又是上级单位3兵团的文工队队长,不过崔家骏还是随15军行动的多。


上甘岭战役中,美军计划一天占领的上甘岭两个山包,我军坚守了24天。历时43天的战斗,双方共有4.06万士兵倒在这2.7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山头被削掉1米,随手抓一把土,里面竟能数出20多块弹片和弹头,被形容为“尸山血海”、战争“肉磨子”。我敌伤亡比为1:1.6,上甘岭战役以我方的胜利结束。我方的胜利惊呆了美国朝野和联合国军,至今美国西点军校还在研究这次战役。上甘岭战役我方胜利后,美军和联合国军从此没有向我军发动过营以上规模的进攻,乖乖的在“板门店”和谈上签了字,朝鲜战局从此稳定在了38°线上,奠定了朝鲜的南北疆界。一扫外国几千年来认为中华民族破落、是东亚病夫的歧见,也是我中华民族自立世界民族之林、从此挺起脊梁的开始。15军原是中野九纵,是我晋东南和豫北几个地方部队组建起来的,上甘岭一战世界出名,现在中央军委将15军改编成我军中唯一的空降军,成为我军快速反应部队,秦基伟后来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防部长。邓华司令员回国后和毛主席说到“上甘岭战役”非常感慨,毛主席说:“能不能拍成电影让全国人民都知道”。根据毛主席的指示,邓华司令员和3兵团司令员陈赓商量后,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第3兵团文工队队长、15军文工团团长兼创作组组长崔家骏。虽然崔家骏在上甘岭战役中和指战员朝夕相处、耳濡目染,但是从何处着手,写出这部“战争巨片”着实让崔家骏动了脑、费了神。由于上甘岭战役中,崔家骏记录了数十万字战地资料,创作了反映上甘岭战役的话剧《地下长城》,在朝鲜就给部队演出过,领导的重视和支持,自己亲历过上甘岭战役和本身在写作上的功底,一部用崔家骏笔名“肖矛”写的电影剧本《上甘岭》写成,在有关领导审阅和同志们提议、修改后,1956年在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成电影,在全国各地上影,引起了轰动效应。崔家骏独具匠心,发挥自己剧团团长演节目特长,将《上甘岭》坑道里写上了战士渴望见到毛主席、将唱歌、吹笛子、打扑克、下象棋、讲故事、自娱自乐和残酷的战场撕杀写的一张一弛、淋漓尽致,成为当时人们茶前饭后的美谈。在后来坑道极度缺水的干渴中,嗓子冒烟、脸冒火,嘴唇干裂时,习惯喝水的8连长不搞特殊和大家一样,把仅有的水留给最需要的时候和最需要的人,当连长把水壶递给大家时,你传给我,我传给他,一壶水没喝完,映衬出小小水壶装着“五湖四海”,装着官兵团结的一条心,一滴水能映出太阳的光辉,一壶水也能表达出上甘岭坑道中指战员们的崇高精神境界。两个苹果互让、双眼睛蒙着纱布的伤员摸着为战士们的弹械里装弹、女卫生员、小松鼠的镜头使我们至今难忘,“一条大河波浪宽”至今使人回味无穷。当时长春电影制片厂负责拍片的生产科长,就是和崔家骏一起参加陵川“孩子宣传队”的好友苏云(后苏云担任了长春电影制片厂副厂长、厂长)。


1955年崔家骏从朝鲜战场回来后,被部队授予少校军衔。他专程到北京看望刘伯承、邓小平首长,得知刘伯承首长在南京高等军事学院当院长,没有见上面,欣慰的是见到了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长、组织部长的邓小平老首长,首长热情的留他在家一起用了餐,共同回顾、畅谈了在太行山战斗年代的往事。在“邓政委”的关怀下,1958年崔家骏晋升为中校,调北京政治学院学习3年。1961年毕业后,崔家骏调旅大警备区文工团任政委,一年后任沈阳军区政治部文化部创作组组长。


1962年8月1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沈阳工程兵某部战士雷锋因公殉职牺牲后,国内报刊把雷锋事迹写成报告文学、故事、诗歌,并同时配发评论和雷锋日记摘抄。文艺界的作家和诗人也都通过撰文和写诗热情地颂扬雷锋精神。媒体各家报道很多,但没有一个较系统和较完整的内容,甚至有些内容还与事实不符。为了真实的宣传雷锋精神,中央宣传部在《人民日报》上发出通知,暂时停止国内媒体编写、转抄雷锋事迹,让沈阳军区政治部负责系统、真实撰写,依此为全国宣传蓝本。沈阳军区政治部领导认为:“文化部创作组组长崔家骏,是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老干部,性格豪爽热情,又在部队任过剧团、文工团编导,有写作战争题材和战斗英雄的经验,有把握稿子思想性尺寸的能力。”因此崔家骏就成了撰写雷锋事迹的不二人选,因为上级时间要求很急,1963年 1月26日(大年初二)崔家骏等乘车到营口雷锋生前所在部队采访。到部队后,崔家骏不住旅馆,就住在部队团部。采访了上至团领导下至了解雷锋的营、连、排干部和雷锋班的全体战士。在采访中那怕是三言两语、一个小故事、一个小情节他也不放过。每天采访5—6个人,天天工作到深夜,七天的采访,他接触了几十名干部和战士,深深感受到干部战士身上都有雷锋的影子,都有一颗甘于奉献的红心,都是最可爱的人。回沈阳后,他拟定雷锋事迹书稿的编写提纲时,崔家骏根据自己的写作经验,雷锋没有参加过战争,没有董存瑞、黄继光、刘胡兰惊天的英雄举动,撰写中应该突出他“平凡”的事迹中映育出的“伟大”,将撰写定了基调。连续作战6昼夜,完成初稿后,送沈阳军区政治部审阅时将书名定为《雷锋的故事》。《雷锋的故事》三上《人民日报》,当年累计发行293万册,创报告文学发行最高记录,被译成多种文字在国内外发行,其中《人民的勤务员》一节,还选入初中语文课本。


崔家骏还编写了《雷锋》电影剧本,1964年被“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成了电影在全国放影。崔家骏也因写雷锋成了当时全国家喻户晓的著名军旅作家。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