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前瞻:GDP指标或逐步淡化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12-08 00:00

   12月4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和部署2013年经济工作,被业界视作为即将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此次中央政治局会议虽没有提及财政政策与货币政策内容,但会议仍释放出经济信号:“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似乎意味着调控仍将延续积极的财政政策与稳健的货币政策这套“组合拳”。

  对此,市场的反应积极,12月5日,沪指大涨近3%,报收于2031.91点,重新站上2000点。

  GDP指标或逐步淡化

  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预计于12月中旬召开。

  作为新的决策层领导下的第一次经济工作会议,会订出怎样的经济目标最为引人关注。

  在近期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分析研究2013年经济工作时指出,“以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为中心”,这被外界视为淡化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指标的信号。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市场预期基本是两种判断:明年的GDP增速可能定为7.5%或为7%。而这0.5%的浮动区间代表两个不同的政策取向。

  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大中华区经济研究部主管朱海斌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判断7%的可能性大一些。

  “如果定到7.5%的话,给市场或者是给地方政府的印象是我们还是比较强调经济增长速度;而7%则给地方一个很明显的信号,我们对经济可以容忍稍微低一点的增速,但是对经济增长的质量会有一个更高的要求。从这个角度,调到7%的话,对于整个结构调整有一个更积极的信号。”他说。

  对于这其中的变量,他认为经济政策的风险来自于是否仍然有强烈的投资冲动。 而这涉及到中央和地方的利益博弈。

  华融证券分析师范贵龙则对于7.5%的增长目标更有信心。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明年GDP定为7.5%的概率大,未来可能会慢慢淡化GDP,只给个区间,今年定为7.5%并没有带来失业压力,可为经济转型留下空间。”

  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带领的研究团队则表示“以提高经济增长质量和效益为中心”的提法,显示2013年经济工作以质量和效益为核心,增长速度不一定会成为优先考虑的因素。

  “宽财政、稳货币”主基调不变

  从先期公布的PMI等先行数据反映,经济基本面正在逐步复苏。对于实现年初预计的7.5%的增长速度,包括商务部部长陈德铭在内的一些官员在公开场合已经表示很有信心。

  如果明年继续定调7.5%,业内分析人士普遍预测今年宏观政策主基调和政策框架不会改变,仍然推行稳健的货币政策和积极的财政政策。

  这与此次政治局会议的提法“保持宏观经济政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着力提高针对性和有效性,适时适度进行预调微调,加强政策协调配合”基本保持一致。

  中信建投研究部专题组组长夏敏仁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今年经济工作会议无论提出明年的经济增长目标、经济改革的推进、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等内容都是十八大报告与“十二五”规划的延续与推进。

  从政策上看,朱海斌亦判断货币政策是比较中性的货币政策。从货币供应量的角度,他预计明年货币供应量仍然是14%,和今年持平。 由于外汇占款在今年有明显下滑,考虑到外贸形势不乐观, 从货币供应量的角度,存款准备金存在两到三次下调的空间。

  事实上,今年中国央行已经进行两次降准和两次降息,并多次通过逆回购等公开操作为市场注入流动性,属于稳健偏松的货币政策。

  通胀则是市场普遍认为仍需警惕的政策执行因素。虽然10月份CPI已经在“1”区间徘徊,但即将公布的11月份CPI有望重回“2”时代。

  目前商务部监测数据显示, 11月上半月蔬菜价格环比上涨近3%。而随着临近消费旺季,近期猪肉价格环比也呈现上涨态势。

  大多数市场人士认为,新一轮食品周期即将启动,通胀压力将随新食品周期的启动回升。对此,首席经济学家李迅雷接受采访时认为,明年上半年需防通胀,因此明年货币政策仍然会偏向稳健。

  相对于货币政策,朱海斌认为适度宽松要寄望积极的财政政策。目前中国不存在特别积极、特别宽松的财政政策。他预计明年大概赤字目标会在GDP的2%左右,大概一万多亿元。

  城镇化释放改革红利

  与以往相比,城镇化在此次政治局会议中被着重提出,也被市场视作多项经济目标的实现载体。

  政治局会议上部署2013年十大经济工作要点扩大国内需求,加快培育一批拉动力强的消费新增长点,促进投资稳定增长和结构优化,继续严格控制“两高”和产能过剩行业盲目扩张。与2011年经济工作会议的提法相比,以“培育新增长点”取代了“努力提高居民消费能力”,以“促进投资稳定增长和结构优化”替换了“进一步优化投资结构”。

  而在“要积极稳妥推进城镇化,增强城镇综合承载能力,提高土地节约集约利用水平,有序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的城镇化发展要求中,几乎涵盖了上述的工作要点。

  关于城镇化实施能够产生的经济规模,12月3日, 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撰文阐释,未来10年新增城镇人口将达到4亿左右,按较低口径,农民工市民化以人均10万元的固定资产投资计算,也能够增加40万亿元的投资需求。

  “这表明政府将推动、加大成熟基础设施建设,完善成熟的各项公共服务。通过农民工市民化,深化城镇化,这将促使内需增长,优化经济结构。”诸建芳带领的研究团队如此认为。

  李迅雷则认为,明确要求人口市民化,这意味着户口与居民公共服务领域都会发生变化。

  亚洲开发银行中国代表处高级经济学家庄健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城镇化率还没有达到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的高度,潜力巨大。大量农村居民正在向城市转移,使他们真正成为市民,对产业升级、消费升级都至关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