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輖 “潮汕七日红”的坚强保卫者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11-05 20:21作者:张志文来源:晋城党史网

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打响了中国共产党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抢,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武装斗争的开始。南昌起义计划“重回广东,继续革命,得潮汕、海陆丰,建立工农政权,并在汕头通过港口获得共产国际的援助,休整后,以东江地区为根据地争取广州”。1927年9月23日,南昌起义军到达预订立足地潮汕,并在此建立政权,30日由于反动派的猖狂进攻而退出潮汕,史称“潮汕七日红”。高平籍红军将领赵輖就是这一重大事件的亲历者和坚强保卫者。


9月23日,赵輖所在的二十军在工农武装的策应下,攻占了潮州,将司令部设在西湖公园的涵碧楼,同时成立了潮安县革命委员会。赵輖所在的三师教导团和第六团共六、七百人驻守潮州,24日又攻占汕头,救出了被关押的共产党员和无辜群众。25日,周恩来、贺龙、叶挺等领导进驻汕头民权路大埔会馆,共同宣布了汕头市革命委员会的成立。赖先声任委员长,李立三任公安局长,郭沬若为海关监督兼外事交涉使,刘伯承为军政学校校长,周逸群为潮汕警备司令。这些重要任命从政权、治安、外交、教育等多方面对潮汕的治理作出规划。赵輖所在的教导团不仅按规定负责对革命委员会的保卫和社会的治安,同时“按照革命委员会的决定,教导团在潮州训练两三个月即兴毕业,马上扩充新兵”,为培养骨干,长期经营,继续开辟以东江为中心的根据地作准备。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赵輖所在的教导团负责保卫了南方局第一次会议的召开。26日,广东省委书记张太雷从香港来到潮汕,于当日在起义军总指挥部(即大埔会馆)召开南方局会议,传达了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并根据中央政治局9月19日关于放弃左派国民党旗帜的决议,提出取消国民党旗号,停止在汕头成立国民政府的意见。会议决定,抛弃国民党的“青天白日旗”,改用红旗,以斧、镰为标志,同时,废弃使用“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的番号,改用工农革命军的名称。会议就谭平山、张国涛的问题进行了讨论,推选张太雷为南方局书记,会议决定仍用革命委员会的名义开展工作。


根据委员会的决定,赵輖所在的教导团负责社会治安,帮助革命委员会接管旧政权,复工复产等工作。潮汕克复后,教导团即进行社会治安的整治,为新政权建立和复工复产创造条件。“一时间国民政府也将成立,共产主义青年团、共产党区分部等相继岀现”。没收五十亩以上土地的大地主,提拿土豪劣绅等闹得轰轰烈烈。赵輖所在教导团会昌战役后,兵员损失过重,又得不到及时补充,伤员就占三分之一,仅500多人的样子,因此工作“实际比在前方作战还要忙碌,每天起来不是派这一总队岀外打民团,便是派那一总队捉土豪劣绅去了。此外还要负责地方警备治安及看守囚犯等等,城内所留一个总队,这里一个连哨,那里一个军事哨,以及重要机关的卫兵,简直是勤务多到极点”。


除做好安全保卫工作外,他们还要发动群众,为部队筹措给养。为了充分发挥党员的模范带头作用,“每遇休息时间,常开党员大会”,赵輖作为总队党的领导,带领全体党员听取周恩来、谭平山、郓代英等领导的演讲。为了发动工农和商会参加革命,多次召开群众大会,周恩来、贺龙、叶挺等同志分别发表讲话。同时为解决起义军的给养,想方设法通过分摊等办法筹措军饷十万元,李立三、赖先声代表起义军和革命委员会召集商会开会,讲明政策,晓以革命大义。赵輖等共产党员还要利用维护社会治安的机会,深入到群众尤其是商人中开展宣传,筹措给养。其师长周逸群在敌人已攻进潮州,“而周师长尚和一些工商代表讨论维持市面和筹措军饷之事”。


9月30日,由于国民党反动派从各地调集3万多兵力向潮汕进逼,尽管起义军一次次打退敌人进攻,但最后因敌众我寡、弹尽粮绝,不得不按照前委紧急会议的决定,撒离潮汕。在撤退过程中,赵輖率队负责掩护团部转移,因团副谢独开身体虚弱、无法走路,赵輖命一战士背其前行,决定一人留下断后,等到大部队上船后,敌人已经逼近,他只好掩护大部队先转移,自己孤身一人,避开敌群,潜入汕头城内,才知道潮汕全被敌人占领。此时的汕头,一片狼藉,满街都是敌人。原来革命委员会、共产主义青年团的招牌被打的稀烂,房屋也遭焚毁,见如此情状,感到无比心痛和愤恨。作为南昌起义的一名战士,赵輖亲历潮汕红色政权的建立,同时也目睹了南昌起义在沿海城市建立的第一个红色政权的结束。


潮汕的红色政权虽然历经七天便宣告失败,但它对革命的影响很大。郭沫若“当时烽炬传千里,从此风雷遍九陔”的诗句,是对“潮汕七日红”重要影响的高度概括,它为党探索革命道路和政权建设积累了有益经验。特别是张太雷主持召开的南方局第一次会议,将国共合作的局面直接转向了中国共产党独立自主的苏维埃革命,并正式打出了中国共产党自己的革命旗帜,这是具有里程碑式意义的历史事件,赵輖是这一事件的亲历者和保卫者。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