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贞不屈——周玉麟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2-12-08 00:00作者:田共来源:原创

   编者按:他是一粒种子,以浅显易懂的语言传播着马克思主义思想;他是一个火种,让革命的星星之火燎原;他是一个战士,为了保护自己的战友,面对酷刑,拒不投降,用24岁的年轻生命画上人生完美的句号。(编者:馨语)



   周玉麟,生于1906年,系山西省晋城市巴公镇人。1919年,中国爆发“五四”反帝爱国运动时,周玉麟才13岁,他渴望自己快快长大,沿着“五四”爱国运动之路走下去。1923年,周玉麟考入太原第一中学。不久,他与进步学生彭真、王瀛、贺其昌密谋策划,成立了学生联合会,他担任主席。

   1925年春,阎锡山为了扩充军备,制定了在全省农村征收房税的政策,引起各阶层人民极度不满。当时周玉麟同志带领省城各学校学生,手执上书“废除恶税、为民请命”的小旗,在省公署门前请愿。高呼反对房税,反对贪官等口号。他亲自上阵,领着学生向督军府,投掷石块,向督军府示威。他还与贺其昌、陈立志等同学分别包围了征收房税的具体策划者贾景德(省公署秘书长)、杨兆泰(财政厅长)、徐一清(省银行总经理)三家公馆,还率领学生砸烂督军府的匾额,迫使阎锡画押签字,并将办理房税最卖力的朔县和武乡两县的知县撤职。反房税斗争取得了胜利。事后,周玉麟同志被称为“小个子恐怖分子”,受到警方的严密监视。这时,有人劝周玉麟注意自身安全,他笑了笑说:“干革命哪能怕流血牺牲”! 周玉麟同志在太原还带领学生罢课,冲出校门,走向街头,游行示威,声援北京学生反帝爱国学潮!并高呼“外争主权”、“内惩国贼”、“取消二十一条”、“誓死争回青岛”、“诛卖国贼曹汝霖、陆宗舆、章宗祥”等口号!还在街头张贴标语、发传单、要求北洋政府严惩亲日派,释放被捕的学生。他还指示晋城获泽、崇实两处中学的学生查封了亨得利、光华兴等商号的日货,进行登记造册,勒令对东洋货只出勿进。

   1923年,周玉麟加入了青年团,担任团书记领导学生运动。1925年,他又加入了中国共产党。7月组织派他去中共北方区委党校学习,10月份期满后,他回到太原组建了中共太原特别支部。到12月份,中共北方区委决定成立太原地方执行委员会,崔锄人、王鸿钧、周玉麟等三人为委员,崔锄人任书记、王鸿钧任组织部长、周玉麟任宣传部长。此时,周玉麟同志推荐陈立志为晋东南特派员,他两人回晋城开展党的地下活动工作。并于1925年冬,在巴公发展获泽中学学生孔祥禎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成为在晋城最早发展的第一个中国共产党。此后,在晋城获泽中学成立了第一个党小组,陈立志任组长,不久攺为获泽中学党支部,陈立志担任党支部书记。

   1926年4月,周玉麟去长治省立第四中、省立第四师范进行活动,先在省立第四师范发展学生常文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又在省立第四中介绍孙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帮助在长治成立了第一个党支部,孙新担任党支部书记,开展党的工作,发展中共党员。紧跟着周玉麟同志又发展学生袁致和(高平人)王世清、王春、赵克宏、董鸿铭、张孝纯、范月亭(阳城人)加入中国共产党,都让他们回本县去开展党的活动工作,发展中共党员,组织领导群众闹革命。

   1927年初,周玉麟在长治省立第四师范发展学生赵树理(沁水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成为沁水县最早第一个中共产党。周玉麟同志做党的地下工作头脑清醒,心中有数,先在学校青年学生和知识份子中发展中共党员,在太行山播下了革命的种子。

   1927年1月,经中共太原地方执行委员会批准,决定在晋城获泽中学成立晋东南特委(也叫晋城特委)。陈立志任书记,时逸之、孙新、陈荣先、王福裕任委员。不久,晋城特委直属中共中央北方区委领导,管辖获泽中学、大德针厂、高都垂棘小学、东常村、南马匠、山西省立四中学(长治)、山西省立四师范(长治)和屯留有个临时党支部,共八个地下党组织,133名党员。这些共产党员经常挺身而出,深入工厂、学校、农村去积极开展党的工作,发动工人建立工会,发动学生成立学生联合会,发动农民,成立自己的组织农民协会。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国民党在党内清共。4月28日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李大钊同志在北平被反动军阀杀害。此后,5月5日太原各界群众在国民师范追悼李大钊烈士大会时,阎锡山派兵包围了会场,逮捕了主持追悼李大钊的负责人张文昂同志等四名共产党员。当时,在报纸上公开点名通辑72名共产党员。这时,周玉麟去新绛纱厂发动工人开展革命斗争,被国民党逮捕了。他镇定自若,将身藏的一份共产党员名单,一口吞服到肚里,保护了一批共产党员。周玉麟同志被捕后,关押在国民党部自省院。党部执行委员苗培成、自省院院长韩甲三企图以私交诱惑周玉麟投降,遭到痛骂,后被施以各种酷刑,终未使他屈服。此后,押送太原陆军监狱,加倍摧残,于1930年死于狱中,年仅24岁。

   周玉麟同志在太原一中读书期间,结识了一位同乡女友李某,(阎锡山十九军军长李生达的侄女),两人情投意合,交往密切,结下深厚的友情。周玉麟同志被捕后,李某多方周全,设法营救,终归无效。她听到周在狱中去世的消息时,悲痛欲绝。她从太原护送周的灵柩返巴公安葬之时,李某写下遗愿,服毒自尽。周家按照她生前的遗愿,将其与周玉麟合葬一穴。

 

  此文:2011年建党九十周年征文,被评为中组部老干局二等作品,载入《永恒的追求》一书,获荣中组部老干局荣誉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