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无名英雄抗战女兵牛来凤奏响赞歌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11-21 09:51作者:李帅锦来源:晋城党史网

2018年6月17日,星期天下午,长平之战研究会会长、著名红史学者李俊杰到回高平老家办事完之后,见开气炎热,想找一处静雅之所聊度当下。便想起多日没有谋面的高平绿化公司总经理王英贤办公室,这里可谓园林式的静雅颐心之所,人好环境优美,绿树成阴。俩人有共同的爱好,想做点有利益社会发展的公益事业,尽一名高平政协委员和地方文化研究学者绵薄之力。于是,李俊杰与爱人武秋香便登门拜访这位“绿色世界”的老总王英贤同志。


Screenshot_2020-11-21-09-36-53-69_c37d74246d9c81aa0bb824b57eaf7062_conew1.jpg


俩人在办公室喝茶聊天之际,王英贤爱人牛桂莲同志从外面办事回来。听到我们谈论高平抗日战争的事情,便参与其中有趣的活动。在谈到杜寨(上寨)抗战时候的故事时,牛桂莲插话说,我有一个老姑姑,听她说起过杜寨抗战的故事,对杜寨的情况,老人知道一些。桂莲的姑姑是杜寨本村人,现在已经101岁高龄,是抗战时期杜寨村的积极分子。


李俊杰会长马上问她,老姑姑现在还能说话吗?桂莲回话,老姑姑身体很好,每天还打麻将,记忆力不错,也能行走,健谈能说,生活能够自理。这下调起了李会长的兴致,话音刚落,就让桂莲给老姑姑回个电话,要求她与其姑姑电话联系,问一下老姑姑,看看能不能想起杜寨抗战的事情。当年老人已经20来岁,对抗战的事件应当是有见解的,应当参与过村中一些事务,最起码不是听说,她毕竟是抗战时期的老同志,对研究杜寨抗战是最有力的见证人之一。


牛桂莲也是一个热心肠人,在会长的要求下,马上给老姑姑打通电话。牛来凤老人接通电话后,向老人询问是否知道一些杜寨村的抗战事情,问她了不了解抗战中杜寨大事件。李会长就在手机旁边,听到老人在电话里不加思索的讲:“孩子,还能说不了解杜寨抗战情况嘛?我们都是抗日战士,打日本鬼子的人,哪时候,……八路军总部也驻在杜寨,中央军也来过杜寨,日本鬼子许多次攻打杜寨,打得可利害啦!。”牛桂莲又问道:日本鬼子打杜寨,你记得吗?老人回答:“日本鬼子打了杜寨几十次,反复攻打杜寨。死的人可多了。我们走路就是跨过尸体回尹家沟的,杜寨河圪漕里死的战士有八路军的,也有中央军的人……。”


李会长听到牛来凤老人清晰清新的乡音,马上意识到老人对此记忆犹新,一定能说出一半个鲜为人知的故事,足以让长平之战研究人员挖掘整理。有必要拜访老人,亲自听听老讲述的历史,充实杜寨抗战内容。


李会长当即说,我听了老的话,老人是抗战的参与者,说话很好,有记忆,能知道一些事情,不要在电话里多说了,明天咱们就去拜访老人,我开车,你陪着,行不行?正好是端午节?桂莲想都没有想到,说了一个笑话,让会长如此动情。还说没有心里准备,家里一堆事情没有处理好,再过几天去也不迟。又跟王总协商,把家里和公司的事情放放,先去拜访老人。盛情难却,两人只好答应,二出一,让桂莲陪同前往。会长说不出口的另一个隐情,马上行动主要出意三点,一是抢先怕老人出意外。二是怕桂莲与老人串通想了解八路军总部事情,安排老人讲一些违心的话。三是出其不意让老感到突然。所以,会长在王总办公室与其夫人桂莲一直聊在晚上9点多钟,桂莲只打过一个接通电话,也没有告给老人要看望老人,与会长在一起从来没有离开办公室。晚上10点,李会长在高平登记了宾馆。次日,一大早直奔曲沃。


6月18日,在牛桂莲的陪同下,一行三人在10点赶到曲沃县城。又在原曲沃县司法局退休干部牛来凤女儿韩福枝的引领下,在长寿养老院103号房间拜访了牛来凤老人。


李会长第一次会见韩福枝大姐,大姐感到十分陌生和尴尬。首先问李会长,有什么事情要见老人?会长说,没有大事,主要想了解一下老人,知不知道杜寨抗战的事情,想让老人讲述的下当年的故事,我们想整理一下杜寨村抗战历史事件。


与韩大姐虽然是第一见面,一听来意,马上就说,她常讲抗战的事情,我们没有感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所以,也没有人注意认真她听。


一进屋,会长见老人行走自如,身子骨不错,思路敏捷,起居自理,说话语音宏亮,思绪逻辑性强。便向老人开话介绍来意,说明情况。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老人脱口而出:“有30年多年,我没有回来杜寨了,杜寨是我的老家,抗战的事情,我知道一些,不全面。当年打日本鬼子,人人参战,我是基干民兵,后来当了野战队一个女兵。杜寨村当时驻的是西北17师师部,师长是赵寿山。他的兵很多,有时满村都是兵,威风极了。”


会长见机会巧合,进而问道,当年八路军来过杜寨吗?部队的长官是谁?老人不加思索的讲:“当时朱德总司令和康克清来过杜寨!”还有谁来过杜寨?又说:“彭老总,彭德怀司令!”他们驻在什么地方?老人眼睛一亮,“来过,是过路,驻在圪当上!日本鬼子49次“扫荡”杜寨。打死打伤村民和八路军战士、17师战士人数多,十分残忍。”还抢走了我们的牛马,我记得有一次,探子分三路到高平、马村、野川打探情报,是还没有回来,就被日本鬼子围攻,这次死人最多。到尹家沟的路上都是被打死的战士,还有的战士紧紧握住手中的步枪,死在河沟内河水被流出的血染红了,走路还得叉开战士,跨过尸体。这次驻在杜寨村的中央军被日本鬼子全部打死。所以,把南坡改名叫成了“死绝坡”。我当时也是野战团的民兵,奉命清理过战场,只记得是阴历三月十五。具体是哪一年,记不太准确了。


会长又提问了一个问题,你们当时的部队领导,如连长、营长、团长是谁?叫什么名字?她说:“一开始参差不齐,叫自卫队,都是高平人集结起来的民兵,归县政府牺盟会领导,刘湘屏当过队长,也是县长,后来,又说是归尤太龙管理,叫游击自卫队,我编在村寨自卫中队,主要由杜寨、野川和南北杨村、柳树地、河底、吴庄几个村组成。主要保护县政府和牺盟会领导和机关的安全,也出去帮助征粮。尤太龙队长驻在尹家沟西坡上,有时也来杜寨。后来,从沁水县过来大批新队员,部队在西山上各村转游,躲避,不固定。刘湘屏、安子文等有驻在杜寨石堤坡院,我和刘湘屏处得最好,刘湘屏在杜寨村结拜了四大姐妹,她结婚的时候,我们还送给她缝制的亲婚丝绸等纪念品,向她祝贺。


老人说得阴历三月十五,死绝坡战斗一事。笔者调查,大致可能是发生在1940年3月15日,八路军太南退军之后,日军发动的中条山战役,武士敏将军一部驻扎在杜寨,遭遇日军袭击。这种说法普遍存在,有老人讲,死的战士穿着一样,有些战士不熟悉地形,在夜间冲锋陷阵时,跳崖踩空,被挂在寨墙的圪针上,这是杜寨驻军中伤亡最惨的一次。从日军官方报道,主要是袭击八路军老巢,采取的一次较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在这次被袭击事件中,到目前为此,只有民众的口碑传说,不知道死者都是谁?那支部队的官兵。


会长又问,朱德、康克清是哪一年路过杜寨的?老人说:“抗战发生时间不长,是个春天,赵寿山也住在杜寨打日本鬼子,赵寿山师部也驻在圪当上。我听说,赵寿山指挥打完高平老马岭战斗,朱德、康克清、彭德怀一起来到杜寨的。”又问道,八路军总部来过杜寨吗?老人回答说:“来过,来过,都是过路,也是住在圪当上,每次住个几天就走了,朱德和康克清那次来,在杜寨住的好几天。驻守时间最长的是17师师长赵寿山,赵师长大女儿叫铭锦,也在杜寨村驻的,主要是抓粮食征收和后勤保障。安排我们给帮助伤员洗洗衣物,做点后勤服务方面的事务。她有一支左轮手枪常让我看。晋东南五专署行政机关、决死三纵队的头头脑脑,还有高平牺盟会的头头,驻在尹家沟。八路军也叫18集团军,西北17师是中央军赵寿山的部队,在杜寨影响很大。所以,日本鬼子紧盯杜寨,几十次反复“扫荡”。驻扎在杜寨村的八路军、中央军也是经常换防,不是一支部队,来来进进,只要来,就得支锅做饭,迎接部队,帮助八路军伤员洗衣做饭,调养身体。


又问她,你是怎么知道有朱德的?老人回答:“先认识康大姐后,才知道他老公就是朱德,他俩住在一起,那次来杜寨的人中没有女兵,就见过康大姐。”


据考证,朱德、康克清、彭德怀来过杜寨的时间,大致在1938年2、3月间。,分两次入驻。其后,朱德、彭德怀多次来过高平,也驻扎过此地,历史上康克清与朱德同行来到高平的记载,仅有一次。因此推断,为1938年2、3月间。


赵寿山驻扎高平的时间段在1938年1月至7月间。据查阅赵寿山著《与蒋介石二十年的斗争史》一文中记载:“高平是晋豫公路的要冲,部队只在城内留了一个连,把主力全部集中到高平以西的山区,与敌人展开游击战。当时,八路军的总部驻在屯留,我归八路军总部指挥,因而不往甚密。经常邀请朱德、彭德怀等负责同志到部队讲话,并给部队作关于进行游击战的报告。”说明赵寿山驻扎杜寨的说法与老人所讲基本吻合。


又问道,当时,谁是杜寨村村长?老人回答说:“抗日村长叫牛秋孩,在战斗中被日军打死。”牛来凤老人还说:“1960年,随丈夫韩保祥和子女迁居曲沃。”


另据村中老人讲,牛来凤丈夫不多说话,会理发,在西乡是有名的“剃头匠”。朱德来杜寨时,得了一场病,在杜寨驻了一周时间,抗日村长牛秋孩还安排其丈夫韩保祥给朱德、彭德怀等人理过发,给伤员过剃头。


光阴似箭,不知不觉,两年已经过去。杜寨八路军总部纪念馆的筹建工作,在各级政府领导的重视与支持下,工作十分顺利,进入实体装馆布展阶段。不知什么原因,李会长总是牵挂着牛来凤老人的事情,想完成一件电视录像任务,让老人有镜头和影像资料永久保存在纪念馆。


2020年11月5日上午,李俊杰会长专门打通韩福枝大姐的电话,想预约一下,与太行日报、晋城电视台记者到曲沃再对老人进行一下电视专访,录个影像,在杜寨八路军总部旧址纪念馆开馆时,作为唯一健在的抗战老兵,见证和述说八路军总部驻扎杜寨的真实故事。真是时间不巧,韩大姐身居北京不能回来。让与其妹妹牛桂莲联系,让她陪同一起去录制。而没有想到的是,桂莲家也有紧急之事,不能及时前往。只好后推数日再去。重新约定这个星期六,即11月14日上午赶到曲沃。万万没有想到,公元2020年11月12日却是牛来凤老兵寿辰103岁,告命之日。


此时此刻,想起没有来得及录制成这盘永恒的《青春之约》,长平之战研究会会长李俊杰只有痛切悲哀,悔之晚矣。只在迟日之间,没有完成历史的重托,没有完成历史的凝神,没有完成历史的回荡。让这位目前唯一为朱德总司令在杜寨村八路军总部做过后勤服务的老兵,含垢忍辱离开人间,告别故乡的山、告别故乡的水,告别故乡的亲人,含笑九泉,与八路军总部的战友们和高平牺盟会自卫队战友们共畅抗日战局,……。人民不会忘记这位无名的英雄女战士!故乡人民也不会忘记你的英名,他将永远的铸写在杜寨八路军总部旧址纪念馆的名册里!


王英贤同志给李会长打来电话说,我们取消这次录像活动吧,老人昨天逝世了。李会长深有情感的说,我能安排晋城电视台和太行日报社记者取消活动,但我不能取消与老兵的“生死之约”,我虽然是现代军人,不能与抗战老兵相提并论,但也是军人,是她们的替身,是他们的接力人。我要到曲沃参加送葬活动,必须为老人送行,不能失约,这是一次“生死之约”。


祝牛来凤女兵一路走好!李俊杰代表杜寨八路军总部旧址纪念馆同仁向你致敬!


江河万里涛涛奔流不息,

泪水千行滴滴难挽仙行。


2020年11月13日,星期五,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