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南县委县抗府惩处两寺恶僧始末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0-11-25 23:45作者:郑天佑来源:晋城党史网

学习《条例》 培训干部   决定惩处恶僧


1942年8月20日,晋豫边区最高行政机关豫晋联办颁布《减租减息条例》。其中第20条明确规定:出租土地的租额不论租佃半种或是其他不同名称的同类租额,一律照原租减少25%;债权人的利益收入,年利率不得超过15%。《条例》颁布后,阳南县委、县抗日民主政府(以下简称县抗府)立即组织区村干部群众学习、宣传、贯彻、落实。各级抗日机关干部深入根据地农村和可控地区开展减租减息“双减”斗争,旨在把“双减”斗争引向深入,度过日益发展的严重自然灾害,为农民兄弟谋取生存权利,为夺取抗战胜利奠定经济基础。9月晋豫区党委在阳南县煤坪村举办训练班,培训各地“双减”委员,总结交流经验。区党委妇工委书记、“双减”工作队负责人王竞成在交流经验时指出:只有减轻群众负担,解决群众实际困难,首先让群众有饭吃有衣穿,群众才能相信支持抗日民主政府,阶级觉悟才能得到大的提高,才能敢于同不法地主和债主斗争。同时在斗争中要注意政策,对于服从政府法令的地富、债主应该持欢迎态度,联合他们共同抗日;只打击那些对抗“双减”运动的不法地富和债主;也要教育农民减去租息后,仍要依照契约交租交息,一般情况下不要没收地主财产。按照《条例》和区党委“双减”训练班会议精神,中共阳南县委、县抗府为了尽快打开“双减”局面,决定严惩千峰寺、铁盆掌两寺作恶多端的恶僧。


发动群众   壮大力量   依法严惩两寺恶僧


1943年1月18日,阳南县寺坪、横河、劝头等村3350多名群众在豫晋联办驻地李疙瘩村大庙举行群众大会,联合斗争千峰寺、铁盆掌两寺恶僧。这两寺僧首多年以来欺凌良善,霸占地产,残酷榨取当地贫困农民和佃户的血汗;横河一带方圆40里以内的山场和土地均被两寺僧道占有,仅耕地就有3000余亩,有佃户达200余家。不法僧首对贫苦农民出租土地,高利盘剥;更可恨的是恶僧利用封建迷信愚弄群众,享有佃户女儿婚嫁初夜权,四周群众对之恨之入骨。

自从1942年柴疙瘩村减租减息试点工作取得大的进展以后,阳南县委县抗府就把“双减”工作的重点转向横河地区,派出精干力量配合区党委工作团加强下寺坪、横河、水头等村的“双减”工作力量。工作队通过深入发动群众,宣传党的政策,串联贫苦佃户,培养积极分子,为斗争两寺恶僧做了充分的群众工作准备。斗争会前由工作队联络下寺坪、横河、水头、劝头四个村的“双减”委员会,组成联合斗争呼吁团,分赴索泉岭、岩山、暖辿、临涧、西交等村串联活动,邀请这些村派出群众代表参加斗争大会。


1月18日这天,数千名群众浩浩荡荡涌向柴疙瘩大庙。豫晋联办主任郭清文、副主任刘裕民以及阳南县委县抗府领导出席联合斗争大会,为贫苦群众撑腰壮胆。斗争会开始后,苦大仇深的佃户纷纷登上主席台,声泪俱下控诉恶僧压迫剥削自己的种种罪行。两寺小和尚也在群众的感召下揭发恶僧的罪恶。群众高呼惩处恶僧的口号,愤怒的声浪一浪高过一浪,不少群众甚至要登台痛打恶僧,妇女们拿着剪刀、锥子要登台狠刺恶僧。群众强烈要求阳南县抗日民主政府严惩恶僧。豫晋联办和阳南县委县抗府根据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公布修正后的土地使用暂行条例,接受群众要求,决定除给两寺僧侣留下部分土地以维持生活外,其余土地全部无偿分配给贫苦农民,并颁发了执文,于2月21日在千峰寺勒碑(碑文附后)。两寺恶僧罪大恶极,被我阳南县委县抗日民主政府处决。世世代代饱受欺压的贫苦农民人心大振,扬眉吐气,“双减”热情倍增。


严惩两寺恶僧   推进减租减息


联合斗争大会的胜利,有力地推动了阳南县的“双减”运动。阳南县各试点村参加斗争大会的代表受到很大启发,回村以后在工作队领导下,纷纷起来自觉地同地主做作地主。群众不仅要求减去当年的租息,而且翻箱倒柜找到旧契约,向地主清算历年超过政策规定的租息,要求地主退租退息,抽拔回抵押出去的土地和房产。中小地主摄于群众运动的威力,大都能够服从政府的“双减”法令。但是也有不法地主抵制和破坏“双减”运动,工作队发动群众坚决予以坚决斗争和打击。一些开明士绅在抗日政府政策的感召下,主动减租减息和退租退息,受到政府和群众的肯定和欢迎。煤坪村地主王应钟在其兄王铸九(我抗日政府区长)的耐心开导教育下,将佃户主动请到家里,向佃户退租退细,并且宣布过去的契约作废,把土地退还给贫雇农。西交村东坡庄地主李秀贤在驻村工作队教育下,效仿王应钟减租减息,受到佃户肯定。此后阳南县的“双减”运动逐渐向根据地农村扩展,各村普遍出成立了“双减”委员会。随着运动的发展,各个试点村的“双减”委员会大多改称农民抗日救亡协会,简称“农会”。


动摇封建制度基础   支援圣神抗日战争   


“双减”是土地改革运动的前奏曲,它敲响了封建土地制度的丧钟,为贫苦农民实现世代盼望的“耕者有其田”奠定了基础。阳南县委县抗府运用典型引路、突破重点、取得经验、全面推广的工作方法,通过惩处两寺恶僧,把全县“双减”运动全面推开,引向深入。从解决群众最关心的土地问题入手,善于抓住主要矛盾,打击了当时阳南县对抗日战争威胁最大、对农民群众为害最烈的黑恶势力,给予农民群众看得见、摸得着、用得上的实际利益;沉重打击了农村封建势力,改变了农村阶级关系,提高了农业劳动生产力,调动了农民群众的生产积极性,局部改善了群众生活,有力地支持了阳城抗战。同时也为日后开展的土改斗争拉开了序幕,取得了经验,培养了干部,教育了群众。用现在的话来说,通过惩处两寺恶僧使广大农民群众有了耕种土地的的获得感,有了追求美好生活你的幸福感,有了能够少受或不受剥削欺压的安全感。共产党人和人民政府在战争年代实践了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密切了党和贫苦农民群众的关系。阳南县委县政府严惩恶僧发动群众,推进减租减息运动,最大可能地改善群众生活,奠定经济基础,支持神圣抗战的进程,是党在全国抗日战争中动员最广大的农民群众,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的一个缩影。这种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推进双减;支持抗战,战胜敌人,造福群众的工作方法,得到了贫苦农民群众的衷心支持,造成了陷敌于死地的汪洋大海。


附:豫晋边区各县抗日行政联合办事处为处理千峰寺、铁盆掌土地事件给下寺坪一带的执文

查千峰寺、铁盆掌二寺,相传自唐迄今,历千余年,共有土地三千余亩,佃户二百余家。其地原为公山或为群众施舍,经下寺坪一带民众包山耕种,开荒造熟,相沿亦达千余年之久。因僧道兼营土地,坐获巨利,遂至鱼肉民众,欺凌善良,霸占田产,肆无忌惮。且时以解租相要胁,预收地租;时以供佛为名,榨取财物。只抵押租钱一项,自清乾隆至今,本利即达二十余万元。以民众之脂膏血汗,供自己奢侈浪费,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其残酷剥削之甚,有如此者。历年来,民众因不堪其虐,屡经涉讼,终因该二寺钱广势大,真理未申。而每经争执后,其压迫剥削变本加厉。


今日谈及辄涔涔然泪下。此次,全体民众又匍匐于本处,饮泣情愿,邻近余村纷纷驰援,群情激奋,要求处理。经多次派员调查,始明真相。当即本三民主义之精神,国民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之旨意与抗战建国纲领之方针,以及晋冀鲁豫边区土地使用条例之原则,宣布:千峰寺、铁盆掌土地全部归公。为顾全僧道生活,计每人拨给土地五亩,僧道圆寂后,该地即作公产,举办公共事业,任何个人、团体不得侵占争夺。余均由政府无积分给下寺坪一带民众,并赐以土地所有权,废除旧约,另订新约。今后僧道则应深体国家顾全之宗旨,遵循政府之法令,恪守清规,热心施泽民众。更应依据精诚团结之原则,严守本处之分配,相友相助,一视同仁,以期共树抗建大业,争取民众解放,是为厚望。至于土地分配情形,应勒碑阴,以资识别,察兹事件。告竣之日,特颁执文,永久纪念。

                                                            主   任   郭清文       副主任   刘裕民

                                                            中华民国三十二年二月廿一日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