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总部挺进太行的第一站口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1-03-14 09:46作者:贾世庭来源:晋城党史网

------沁水东西峪


太岳革命根据地东西峪旧址是沁水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是现阶段党史、国史学习教育的好课堂。它不仅是八路军129师386旅主力兵团首长和将帅们生活和战斗的地方。更主要的是八路军总部直属大队朱德总司令率部在这里召开建立华北坚强保垒誓师大会,这一重大革命历史事件成为我们晋城市一张靓丽的红色名片。在全国革命遗址普查后被载入《山西省革命遗址通览》的晋城市卷中,2019年《晋城革命遗址选粹》中图文并茂,载册存史,赓续传承。


晋城党史网喜迎建党100周年征文.jpg


1938年2月17日,朱德参加“土门会议”并就任第二战区右翼军(后改为东路军)总指挥后,率八路军总部由洪洞、安泽、浮山、沁水向太行山挺进。3月5日到达沁水县东峪村丈八寺,在此召开建立华北坚强保垒誓师大会。


同年3月5日,八路军总司令朱德、政治部主任任弼时、副总参谋长左权等率八路军总部机关、随营学校和直属队由洪洞、浮山、安泽向太行山腹地转移途中进入沁水,住东峪村丈八寺。在此会见国军第14军团长冯钦哉,并向该部官兵宣讲抗战形势,部署战斗任务。3月6日,在东峪村南大河边开阔地召开华北坚强保垒誓师大会,参加大会的有:八路军总部机关、直属队、国军师14军团一部(辖98军军部)山西青年抗敌决死三纵队,山西五专署干部、东峪村及邻村群众千余人。


普查和编写《红色十里》年已七旬的马建书先生经常叙说:在西峪住完小时,发现西峪阁庙的西里墙一处发现用毛笔写有“朱德”二字,多年后当了教师再次来此发现“朱德”二字仍清晰可见,并察觉此二字和朱总提词的落笔贴近相似。70年代末由于修缮随386旅地方武装工作队所宣“团结抗战”一并用麦糠土搅泥了,这样朱老总留下的笔迹就不见了。南阁庙为解放前进村的必经之路,阁下为南来北往的进出古道。笔者从小村中玩耍,常听上铺老人杨来生讲述:朱德来到西峪村后,在我们上铺场的大门外磨盘上歇息时给随行人员和大伙讲话:这是个好地方,容易发动群众,建立抗战坚强保垒和开辟根据地,随后他和彭副总司令在此村个别会见了决死三纵队领导,这位老人的儿子杨培基(小名芒孩)多年后也常这样说。


3月6日,朱德总司令在东峪村南大河地召开的华北坚强保垒誓师大会上讲话:分析敌我形势,介绍八路军粉碎日军进攻和坚持敌后战争的战略战术,鼓励国民党军队将领为抗日做出贡献。他首次向友军冯钦哉布署了战斗任务,指出在对日抗战中统一指挥的问题,提出了全民团结抗日,形成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华北战场要统一调遣和全盘部署的问题。彭德怀副总指挥也讲到:太行太岳两大区域是日寇目前进攻的重点,希各抗日力量众志成城,要坚决消灭地方上的一切剿共组织,筑成坚强抗战保垒。他也向友军冯钦哉部官兵报告了抗战形势,并希望国共两党真诚团结,齐心协力,坚持华北,一致抗日,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作出努力!在此他还讲解了运动战和游击战的战术,部队的政治工作、民众工作、敌军工作和建立根据地的要求。


针对国民党将领对八路军官兵同心及军民团结的钦慕,彭德怀说:“士兵与长官风雨同舟,尤其是长官与士兵间的生活距离应尽量缩小,与士卒同艰苦,是团结部队的重要条件之一”。并告诫他们和士兵同艰苦做起,要解释、说服、规劝、以身作则,而避免威吓,打骂欺骗和无理由服从,对待民众要买卖公平,说话和气,借物要还,损物赔偿,离开驻扎地时要实行纪律检查等。


东峪村老人倪水旺、柴育山、倪德荣曾亲历目睹这次誓师大会,原十里乡文化站长李保库不止一次听他们讲述:“站在土庙圪堆上的领导身材魁梧,打着手势,讲话声音洪亮,干净利索,很会讲话,还听到朱德讲发展党员太少,他比喻今后向鸡下蛋一样,要一个下几个,几百个,走到哪下到哪,尽快发展壮大”。翻阅朱德研究丛书(一)《纪念抗战胜利六十五周年暨朱德与山西抗战学术论文集》,由董志铭和赵世敏合写的《抗日战争时期朱德军队党的建设思想研究》的文章中也同样写到,并且同样是针对山西青年决死三纵队在军队中发展党员太少而不止一次的反复强调,至此也说明了由于发展党员少,致使在旧军官中发生政变的问题。


我从医跟师柴育山老人,他常讲,记得有个首长举着拳头带头宣誓什么八路军出师誓词和友军合作的承诺事宜,八路军出师抗日誓词是这样的:日本帝国主义,是中华民族的死敌。它要亡我国家,灭我种族,杀害我的父母兄弟,奸淫我们的母妻姊妹,烧我们的庄稼房屋,毁我们的耕具牲口。为了民族,为了国家,为了同胞,为了子孙,我们只有抗战到底!


我们是工农出身,不侵犯群众一针一线,替民众谋福利,对友军要亲爱,对革命要忠实。如果违犯民族利益,愿受革命纪律的制裁,同志的指责。谨此宣誓。


《告抗日友军将士书》中指出:“我们和你们同是黄帝子孙,同是中华军人,同是患难中的朋友,我们的敌人只有一个——日本帝国主义。我们要胜利,要不做亡国奴,只有亲密团结起来,结成铁的长城。”


此期间98军军长冯钦哉积极配合,抗日士气高涨,并电告在子洪口和娘子关英勇抗倭的169师师长武士敏准备参加即将召开的东路军高级将领的沁县“小东岭”会议。武士敏在此聆听朱德讲话和彭德怀的教诲后,“才真正懂得为国报效,为谁打仗和怎样做一个真正的军人。”


华北坚强保垒誓师大会和在东西峪的民众调查,友军坐谈等为东路军高级将领会议奠定了一定的基础。


八路军总部载着承担挽救民族危亡重任,是指挥抗日雄师,鏖战疆场的前方统帅部,向着战火熊熊的华北前线挺进,挺进!从《彭德怀全传》屹立太行的段落看到:面对日军三面进攻,朱、彭决定八路军总结向晋东南敌人的后方挺进。这是朱德、彭德怀根据中共中央“与华北共存亡”的号召,为挽救华北危局做出的一个极具胆略的重大决定。《山西密码》里山西为红色政权之大本营的章节里写到:1938年2月,朱德兼任第二战区东路军总指挥后,率部先后在安泽、沁水、沁源等县穿越太岳山脉,转进太行山,进入晋东南,以山地为依托,八路军总部成功完成了在山西的战略布局。建立了根据地,掌控了山西的大片山区。本书还引用罗焕章《山西抗日根据地与中国抗日战争》的论述:山西抗日根据地是八路军最先战略展开的地区,是首批巩固的山区根据地,是向全华北扩展的战略基地,是支撑华北抗战的脊梁,是坚持全国持久抗战的最坚强保垒。


省委党史办公室研究员师文华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暨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所著《抗日峰火遍三晋》“朱老总指挥临屯路与敌交锋”的最后写有:3月1日和彭德怀抵达浮山三交村会合,3月2日朱彭分别就任第二战区东路军正副总指挥,率八路总部经安泽古县镇、南孔滩、沁县郭村等,于15日到达沁县小东岭。


其实在《朱德丛书》所载张国富《朱德在临汾领导抗战中的历史贡献》的地址更为详细,“朱德率领这支仅有警卫通讯营的两个连约200人的部队,和安泽县自卫队开到临屯公路上的古县镇阻滞、对峙、激战日军1个旅团3000余人3天3夜,为临汾10万军民安全转移赢得了时间,安泽化险为夷后,他向中共中央再三申述他的坚定主张,东进太行,离开安泽古县镇、府城镇、南孔滩、英寨等村于3月5日转战到达晋南与晋东南的交汇点沁水县东西峪。虽是太岳革命根据地,确是太行和太岳的通道枢纽,是跨入晋东南,挺进太行的第一站口。


朱总司令挥师华北抗日战场,跃马太行太岳山麓,率八路军总部来到晋东南沁水县东西峪,在此召开了著名的华北坚强保垒誓师大会,规格之高、人员之多、声势之大,在这块英雄的土地上留下了深深的脚印,这是我们晋城市稀缺而不可替代的红色资源,是如今党史学习教育的重大题材。在中国共产党诞辰一百周年之际更值得我们回顾这段珍贵的历史: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建功新时代,奋进新征程。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