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村长赵德润的故事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1-05-14 08:40作者:李俊杰来源:晋城党史网

沁水武安是沁河流域交通运输线上的一个水陆旱码头,为上古时代大禹伯夷治水发明北斗七星的肇始之地——古越州,也是战国白起屯兵长平之战决战之幕所。抗日战争,徐海东、黄克诚特别关注武安这块风水宝地,在町店战役之前布下神兵进驻武安开辟抗日根据地,建立沁水第一个344旅民运基层党支部。在此,有一个特殊的历史人物——抗日老村长赵德润,值得一提。


一、建立第一个党支部


武安村古为越州城,长平之战后改为武安县城,明清之为古镇,在地理位置上决定了他的重要性,为兵家必争之地。


根据朱德、彭德怀命令,1937年12月11日,八路军115师344旅及曾国华第五支队进驻高平,为总部直属机动队,黄克诚任太南军政委书记,开辟太南抗日根据地。以高平为大本营,首先向东西南三个方向发展,开辟根据地。武安这块军事重地自然列入二位军事家的视线,为确保沁水交通渡口运输安全,立即派旅部民运工作团汪才来、林杰偕、侯某某(待考)等深入一线,发现这里的人憨厚倔强,积极配合,群众基础好,物资雄厚。便向徐海东旅长、黄克诚政委员汇报情况,决定先在武安村打破僵局,吸收赵之鑫、赵广宏、赵振兴、高照忠(望川村人)等为中共党员,建立“115师344旅民运工作团武安基层党支部”。赵之鑫为党支部书记、赵广宏为组织委员、赵振忠宣传委员。随之,又在赵庄村吸收任作良、任作斌、任家烈、任家发等为中共党员,建立基层党支部。在沁水县牺盟会干部王维岳、姚明魁、杨新春、董跃先、席兆基、王芳林和第二区抗日救亡团体等10余人组成联合工作组,向端氏、秦庄、必底、十里一带进军,发动群众开辟抗日根据地。


二、抗日老村长的奉献


在民众的口碑里,一直忘不掉的是这位抗日老村长赵德润。虽然他不是一名中共党员,但他却被人们传颂,所做一切都与抗战有关,为八路军做出特殊贡献的老村长。


几年前,笔者拟定撰写一部《长平古战场遗址地上的古村落》涉及武安古镇内容。在考察过程中发现许多《地契买卖》等文书上屡屡出现他的名字,便着重对其故事进行了解。


赵德润,字伍云(1884—1944),生于清末光绪十年,卒于民国三十三年冬,时年60岁。中华民国六年(1917)山西进行过一次里甲编村制改革,赵德润为第一任编村长。1937年至1944年为第一任抗日村长,在三十二年大灾荒年,为八路军筹集粮物,长期处于疲劳状态,在安排送走最后一批粮物时,除夕之夜已经降临,他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回到家,退脚未稳,还没来得及喝口水,突发心梗便倒地成仙,成为今天追述缅怀的抗日老村长、老楷模。


2021年5月1日,笔者再次来到武安村走访故旧。八路军115师344旅民运工作团武安第一任党支部书记赵之鑫次子,76岁的赵春林介绍说:家父毕业于沁水榼山高校,与赵树理是同学。毕业后深受赵德润村长的欢迎,经沁水国民政府批准,在武安村建立起一所完校,家父被安排在完校当教师,当时的小样主要是武安村周边的几个村庄学生,大致有百十个左右,分三个大中小班。1937年,家父开始帮助八路军地下党组织编写抗日宣传材料及民歌快板,草书小册子等。1938年5月初,担任武安村第一任党支部书记。当时是秘密的,在寨门口底院堂房二楼成立“八路军115师344旅民运团武安基层党支部”,对外称“八路军民运工作团”。听家父讲,党支部是经黄克诚政委批准成立的,当时还来了一位政训处副主任谭甫仁参加会议,县牺盟会也派人参加,宣布支部直接受344旅民运团指挥,主要任务是开辟根据地,打通沁水、高平、浮山、翼城、阳城交通线任务。町店战役以后,移交沁水县委,家父又担任了第二区区长等职。1949年,根据组织上的命令,沁水在河北武安县集结,新编成长江支队南下,后在河南温县任职。我们兄弟姐妹五人,除我之外,他们都随父在河南安了家。家父离休后常住武安老家,经常向人讲述当年抗战故事。家父特别敬仰赵德润老村长,多次讲述他的故事。说他在抗战初期,为革命做了很多好事,是武安村的大恩人,也是一们好长辈。赵德润老村长与家父相处的十分融洽,一个党代表,一个民代表。工作上一明一暗,明暗相连,默契配合,这是地下党组织协调各种复杂事务的特别安排。


听家父讲,在打町店战役之前,民运团已经武安先下手为强,做了许多群众基础性工作。1938年7月初,徐海东、黄克诚部队来到武安村,驻在惠济寺完校,接见了地下党组织负责人,专门与赵德润村长进行长时间的谈话交流,要求组织民兵支援前线,筹集船夫船支,确保渡口安全和后勤保障工作。赵德润村长是个做事干净利索的人,立即动员村民举全村之力,支持八路军打好这一仗,把惠济寺、官庙(汤王庙)、三教堂、白起南庙等公用场地全部腾空做后方医院。另外,还组织起一支60余名青年担架队,从町店运输伤员。成立青救会、妇救会、武委员、民运会等机构,确保后勤保障有力。安排妇女轮班照顾伤员,为伤病员做大锅饭、换洗衣物、做军鞋,为八路军解决后顾之忧,成为町店战役、东坞岭战役的主要疗养中心。听老人说,八路军总部的首长还来此看望和慰问过伤病员,不能继续参加战斗的重伤员,留在武安及附近几村长期疗养,有些牺牲的烈士,被妥善安葬在惠济寺背后公墓。


三、赵德润村长思想入党


赵德润做事十分认真,敢于担当,被民众亲切的称之为“大裹单”。做任何事情敢于创新,敢于承担责任,大包大揽,而且公平公道,事情办得好,群众满意。在中华民国六年(1917)任编村长到1944年的27年任职中,风风雨雨,几经坎坷。对其思想触动最大的莫过于1931年,“9•18奉天事变”和1932年,“1.28淞泸事变”。


1935年冬,阎锡山大张旗鼓,声势浩大的成立“山西省晋绥防共委员会”,下令强制各区编村成立“防共保团”。沁水为第12团,团长赵鸿儒,当时武安营级建制。1936年春,又成立“山西省晋绥主张公道团”,沁水团长白凤文(安邑人),要求各区编村长全员集训,第一批沁水38人参加。阎锡山在会上叫喊:“共产党红军是人类的敌人,必须杀光杀绝。命令各县各村地方防共保安团、主张公道团做好战斗准备,防止共军进攻山西,渡过黄河。”


赵德润村长是一个视野开阔、思想进步、善于琢磨事物的人,对阎锡山的叫喊开始产生疑虑,为什么不打日本鬼子,还要杀绝共产党?无非是政界不同而已?怕推翻国民党的执政地位。小中见大,站在小村长的角度考虑问题,只有国共合作,民族团结,才是抗击日寇侵略的万全之策。课余时间,偷偷出来在太原大街小巷转游,看看省城的抗日形势。在海则边发现有很多红军海报和宣传传单,宣传红军抗日主张。从此,产生了对红军的初步了解和抗日印象,明白阎锡山鼓吹的防共政治目的。


太原培训结束不长时间,红军东征战役打响,攻入晋东南地区,红军从高平进入沁水、阳城一带。赵德润村长再次看到和蔼可亲,艰苦卓绝的红军战士来到沁河流域进行宣传党的抗日主张,为抗日救国筹粮筹款筹物。他不动声色,反而秘密为红军战士筹集了部分粮食和钱物盘差,让红军顺利通过武安小圪节渡口和大道口。触景生情,催人奋进,被红军战士大无畏的革命精神感染,认为红军才是民族抗战的真正力量,是打日本鬼子的人民军队,秘密动员村民跟着共产党走,听八路军指挥。


四、老村长人老心不老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两次促成国共合作,激起中华儿女的愤起反击。赵德润身为一村之长,义愤填膺,看到了抗日战争胜利的曝光和希望。9月间,传来好消息,八路军在平型关打了一次大胜仗,国民欢呼雀跃,人心所向,拉开了全面抗战的序幕。1938年2月,朱德、彭德怀率八路军总部从临汾挺进太行太岳指挥东路军作战,115师344旅民运工作团进驻武安。虽然赵德润老村长已经54岁高龄,但人老心不老,向一个青年人一样,热火朝天,为抗日救国倾注余生。积极帮助初来乍到的工作组同志介绍情况,开辟抗日根据地,为八路军筹粮筹款筹物,动员村民参加八路军。如侄子赵之鑫、赵广宏、赵之铣、赵德昌、赵立忠等数十人参加八路军地下党组织活动,协助成立沁水县第一个“八路军115师344旅民运团武安党支部”。为了方便地下党秘密开展组织工作,老村长仍然保持国民党阎锡山编村长和村警职务不动摇,与牺盟会保持联系,自己在背后默默无闻做了许多经济支持和后勤保障方面工作,发动群众制做军鞋、筹资筹粮,输送青年,成立武委会、农委会、青救会、妇救会等机构支持抗战工作。


在赵德润、赵之鑫、赵广宏等创立八路军民运团武安党支部以来,从班子成员到全体村民积极抗战,同心同德,团结一致,从来没有出现了一个汉奸和叛徒,也没有人出卖过一个革命同志。即是在1939年“十二月事变”中,也没有一个同志因政界不同挺而走险,告发或出卖地下党组织的人,始终保持共产党人清洁廉明、顽强拼搏和永不叛党的英雄主义气概,出色完成太岳军区和士敏县委交办的各项光荣任务。要说道团结抗日和日伪、汉奸、叛徒出卖军事情报问题,实属抗战中的大事,绝非一件小事。国民党反动势力和顽固派、土匪汉奸、红枪会、日军相互勾结,成为当时一种特殊势力,渗入党内,出卖组织,策反我党基层组织。1940年3月15日,朱德与卫立煌在晋城陈庄会谈,签署《太南撤军协定》,八路军、牺盟会和地下党组织公开身份的同志,全部撤退到平顺以北。为加强南太行南太岳根据地工作,保证红色政权不被敌人所破坏,未暴露身份的同志转入地下党组织活动。所以说,许多村日村长和革命同志倒在了汉奸枪口之下,党组织和抗日民主政权被敌人摧毁。多年没有出现汉奸,这点正是武安人民的亮点与骄傲。


譬如,1942年10月,太岳第三军分区城工部副科长刘国华,在里必附近的瓦窑坡开展工作,汉奸告密。被沁水城内的日伪军剿共团吴正帮、窦学仁、翟海富、赵桃娃等一伙汉奸抓捕杀害于是,并将刘国华的头颅铡下,悬挂在沁水县城东门城墙上。为纪念革命烈士,1945年决定将富店村改名为国华村,以烈士的名字命名了这个小山村。

再如11月,在国民党27军沁水县流亡政府区长常继春、叛徒田长江、王学堂的密谋下杀害了士敏县第二区武装沁河中队指导员五正德、队长黄兴复。最后,八路军772团和士敏县公安局追到晋城东沟,包围叛变的沁河中队,抓获叛徒田长江、王学堂等,决不手软立即枪决。为纪念黄兴复、王正德烈士,将豆山村改名兴德村,以两个烈士的名字组合成新村名。1943年2月21日,士敏县第三区南河底村抗日村长田海江、秘书王有年、高平县税务干部王世德等4人被叛徒出卖杀害。同日,汉奸出卖,日伪军端氏镇郭炳章组织暗杀团将小河西村第83站交通员杀害,抢走机密文件。


1943年6月10日,陈赓在日记中这样记述:“敌人钉钉子进入腹地,扫荡发起容易与突然,更需要侦察。”敌人渗入我军内部的特务人员很多,这点这不容忽视,他们有现代化的发报机和窃听电话等手段,随时随地就能把军事情报传送到敌军指挥部,对我们所采取的军事行动无疑是一个打击。我们必须认真做好侦察与反侦察工作,把情报工作纳入重要任务抓紧抓好,不能有任何的疏漏。


日军长期潜伏在晋城的泽州公馆,特务众多,许多情报源于这支特务组织。成为太行山上日军一支刺探和刺杀革命同志的专业部队,为日军第36师团司令部参谋部所属情报机构之一。 1939年秋,在长治(潞安府)城内东华门成立“潞安公馆”。1940年4月,随日军侵入晋城(泽州府),驻伪政府西边路北,称“泽州公馆”,管辖潞州。由日军参谋部情报军官××准尉负责主持,其下设有日籍情报员,负责领导指挥中国籍情报人员进行搜集情报网络。1941年秋,该公馆移至长治。1945年8月,日寇投降。日籍情报人员潜逃回国,中国籍转移、逃窜、潜伏,绝大部分人员在解放战争中被捕获枪决。很大进步人士和地下党组织被其刺杀。1946年3月,仅太岳区斗争汉奸、特务、地方恶霸达6215名,其中罪大恶极的215名,全部枪决。


武安党支部是一个铜墙铁壁,坚不可摧地下党组织,村公所也是一个十分幸运和战斗力非常强硬的团队,从未被敌人渗入出卖,已经彰显了赵德润村长待人接物,冷静观察事物,正确果断处置问题,从严治政,与诸位同志精诚合作,威廉所在分不开。被群众称之为“大裹单”,必有其深刻的道理,做事大胆,疏而不漏。为八路军筹集物资供应,劳累过度,卒于任上,1944年除夕之夜。他的死是为中华民族抗日战争而死,死得其所。


当时太岳军区后勤部供应股、士敏县委等部门领导参加追悼会,第二区区长赵之鑫代表区委会致悼词说:“赵德润同志,为抗日战争操劳过度心力不济而死,时时刻刻想到八路军和广大村民的疾苦,他的一生是敌后革命的一生,是为人类解放而献身的一生,值得我们大家学习。”


生前好友,阎锡山秘书长贾景德从太原特地派人前来吊唁。


武安村70多岁的原村长、支部书记赵国贤同志讲,上世纪60年代,我刚当上村长时,老爸赵发昌常对我讲:“孩子呀,做村长不容易,全村都要你管,吃喝拉撤,风大了雨来了,你都得管,管不好那一件事都会受到群众指斥。你要是能象赵德润老村长那样做事,说明你就当好了这个村长,你就是武安的‘大裹单’!”赵国贤始终铭心刻骨,一定向赵德润抗日老村长学习,为民办做事,办成事,不出事。在2000年受到山西省委组织部和中组部表彰,授予优秀党员称号,成为新中国到改革开放时期一代人民楷模。


五、教育儿子长大要当兵


武安村是沁水与阳城、高平、翼城、浮山县交通的中心枢纽,咽喉要道,素有“三大关口”之称,即大道口、三岔口、蛤蟆口。大道口就在武安南门处,这里有百家商铺、多家骡马店、钉蹄店,土匪经常光顾,劫匪越货是“家常饭”。赵德润村长为此多次与劫匪发生“交战”,保护过往行人安全。土匪头子张聚财下功夫,拉笼村长的两个弟弟下水参与打劫。1939年春,二弟冈云到八路军留守处乘人不备偷了一支步枪被抓获。按当时规定,犯了死罪,要吃枪子。赵德润立即带着村警,拿了一根穿心杆和大绳,与八路军首长交涉处理事务说:“人是我村的人,知道偷枪是死罪,我把人带回去严厉处置,一定给组织上一个交代。”见其敢于承担责任,处事果断,为教育好本人,便同意了他的意见。德润让四个村警五花大绑,把冈云绑在穿心杆上,带到沁河河边一个乱草丛生地方,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对他说:“你我一奶同胞,今天本不该打你。但是,你犯了严重的错误,偷八路军的枪支,法不容情。你要是能改过自新,与土匪断绝关系,投奔八路军打日本鬼子,我现在就给你指条出路,写个二指宽圪条,到陈赓部队找周希汉参谋长当兵打仗,为武安人民立功争光,就放你一条生路。不然,大哥只有一条路可走,吊死你喂狗。”此时,三弟小沛听说大哥要吊死二哥,急忙求情,又把小沛痛斥数划了一顿,说服两个弟弟一起投奔八路军。对小弟说:“好铁打钢钉,好汉要当兵。你们唯有参加八路军才有出路。跟土匪鬼混,早晚要被八路军打死。”两个弟弟按照哥哥的指点,投奔了八路军,在周希汉772团(老二团)当兵,作战勇敢。参军第二年,双双光荣牺牲在白晋战役反“扫荡”战斗中。虽然痛失亲人非常难过,但为革命打日本鬼子的决心永远无愧。德润继续教育儿子赵秋宝,长大要当兵,报效祖国。对儿子讲:“我这辈子年大体弱,错过当兵的机会,部队不要我了,只能在地方做点小事,搞点支前工作。你长大以后,一定要当兵,当兵就要当八路军。在枪林弹雨中成长,当个八路军比我这个村长有出息。”没有想到他带着遗憾,倒在了革命即将胜利的前夕。在他过逝的第二个年头,刚满13岁的儿子,还没有枪身高,遵循遗嘱,主动报名在士敏县中队当兵。陈赓参谋长周希汉与赵德润关系非常要好,听说13岁的儿子当兵打仗,还没有枪高,便将赵秋宝调入386旅旅部当小鬼(通讯员),后为警卫员。参加了上党战役、运城战役、临汾战役、伏牛山战役、渡江战役、淮海战役、抗美援朝等,在战火中加入中国共产党,直至新中国成立,一直在周希汉身边,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3军驻守北京,改编为中央公安警卫师三团班长,保卫中央首长。立小功两次,荣立三等功一次,获得独立自主勋章、解放勋章等。儿子赵秋宝积极参战的革命精神,告慰了先父之灵,实现了老村长的遗愿。


(责任编辑:崔利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