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壮的记忆 永远的思念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21-10-02 10:10作者:梁亦彬来源:晋城党史网

烈士纪念日,聆听孙子向烈士梁家仁大爷爷讲述穿越时空的叙说

大爷爷为抗日壮烈牺牲已七十六年了,算起来已过了四个十九周年。2016年九月居家总动员为大爷爷重新安葬,遗骸未寻回,魂归故里,定居在老坟,对大爷爷近在咫尺,老人家于冥冥之中一定会为我们这个兴旺家族而在九泉之下特别安慰,会为我们生活在美好时代的子孙而庆兴。

在第八个烈士纪念日之际,受父辈之托向大爷爷敬谈跨越时空的一切。       

proxy.jpg

抗日烈士大爷爷梁家仁


1944年大爷爷梁家仁奉命,一行30名年轻力壮的八路军战士从太岳四军分区调往太行第八军分区补充缺员,且系共产党员、拟任正副班长。当时,曾爷爷想儿心切,着急去陵川一探。于是单身匹马起程登山,次日傍晚到达陵川古郊一带。一打听县委驻地,告知还有一段距离,当问到县委书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第二天天一亮找到要找的“熟人”,步行半天寻到了县委,通报情况后,李希曾书记热情接待,说明来意,书记安排了工作,领着曾爷爷向驻军营房走去,听见好象是黄司令什么的,谈话后由通讯员将老二团二营一连一班班长领到了司令部,父子相叙半响,午饭后同去告别李书记,登上了回晋行程。太阳落山回到了甘润。别说见到儿子的高兴劲,首先将见到希曾老弟(曾在甘润住过五天)的消息告诉了老奶奶,接着共同细细看了顺河(家仁)在部队照的相片,都说“胖了”“穿上军装威武”一直到了半夜才懒懒睡去。

早上,曾爷爷和老奶奶说了一会话,急急忙忙告别家人要出远门一趟(实和梁拴生伪村长一块上了太原)。六年的躲避(群众运动),1950年阴历年前回到老家。人回来了应高兴才是,可曾爷爷和老奶奶坐了半天反而不高兴,曾爷爷背着大家偷偷地抹泪。从柜里拿出大爷爷的相片看了又看,最终不情愿地让老奶奶又锁在柜中,后来曾爷爷才哭着对亲戚们说:遗相能永存,没想到陵川一见和儿竟成永别!

曾爷爷从陵川拿回的照片告诉老奶奶要行影不离,千万不要丢了。

我军勇敢杀敌,闻者破胆

敌人自取毁灭,垂死挣扎。

这是六十年后,爷爷在沁阳听到的故事。

1945年8月10日,日本鬼子投降前五天,太行第八军分区在司令员黄新友、政委刘毅率领部队,南下豫北,攻打沁阳鬼子,由于敌人受西欧法西斯失利消息影响,知道兔子尾巴长不了,士气一落千丈,反战、厌战,怀着侥幸心里,疯狂破罐破摔, 作垂死挣扎。使其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疲于灭亡,八路军气势高涨,战斗力强,杀敌勇敢。鲜血染红了怀庆黄土,爷爷身临其境,悲壮之情,一种崇敬之心,无限感慨,伴随着热泪交织在一起,耳边仿佛萦绕着我八路军战士的冲锋号声和呐喊声,站在当年的战场,心绪万千,久久难以平静。战士在勇敢冲杀,攻敌顺,歼敌切,敌人不小心上当,我军上百名战士中暗枪、踏暗雷,冲杀间部分勇士壮烈牺牲,这一仗打得比较艰苦,悲壮,个别战士肢体惨状不堪入目,伤亡较为惨重。战斗在继续,我军以敌治敌反其道而行之,敌人暗雷自己炸自己尸体遍城,碉堡反变成了哑叭。在我军炮火掩护下,百姓冒着弹雨强行把子弟兵入土,情况紧迫,来不及记记号和标记,有个别缺胳膊少腿的整理完好,入土扶起了坟堆。英烈青史万代垂,声振敌营鬼魂飞,秋风飒飒沙场掠,永远追敌誓不回。横眉冷对倭矮子,小鬼子个个胆肝裂,中华儿男千百万,血气方刚多安然。断头犹如风吹帽,腿折健步如箭穿,魂魄不由暗雷踏,咒恶棍海里去喂鳖。

七十多年的风霜雨雪,苍翠高洁,无名烈士墓地栽上了松柏,八十一位八路军英烈同在,松柏丛中长眠,永远铭刻。

娄山关冲锋陷战,一条腿走完长征

钟赤兵爬雪山,过草地,拒绝躺在担架上,鞠躬尽瘁把身献。

“嘀!嘀!嗒!嗒!嗒!嘀!”冲锋号响起

听爷爷说,李希曾前辈在我家养病时讲的“钟赤兵单腿长征的故事。” 20岁的红军钟赤兵带兵冲锋时受了伤,他撕下自己的衣服,简单包扎了伤口,高喊:“同志们,冲啊!”再次冲锋在前。在攻打娄山关,钟赤兵右退再次受了伤,当时部队医疗设备简陋,伤腿处骨头成了碎片,必须立马手术,为做好截肢,向当地老百姓借了砍刀和木匠用锯,医生用盐水消毒后,在没有麻醉的情况下,钟赤兵忍着剧痛,手术做了三个小时,手术中,钟赤兵从昏迷中苏醒又昏迷再苏醒,钟赤兵强忍三次截肢巨大痛苦,以顽强的生命力一次又一次战胜了死亡,他不屈不挠单腿爬过了五座雪山和草地。1955年钟赤兵授予开国中将军衔。单腿英雄长征的故事鼓舞着广大指战员斗志,彭德怀副总司令看望了钟赤兵,毛主席表扬了钟赤兵,感动得毛主席为他落了泪。

真是:

单腿赤兵怀天下,战斗终身。

辉比日月同存在,气壮山河。

爷爷想兄长哀思心中起,碑前祭英烈。

泪飞顿作雨,哀乐传万里。

党建百年贯华夏,后辈儿孙铭心间。

痛哉惜哉,呜呼哀哉。

大爷爷长眠怀庆府,

家人时时在挂念,

痛恨自己无能为力,

遗骸仍在豫北存,

居家全体齐动员,

安葬梁家老主坟,

心叶候鸟飞回窝,

大雁呜叫归巢穴,

长征伟业照日月,

钟赤兵辉煌独斯人,

德高功高青史载,

钟君英名传万代,

英雄业绩千秋照,

永远铭刻。

心叶飘落沁阳城,

太行高铁已通车,

航空飞机在眼前,

游天下零步到中原。

一九五O年腊月的一天,农会老抗卿突然到我家找老奶奶,转告大爷爷牺牲的噩耗,可一张口,一口气没上来老奶奶就跌倒在脚底,于是有的摸心脏,有的切中指(上嘴唇)并轻轻的呼喊,老奶奶半天才哭了上来,都劝老奶奶哭吧,痛痛快快哭一场。不知何故,大爷爷牺牲的消息竟迟到了五年。农会送信的,感到没意思偷偷溜了。老奶奶的一场哭,眼红了,从此眼看不清东西。当时爷爷虽十岁了只敢捎捎看,为大爷爷哭出了眼泪。老奶奶因气没几天也上西天走了。老奶奶一走就是五十年。2001年爷爷退休后三下河南二上阳城,对大爷爷的一生访问了解,刚过了抗战胜利70周年开始关心大爷爷的后事。2016年9月通过民政等部门一切齐备,当大事于9月29日举行了较隆重的大爷爷殡葬活动,为大爷爷接了亡灵,举行了冥婚,大奶奶刘爱庆,愿老俩和和美美终身幸福。

为英灵山恸海哭,

雄姿威容震敌胆,

壮士去,

哀声冲天!

百年岁月峥嵘,

数不尽风光在险峰,

巨炮隆隆,

昆仑泣,黄河燃,

后来人遗志传,

气冲霄汉。

七十载历经似千年,

豫北长眠寰宇绕云功盖古今。

一身奋斗献终身

大爷爷忠骨未寒

百年党庆颂歌

伟业辉煌

千古汗青颂英烈

敬业伟绩耀日月

遥望忠魂寄真情

青史新页丹墨落

大爷爷永垂不朽,千古流芳!


(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