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在岳南取缔岳南红枪会纪实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07-30 00:00作者:王  良       沁水县党史研究室来源:晋城党史网

编者按:邓小平同志是我党我军全国各族人民有崇高威望的卓越领导人,他的一生是光辉的一生、革命的一生、永恒的一生。1942年我军抗日工作极为困难时期,邓小平在岳南地区,成功取缔和彻底消灭了日伪直接操纵下的反动迷信会道门组织红枪会,扭转了岳南根据地的被动局面,为我党开辟岳南根据地创造了条件,这段历史将永载史册。(编者:韩玉芳)


    1942年前后,日军频繁扫荡岳南地区,阎军勾结日军向中共领导的岳南根据地紧逼,我军抗日工作极为困难。5月,邓小平秘密来到岳南视察,并亲临沁水县东、西峪村指挥部队彻底消灭了日伪直接操纵下的反动迷信会道门组织红枪会,扭转了岳南根据地的被动局面。1977年7月23日邓小平在北京接见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科技大学常务副校长张文峰(1942年任士敏县委书记)时,对这段往事还记忆犹新。他说:“那时,沁水、士敏一带的红枪会迷惑群众之广,危害抗日之大,严重地影响着岳南地区抗日工作的开展,不果断、彻底、干净地解决红枪会,直接影响岳南人民的抗日情绪,影响着岳南抗日根据地的建设。1942年5月彻底取缔红枪会反动会道门,彻底消灭红枪会反动武装,是我党开辟岳南根据地历史上的重大事件,要载入史册。”(1993年4月张文峰于石家庄干休所回忆)


沁水(西)、士敏是太岳南进支队开赴沁水境内,分别在沁河两岸建立的抗日政府。在沁河西岸,建立了沁水县抗日政府;在沁河东岸,改造了国民党第九十八军的沁东县政府,成立了端氏县政府,后改称士敏县抗日政府。

1941年5月的中条战役,国民党20万军队不战而溃,岳南地区落入侵华日军之手。国民党军队残部南逃西退,唯有第九十八军军长武士敏率部北撤敌后坚持抗战。当时,岳南地区社会秩序级度混乱,人民群众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恐日思想十分严重。本地居民大批外流,房屋腾之一空,村庄很少见人,大片土地荒芜。为扭转这一不利抗战的局面,1941年6月4日,中共北方局和八路军总部决定,派遣八路军一二九师开辟岳南和中条地区,以提高人民抗日情绪,恢复和扩大太岳抗日根据地。7月25日,陈赓、薄一波根据中共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与国民党九十八军武士敏将军谈判商定,以沁河为界,沁河以西为一二九师及太岳部驻防区,沁河以东为九十八军驻防区,八路军及地方工作队随即从沁东地区撤出。8月10日,太岳南进支队在司令员周希汉、政委聂真率领下,进驻岳南冀氏一带。8月29日,爱国将领武士敏坚持随即又进敌后抗战为国捐躯,国民党九十八军全军覆没。太岳南进支队驻沁水东、西峪地区,将原九十八军的沁东县政府进行了民主改造。成立了端县抗日政府12月3日,晋冀鲁豫边区政府追封武士敏将军为抗日烈士,将端氏县改为士敏县。10月3日我太岳南进支队在沁河以西的桃川、东大和曲高公路以北的广大地区建立了沁水(西)县政府。10月21日,太岳南进支队从沁水东、西峪分批出发,向中条山地区挺进。

大军南下后,沁水(西)、士敏两县既没有正规部队驻防,也没有建立地方武装,各系统的干部还没有来得及配备,太岳区政府的各项政策、法令也没有执行的条件。沁水地区的国民党残余在政治上利用“三三制”政权结构形式破坏抗日工作。在军事上积极组织土匪武装,假借国民党二十七军的名义,经常活动在沁水(西)、士敏、高平三县边沿地区,公开对抗抗日县政府,破坏抗日政策、法令的执行。同时,还明捕暗杀抗日工作人员,横征暴敛,无恶不作,广大群众恨之骨。

1942年3月,在日伪的积极支持下,红枪会从阳城秘密潜入沁水(西)、士敏的郎必、孔必一带。太岳南进队南下中条之后,沁水(西)、士敏一带的土匪大肆活动,危害人民。日伪利用红枪会,勾结国民党残余势力和封建反动势力,公开向抗日县政府围攻。他们以肃清土匪为名,由秘密转向公开,大肆设坛祭香,收罗徒弟。

4月,红枪会在沁水(西)、士敏公开向抗日政府提出请求,企图合法化,同时还派出门徒公开深入到抗日县政府机关搜集情报。4月3日,红枪会头子潘元胜率众徒数千人,勾结警备队,将东大村抗日村长用烟熏死后又用水泼活,并抢走全村群众的衣物、牲口等财产。潘元胜公开宣扬:“红枪会不怕天、不怕地、刀枪不入,只要家家户户都参加红枪会,所抢衣物和牲口等即可全部要回来。”4月8日,他们到了郑庄西城、河头,9日,到了郎必、孔必一带,人数由几十个发展到200多。从此,红枪会就从郎必开始,大肆向邻近村庄发展,共招门徒1000多人。4月10日,红枪会公开袭击我太平游击队,队长被杀,两名队员被杀。4月16日,红枪会再次进攻太平游击队,杀害4名队员。4月20日,红枪会公开进攻沁水抗日县政府,抢走看守所的重要犯人,并杀害了岳南专署财粮科长张震宇。从此,红枪会经常组织门徒与抗日政府对抗,捕杀抗日工作人员,并公然从阳城红枪会活动中心请来老师,日夜传教祭刀,设坛念咒,准备更大规模的事件。


为了扭转岳南根据地的被动局面,巩固新生的沁水(西),士敏县抗日政权,时任一二九师政委的邓小平指示岳南地委,要抓住“四•一五”战役后的有利时机,彻底解决沁水、士敏一带红枪会问题,为我党领导的岳南根据地的巩固发展扫清障碍。

1942年4月26日,中共岳南地委根据邓小平政委的指示,在安泽县石槽村召开了所属各县书记、县长、县游击大队副大队长和教导员、群众团体负责人以上领导参加的岳南地、县党政军民领导干部会议,史称:石槽会议邓小平、薄一波亲临会议。太岳区党委委员薛迅(女)也参加了会议(韩柏著:《回顾四十年代》)。

石槽会议是中共开辟岳南地区的一次伟大转折,它确定了开辟岳南根据地的大政方针,做出了彻底消灭沁水(西)、士敏一带红枪会反动武装的决定。

在这次会议上,岳南地委书记韩柏(焦善民)作了《开辟岳南十一个月来的工作汇报》。他对岳南地区的日伪军、国民党军队、阎锡山军队和其他反动武装的情况作了介绍,就我党领导的太岳南进支队自中条战役之后南下开辟岳南工作的进程和当前面临的形式、存在的问题作了分析,并就开辟岳南根据地的工作存在的问题作了检查。

在这次会议上,邓小平作了重要讲话。他指出,岳南地处太岳区前沿,是联结太岳区与中条区的要地,是延安与太行八路军总部的重要交通线,尽快地把这块宝地开辟和巩固起来,对抗战的全面胜利具有重要的意义。一,巩固岳南根据地必须依靠军队打开局面。要迅速建立各级抗日政权,改造基层政权;组织广大民兵,发展地方游击队;组织发动群众,建立群众团体;进行减租减息,改善人民生活;在斗争中发现和培养积极分子,建立和发展党的组织。二,要正确贯彻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防止左右摇摆。对阎军的斗争不能一味以打为快,要做好团结抗日的工作。三,沁水、士敏两县对敌斗争不够有力。今后,要把打击目标集中在日伪军,加强对敌斗争的力度,抓紧彻底处理沁水、士敏一带的红枪会问题。最后,邓小平对当前开辟岳南工作又作了两点指示:一是抓住“四.一五”战役后阎军西撤的有利时机,尽快组织几支精干的部队,深入到沁西地区建立抗日政权,广泛宣传抗日救国的主张,组织、发动、依靠群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在沁西地区坚持抗日斗争,建立地方游击队,坚持山地游击战争,扩大根据地。二是要调集正规部队,协同沁水、士敏地方游击队,坚决消灭日伪,国民党特务和封建反动势力操纵的红枪会反动武装,决不允许其存在。要通缉拿祸首,揭露打击反动的上层分子,反复讲解党和政府的政策,争取广大基本会众,彻底取缔红枪会,尽快稳定沁水、士敏两县的社会秩序,从根本上转变岳南地区的被动局面。

薄一波在会上还就贯彻土地政策、减租减息、改造基层政权、发展党的组织、贯彻抗日民族一战线、建立“三三制”政权等工作作了重要讲话。

石槽会议后,岳南地委根据邓小平的指示,对取缔红枪会作了具体部署:一、开大部队直捣红枪会老窝――沁水的郎必、孔必一带,把红枪会的气焰压下去。二、命令红枪会交出武装,取消香堂,否则强制交出与解散。三、逮捕外来传教的老师和会首。对中层分子由村干部作保写悔过书释放,对一般会众自首后不予追究。四、召开群众大会,向广大群众讲明我党的宽大政策和处理办法,揭发日伪汉奸和反动分子欺骗群众破坏抗日的阴谋。


为了保证这一斗争的全面胜利,岳南地委还组织了40余人的临时工作队,分赴沁水、士敏两个县的区、村,积极配合部队、政府,自下而上地进行调查、宣传工作,争取多数群众,孤立少数顽固分子。

5月3日,邓小平亲自调集七七二团一部,由马瑛率领,进驻沁水之东、西峪村。4日,沁水县政府工作人员,民兵随马瑛率领的七七二团重机枪连和太岳部队共千余人,经苏庄、王必、直捣红枪会的老窝郎必村。不料,在孔必北山的关爷岭发现红枪会匪徒数十人。他们手执武器,头缠红布,上身赤背,祭香念咒,欲阻止我军进村。

这一天,关爷岭刮着很大的风,飞沙走石,天昏地暗,七七二团二营及重机枪连,五十四团六连,十六团一营在马瑛的率领下,从早上7时到下午2时,一直坚守在关爷岭北边的山神庙周围,对红枪会会徒喊话,宣传政府的抗日政策,说明红枪会是日伪和国民党顽固势力控制的反动组织,刀枪不过火只是骗人的鬼话,不能相信。不管怎样宣传,受骗群众还是不明真相。周围村子里的红枪会会徒听到关爷岭上鸣锣,也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群众越来越多,我军没法动手。

站在阵前的红枪会副会长常广德,看到群众越来越多,以为八路军一定不会开枪,更加狂妄。为展示红枪会的“功夫”,他赤背露胸,十字披衣,身带拐把枪、大砍刀、小铡刀,十字型背在身后。右手拿着长矛,左手拿着抓钩,叉开两腿,站在距我军正前方百米远的小山头上。身后数十名匪徒祭香设坛,念咒语:“土沙飞飞战星辰,师爷赐你三千铁甲兵,左来左跟,右来右随。”数千名会徒也叩首祭刀,企图与我军决战。

关爷岭是一条南北走向的孤山梁,除北边的制高点山神庙外,西边的毛毛山、三字岭,南面的桑树圪梁、腰洼口都挤满了手持武器的红枪会会徒。唯有东边是一条深山沟,直通沁河。双方相持距离不过百米。这时,在我军背后,土门上、张峰、下河等村的红枪会徒也蜂拥而来,把我军包围在一个小山堆上。马瑛命令部队四面戒备,战士们匍匐在地,架起机枪。政工人员分散在四周,向红枪会会徒喊话。两个小时过去后,红枪会会徒还是没有散去。

下午5时左右,双方在喊话中达成了协议,派代表谈判。

谈判实际上是红枪会会首的一个阴谋。谈判点就在双方正对面一块只有半亩地的长条山地里。我军代表是七七二团二营教导员令孤丁石,随带有3名警卫人员。红枪会的代表是副会长常广德,他身带5件凶器,随同的3名红枪会会徒都膘肥体壮,横眉竖眼,头缠红布,并带有十字弯刀。双方代表在阵前的一块平地里对话,毫无结果。正当令孤丁石返回时,常广德的抓勾已经勾住了教导员的脖子,随手一刀教导员令孤丁石牺牲了,3名警卫员也惨遭杀害。红枪会以鸣枪鸣锣为号,千余红枪会徒蜂拥而来。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马瑛命令鸣枪警告。这时众会徒听见枪声大作,却不见一个人倒下,便更加相信了“刀枪不过火”的骗人鬼话,手持武器,步步逼近我军阵地。

在此紧急关头,马瑛想起邓小平政委在临出发前同他说的话:“在必要时要狠狠教训一下带头闹事的,揭穿红枪会‘刀枪不过火’的骗人鬼话,用事实教育受蒙骗的群众。”于是他大声命令:“目标:红枪会众徒中间那几个带头闹事的匪徒。射击!”一声令下,战士们同时扳动机枪、步枪、子弹如暴风飞沙,一阵枪战过后,关爷岭上死一般地宁静。红枪会副会长常广德当场被击毙,他的三儿子常满林身受重伤,从阳城来传教的“老师”左眼也被打瞎了,300余名红枪会会徒死伤一片,各村前来的红枪会会徒纷纷从东边的山沟直朝沁河方向逃去。

关爷岭事件后,我军开进了郎必、孔必一带,积极配合士敏县公安大队,继续消灭东大,南大、胡底河一带的红枪会、黄枪会,无极道等反动会道门。

当我军进入郎必村时,郎必、孔必、石室一带的老百姓纷纷逃避,春蚕无人照管,牲口无人放养。我军随同地方临时工作队和各区干部及部分群众分头解释,动员逃避的群众回家,同时,帮助老百姓喂蚕看家。对在关爷岭事件中伤亡的会徒,死的就地掩埋,伤的进行治疗。

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大部分群众渐渐地回来了,但还有少数不明真相的人说的我们无理。为此,岳南专署,沁水县、士敏县纷纷组织工作队、慰问团,召集大会小会,深入家庭院落,耐心向群众说明关爷岭事件的真相。同时,召开群众大会,对死者进行公祭,号召受骗群众当场自首,政府不再追究。在大会现场,有78人当场自首。

当时正值春耕时节,岳南专署根据春荒情况,发放了春荒贷款1000元、救济粮22石。随后,又组织村闾长及红枪会中的小头目开会,对关爷岭事件了进一步解释,惩办了会首张友兰。对那些情节轻微的,悔过后予以释放。在做好一般会徒工作的基础上,又派部队消灭了各种非法武装,强令取缔了红枪会的中心堂,宣布红枪会是汉奸组织,使广大群众真正认清的红枪会的反动本质。从此,红枪会在沁水、士敏一带的活动逐渐销声匿迹了。(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