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惊魂 009章 天赐千金4

 二维码
发表时间:2013-08-01 00:00作者:隐居翁来源:晋城党史网

    吴杏跟着刘歪嘴走出了吴家寨。他们很快来到淮河岸边的一块麦田旁边。刘歪嘴停下来脚步。

   “吴杏,你知道你将要大祸来临了吗?”

   “刘叔叔,咋啦?”

   “你是不是跟张大赖上床了?”

   “没有啊?”

   “真的?说实话!吕警长知道啦!”

   “他……他纠缠过我不假,可我没有和他上床啊!”

   “得!得!还说呢?你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吕警长要我今天把你枪毙在这里!”刘歪嘴掏出枪掂在手里转了个圈得意的说。

   “刘叔叔——救我!求你饶了我吧!”吴杏跪在地上抱着刘歪嘴的腿求道。刘歪嘴望着上当的吴杏心里更加得意。于是说道:“吴杏你还年轻;还不满二十岁。死了怪可惜的。不过要想救你一家和你自己不死也容易。你也知道,我在吕警长面前说一不二的!只要你……”

   “刘叔叔请说。”

   “今晚我们就在这麦田里好好玩玩。明天我就在吕警长面前证明张大赖与你没有上床。这样一来,你不但救了你一家而且你还是吕警长心中红人!你看咋样?”

   “我——”吴杏低下了头。

   “来吧!不过咱俩的事要是让吕警长知道了也是一样;你一家还是活不成!”

   刘歪嘴把吴杏抱在怀里。他把嘴摁住吴杏的小嘴上亲吻着。接着又缓缓地把嘴移向吴杏的鼻子、耳根和脖子。一只手在下面抚摸着。接着他解开了吴杏的裤腰带。把手伸进去。刘歪嘴把吴杏推倒在麦田里。他三下五除二撕掉吴杏的所有衣裳。哇!月光下,两座乳峰跳出来。拿那洁白如玉的tong体让刘歪嘴心脏跳动加快。妈的!怪不得姓吕的那么在乎她。她太美了!简直就是仙女一般美。刘歪嘴立刻把嘴伸了过去。他shun吸着……

   “刘叔叔你……你?我们一家老小的性命就靠你啦!”吴杏哭泣着。她没有反抗,她也反抗不了。他只有听从刘歪嘴的摆布。刘歪嘴看见月光下吴杏那娇滴滴的摸样再也忍耐不住,他扑了上去!

   月光下邢氏兄弟赶着马车继续在马路上奔驰。

   大地在春晨中醒过来,展示着生命的可贵、蕴藏着诱人气息;焕发出生机勃勃的景象。

   天空像浣纱女洗净了的一块蓝黑色的粗布,月亮昏晕,星光稀疏,仿佛是撒在这块粗布上闪光的碎金。泛着银光眨着眼睛;窥视着人间的冷暖。偶尔一朵朵白云试图遮挡着月亮的目光似的把他遮掩起来。不一会月亮又明镜般的从云中钻出来,把清如流水的光辉泻到广阔的大地上。夜色是那么迷人,天上一颗一颗蓝幽幽的小星星,神秘地眨着眼睛,离我们是那样遥远。

   夜又像一幅丹青色的幕布罩住了淮河平原。夜阑人静,大地上万物都静静地矗立着。似乎都沉睡过去了。

   茫茫大地上;微风把百虫的鸣叫声;托向星空,捧给原野,让月亮和大地倾听。

   萤火虫像一颗颗绿色的小星星在夜色中游弋着。月光照在微波粼粼的麦浪上,像海面上碧波荡漾的海浪。涟漪四起,波光粼粼。

   夜风在兄弟俩耳边吹着口哨,路边的树木和那些起伏连绵的丘陵包在夜色的笼罩下像大海里的岛屿不断向身后翻滚着。邢氏兄弟无心欣赏着春夜美景。邢文不时地鞭击着马的屁股。身后的枪声停止了。邢文的一颗悬着的心也落了地。他轻轻地拉了拉缰绳,轻轻地叫道:“吁……”邢文缓缓地拉住缰绳,马车渐渐停了下来。邢文擦擦脸上的汗水从车上跳下来。扔掉手中的马鞭低声叫道:“快!卸车!”

   “哥哥,你疯了?一路上也不说话,逃难一般,盐车也不要啦!就这几床破被子能值几个钱?”邢武试探地问。

   “二弟,车上那些硬块块坐着硌屁股吗?”

   “妈的,颠人不说,快被折腾死啦。”

   邢文低声笑着说:“等会儿你就不叫苦了,快卸车!”

   他们抱起那破被子往车下卸,沉甸甸的东西让邢文心里更踏实了。兄弟俩把那破被子抬到车下。邢文迫不及待地撕开被面。只听“咚!咚!叮!叮!”一阵声响,那光闪闪,黄镫镫,金灿灿的黄色砖块呈现在他们面前。

   “金砖?”邢武惊叫起来。兄弟俩不约而同地扑了上去,四只手几乎同时抓住金条,兄弟俩目瞪口呆面面相觑。

   “我们发财啦!我……”邢文忙用手捂住邢武的嘴。示意不让他说话。邢文站起身来向四周看了几眼说:“快把车上的东西都卸下来!”

   他们先后又撕开几床被子,又一堆白花花地银元呈现在他们面前。兄弟俩欣喜若狂。

   “哥哥?咱们不是做梦吧?”邢武的声音有点颤抖。他们真地要疯了。(责任编辑:韩玉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