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网站编辑部:韩玉芳

电 话:0356-6966785

邮 箱:jcszgdsxh@163.com

地 址:凤台西街市委市政府办公楼


市委党史馆:李继红

电 话:0356-8981022

地 址:晋城市三馆7层【文博路凤鸣中学对面

第十章     团圆

 二维码 137
发表时间:2014-11-12 19:00作者:陈廷一来源:晋城党史网

   许世友三步并作两步跨到了娘的炕前,八年不见,娘已老相多了,满头银丝,骨瘦如柴,皮肤苍白,颧骨突出,两眼下陷,像是正在生病的样子。

“娘,你睁眼看看,是俺呀!”许世友说完,“扑通”一声跪在娘的炕前。

娘艰难地睁开了双眼,当他看到眼前果真是世友的时候,不禁大喜,脸上也透出了几丝红润。

这时,弟弟妹妹们也都陆续从地里回来了。他们看到家里来了个陌生的和尚,一个个都怯怯生生地用小手捂住脸偷看他,“怕什么,这是你们的三哥。”娘又喜又嗔地说。一听说是三哥回来了,他们都围了过来,这个喊“三哥”,那个也喊“三哥”,他们亲亲热热沉浸在喜庆的气氛中。许世友看了看,还缺大哥仕德和驼妹。便问:“娘,大哥和三妹呢?”

“他俩放牛去了!”

“天都快黑了,俺去接接他们吧!”

话音刚落,三妹驼伢就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跑进屋里,她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

“娘,大哥被人打伤了!头都冒血了!”

娘大吃一惊,双手颤抖着抓住女儿的胳膊:“你慢慢地说,他是被谁打了?为

什么被打?”

驼伢揉着红肿的眼睛说:

“俺和大哥赶牛路过李家地主的田头,看青的李二少爷硬说是咱家的牛吃了他家山芋秧子。不容俺大哥分说,就揪着大哥的脖领又踢又打……”

“你大哥现在哪里?”

“黄土岭下。”

许世友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他把从娘手里接过的汤碗放到桌上,冲到娘的跟前。

“娘,让俺去看看!”

没容娘回话,许世友便扯上小妹妹驼伢,飞也似地奔向黄土岭。娘深知他的脾气,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喊道:“三伢子,要记住别惹事!惹不起,咱们还躲不起吗!”

“俺知道了。”许世友头也不回。

仇人相见,格外眼红。许世友认出此人就是八年前要自己赔羊的洋包儿。

“住手!”许世友跃前一步,伸手抓住了李二少的右手腕:“不许伤人!”

李二少痛得“哎哟”一声,大声骂道:“你是谁?胆敢教训老子!”

“不许你欺人太甚!”许世友答非所问,松开了抓着李二少的手。李家二少并不这么想,误以为此人见硬而收。突然间,挥出拳头来,直向许世友面部击去,眼看拳至面部,许世友轻轻一闪,二少因用力过猛,当即来了个嘴啃地皮,这时,围观的孩子们不觉哄笑起来。

李二少咧着嘴斜着眼,拍着屁股,望了许世友一眼,若有所悟地:“你———”

许世友哈哈笑道:“你的狗眼不识泰山,不认识你爷爷俺了吗?俺就是当年放你入陷阱的黑丑伢!”

“站住!”李二少见自己丢了面子失了威风,他不甘心,突然从地上爬起来,

跨步拦住了欲走的许世友,道:“姓许的,有种你就别走!来,吃我这一拳!”

“你想干什么?”许世友停住了脚步,把大哥仕德交给三妹搀扶,自己迎上李二少,随手解开袈裟,露出他那毛茸茸又黑又亮的肚皮,指了指道:

“要击,就朝俺这里击吧!”

可笑那李二少并不知羞,竟像一头发疯的狮子,抡起拳头,真的朝许世友的肚子上狠狠击去。

许世友并不闪躲,倒替那小子数起数来。

“啪!”

“一拳。”

“啪!”

“两拳。”

“啪!”

“三拳。”

……

当许世友数到第十八拳时,喝声:“住手!”

那小子像癞皮狗一样,岂肯住手罢休,理也不理,又使出吃奶的劲儿,挥起第十九拳,朝许世友肚皮上打去。谁知许世友的肚皮突然像棉花团一样柔软,在落拳的地方形成了一个凹坑儿,刚才还如巨石坚硬的肚皮,此时却紧紧吸住了二少的拳头。凭他怎样用力,也休想拔得出来。许世友傲慢地说:

“当年俺放你入陷阱,今日俺让你拳收不回!”

洋包儿再次收拳无效,佯装求了饶。

那二少收回了拳头马上翻了脸,再次抡起拳头朝许世友的面部砸去。许世友一闪,那小子险些趔趄倒地。许世友这个武行出身的人,不恼便罢,一恼就不可收拾。此时,他义愤填膺,心中如倒海翻江,吼叫一声:

“让你再三不能让你再四。老子今日不打偷拳,也不打第二拳。请吃我这一拳!”

“来!来!来!”那小子瞪着血红的眼珠,直向许世友身上扑过去,而许世友的拳头也直朝他的胸口砸去。其实许世友的力量并不大,二力相合,力重千钧,只见李二少顿时口吐鲜血,应声倒地。

许世友并没有使出致命拳,还以为那小子躺倒装死哩!便上前踢了他一脚,可那小子仍然动也不动。许世友躬身摸摸他的胸口,谁知二少爷早已命归西天了!

“不好。”许世友方才后悔未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回家第一天,就闯出了人命关天的大祸!

“天啊!”许世友眼望苍天怒问:“你若是有眼的话,就该为俺作证!你该能判断这人间的是与非!”可是,只见深邃的天穹,被浓云遮盖,眼前是一片茫茫的夜色!

月儿难圆

飞来的灾祸降到许家院落。

当晚,许世友一家人个个脸上布着阴云,围在桌前,商量着如何闯过这一关。

在这紧急时刻,老娘反而不惊不慌,异常冷静了。殊不知她的心里正爆发着一座火山呢!她用低沉的声音说着,仿佛每个字都经过周密的思考:

“三伢,你刚回来,娘实心想叫你住上几天,跟娘说说知心话,今天又是中秋团圆节,谁知……”说到这里,她已泣不成声了,再望望那碗已经凉透了的鸡蛋汤,更加心酸:

“李静轩这个白脸奸臣,面善心恶,这次他们肯定要报复的。俺看,你现在就得逃,不然性命就难保了!”

许母的判断是千真万确的。财主李静轩捉拿许世友的马队早已出发了,正在奔向许家的路上。

“娘不想赶你走哇!”娘说完把煮熟的三个鸡蛋塞进儿子的兜里。

许世友从内衣口袋里掏出八年换来的二十块大洋,双手敬献给母亲,说道:

“娘,不肖之子,未能在娘前尽孝,不能养活你老,倒给你老惹下了塌天之祸,让你为儿担惊受怕。这钱留下也权作俺一份孝心吧!”

许世友把钱放在娘的手中,娘又把钱装进他的口袋里,“伢子,你当娘不知道这钱是咋挣来的吗?八岁的孩子当大人一样使唤,天天起早贪黑,倒尿盆,抹佛像,打扫院子,过苦日子,娘因为家穷,对不住你啊!”

就在这时,传来了一阵狗吠声,随之是马蹄的嗒嗒声。

娘一把抓住许世友的胳臂,向外一推,忙说:“伢子,不好,他们要抓你了,还不快逃!”

许世友不慌不忙,向这充满了他童年记忆的旧茅房,依依不舍地扫了一周,最后把钱放在桌子上,深情地看着娘,说:“娘,俺走了,您老要保重!”

许世友顺着童年放牧时的山道,从北山一直逃向马头岗山。他脚下的路是坎坷的,他的身影被吞没在茫茫的夜色中……(责任编辑:韩玉芳)